周杰倫:在華語音樂圈活成了「藝術家」,一句「世上的熱鬧都出自孤單」唱破聽眾心防

加油娜娜酱 06/12/2022 13:31 檢舉

各位應該都欣賞過《最偉大的作品》了吧?

所有人都在討論MV里的藝術史,說里面的藝術家們有多偉大,但似乎忽略了最后一句歌詞:

這世上的熱鬧,都出自孤單。

作為藝術的先行者們,世界因他們而熱鬧的同時,卻忽略了他們因藝術而承受的孤獨。

周杰倫之所以在《最偉大的作品》里與他們對話,可能是因為,周杰倫也是如此。

所以,要了解周杰倫的這份孤獨,我們還需要先了解這些藝術家們背后的故事。

這場對歌詞探索的開端,我們需要先去見見一位會用光寫詩的老朋友——莫奈。

在當時的藝術界,正值文藝復興之后,一切技法性的知識處于巔峰。

「何為美?」成為一個有答案的問題。

▲ 莫奈同時期的藝術家作品

我們可以看到,莫奈同時期的藝術家作品,對美的追求還在于技法和寫實——把衣服褶子畫得夠細,把人畫得夠標準夠美,把細節刻畫得夠逼真。

這些藝術家學畫的過程跟今天藝考的學習相似,每日坐在室內對著石膏做著不同角度的練習,把這些光線記下來,日后的作品里可以腦內打光。

莫奈的可貴就在于他堅定自己肉眼看見的顏色,自己畫筆描繪的景象才是他的美學。

這就像是在千篇一律的網紅臉里,橫空出現一張原生態面容,雖然不夠精致,還長著天然的野生眉,顯得生猛,但無比自然,有一種天然的力量感。

這就有了那幅狂野與柔情皆在其中的《日出·印象》

▲ 莫奈《日出·印象》

莫奈拿出作品對藝術圈發起主動挑戰,這樣的行為像是啟一條賽道,越來越多的藝術家緊跟其后,這就有了我們熟知的梵高和蒙克。

莫奈把真實世界代入畫作里,梵高和蒙克更進一步,他們將人真實的情感引入到畫作里。

畫作的重點不再是千篇一律的美人和美景,而是畫家本身的情感。

你還記得第一次看他們畫作時的感受嗎?

▲ 梵高《星月夜》

我第一次觀看《星月夜》時,還沒有藝術基礎,但我的視線忍不住去看其中流動的天空,夜空里璀璨的星辰明月。

這是因為畫家用了細密的筆觸在勾引觀者的視線,他注重的不再是「畫得像不像」,而是「我有沒有畫出看見這片夜空時的感受。」

顯然梵高表達出了他的孤獨和某種孩子般的童真幻想。

而蒙克畫中的天空如同熔巖在流動,橋上的人正發生畸變,遠處的路人如此冷漠。

▲ 蒙克《吶喊》

這幅畫作被賦予了聲音,你聽,他在吶喊:

「好痛苦啊啊!!!!!!!」

這些藝術家奮力將「美」從不勝寒的高處奪回,轉送至你我心中。

但那時的藝術世界還跟不上偉大藝術家們的腳步。

所以藝術展覽上這些藝術家們成為同行嘲諷的對象,評論家們批判的對象,他們每一次的作品展出都伴隨著反對者們的咒罵。

梵高的一生只賣出過一幅畫,蒙克的畫被同行視為對藝術的侮辱。

在這條與傳統藝術背離的創作賽道上,會有更多青年才俊出現,因此我們就見到《最偉大的作品》里這兩位朋友。

藝術不斷地發展,藝術家們有了更大膽的想法:

「是不是可以在畫作里融入超越現實生活的奇思妙想?」

瑪格利特和達利率先開始了新的藝術突破。

平日里說到西裝革履的男人,我們很容易會聯想到精英或是上班人。

但瑪格利特就勇于在這些標簽化的形象上突破。

他會直接用一個青蘋果擋住西裝男士的面容。

▲《人類之子》

你覺得他是在表達什麼?

對精致上班族的厭惡嗎?

還是在訴說資本的虛偽?

似乎并沒標準答案。

瑪格利特像是一個狡猾的作者,給你一個故事的人物和結尾,你問他故事內容,他把筆放到你手里,叫你自己來寫。

而同樣為超現實主義的藝術家達利,他的畫面呈現的是另一種味道。

來自20世紀世界動蕩的不安,使得他把現實與幻想縫合在一起。

例如那幅名作《內戰的預感》

▲ 達利 《內戰的預感》

在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前,達利把荒蕪的大地、藍天、暴力的動作、丑惡的人、破碎的軀體等等,全部融入一體。

明明是把許多元素給「大鍋燉」,可是畫面卻達成奇妙的平衡。

在這個令人不安的世界里,超現實主義藝術家們的作品突破現實的束縛。

他們用精神來作畫,把靈光乍現的感受和類似夢中的場景都表達出來,因此在畫作中總帶著一點預示的味道。

比起前幾位藝術家,瑪格利特和達利幸運一些,他們在世時受到過追捧,不過藝術家難逃波折命運。

時局變動,瑪格利特和達利選擇保持自己的藝術獨立性,拒絕隨從超現實主義團體里其他人的藝術傾向,結果他們作為超現實主義的代表,卻被超現實主義團體剔除。

他們似乎受到了一些認可,卻又好像一直在孤軍奮戰。

當然,藝術的創新不止有西方,還有東方。

一批又一批對美有所追求的藝術家們,如同攔不住的風一樣,穿行于藝術世界中。

有一陣風從東方吹起,MV里的常玉和徐志摩就在其中。

常玉最初接受的美術學習十分傳統老派,同今日的藝考學習相似,學校的教學機械化,不斷地畫一樣東西,老師對畫的評判也相似。

常玉無法接受這樣的藝術,孤身與大眾背道而馳,去學習新的知識,對繪畫不斷嘗試。

他保持著「我行我素,不媚世俗」嘗試自己的題材,畫自己所想畫,他用西方油畫畫充滿東方詩意的花,也用東方線條畫著西方風韻的女子。

常玉是個有自己氣節的人,他對待人際關系有自己的要求,求畫之人說過他:

「人家請常玉畫像,他約法三章:一、先付錢,二、畫的時候不要看,三、畫完后拿了畫就走,不提這樣那樣的意見。答應這些條件就畫,否則堅決不畫。」

當生活難以為繼,常玉寧愿去做服務員,做陶藝,做水泥工維持生計,也不愿讓步自己的原則。

這樣心懷浪漫不愿低頭的常玉,有著同樣心懷浪漫的好友——徐志摩。

▲ 徐志摩 《巴黎的鱗爪》

他的浪漫也帶來了一場革新。

在那個年代,新文化運動興起,文人們開始嘗試著用白話文來寫詩,看著是比舊體詩更好讀了,卻忽視了對于漢語來說最特別的一點:音樂性。

你可以讀一讀這首詩歌:

兩個黃胡蝶,雙雙飛上天不知為什麼,一個忽飛還。剩下那一個,孤單怪可憐。無心再上天,天上太孤單——胡適《胡蝶》

在這一階段,白話詩歌過于「白話」,語言平淺,缺乏音律,缺乏想象,缺乏情感。

你再讀一下這一段: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艷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再別康橋》

我們僅透過文字,就能看見詩人所寫的夕陽、金柳、波光,感受到那惜別的情感。

并且它讀起來朗朗上口,是因為詩人精心安排好了句式長短,詩中的平仄韻律。

這是一個文學上的成功突破。

可當時的人可不這麼認為。

舊派文人梅光迪甚至直接在評論文里大罵:

「形式主義!墮落!數典忘祖!你們就是騙子!」

幸得那些藝術史上的偉大藝術家們突破重圍,帶著一腔孤勇逆風而行。

曾經世界因嘲諷他們而熱鬧,而如今世界又因追捧他們而熱鬧。

在今日,創造出最偉大作品的他們,都是公認的大師,他們的作品千金難求。

而在他們創作自己的作品的時候,又怎能預見這為他們狂歡的盛世呢?

也許,這就是成為偉大所必經的悲哀,周杰倫也是如此。

千禧年,孫燕姿、陶喆、SHE、五月天等群星亂戰。

那個時代,從來就不缺乏看似新奇的念頭,但能像周杰倫這樣,把新的東西做得好聽,做到極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奠定周杰倫華語樂壇地位的專輯《范特西》,取自英文單詞Fantasy(幻想的產物),在這張專輯里的周杰倫也無愧幻想這個詞。

《雙截棍》里用電吉他的失真效果營造出的重金屬味,加上余韻悠長的二胡聲,搭配鑼發出的Duang Duang聲,還有一個口齒不清的男人,反復循環著 「哼哼哈嘿」 ,怎麼看都不像是可以成立的組合。

更不用說那首《忍者》本來的預想是,給還在唱「聽,海哭的聲音」的張惠妹,

穿上忍者裝,露出大腿,提著紅燈籠一邊唱,一邊使用忍術。

這些放到今天也仍然令人瞠目結舌的組合,在最初,遭受的質疑可想而知。

但誰也不曾想,這些當初被業內人士不斷唱衰的作品,能夠在后來的日子里,大紅大紫。

而大紅大紫之前的周杰倫,所忍受著的,我們不得而知。

我們只知道這位曾經失意的年輕人,在第一次有機會走進錄音室前,只用了十天的時間,就整理出了五十首歌,而那五十首歌里,有多少首是曾經被退回來的稿子,只有他自己知道。

其實,周杰倫被退歌的原因也很簡單。

沒有人愿意為了一個剛成年的毛頭小子的異想天開買單。

因為,周杰倫寫的歌實在是太新奇了,新奇到市場上完全沒有的同類型的歌手,新奇到沒有業內人能夠預測到周杰倫歌的受眾。

或者可以說,周杰倫的歌新奇到沒人有興趣陪他做夢。

被行業否定的打擊,對周杰倫這樣的天才來說,無疑是巨大的。

在2009年,有一本記錄周杰倫蛻變的書里,《蓋世英杰》里回憶道:

 「我的音樂生涯是一場戰爭,歌迷是我的戰友,在這過程中,有人會加入,有人會離開,最終留下的只有我自己,我的盡頭是孤獨的。」

或許是因為,沒有人能夠真正完全地懂得周杰倫想要表達的全部,就像前面提到的那一句:

這世上的熱鬧,都出自孤單。

才華和靈感,不都總是理所當然的,成名與喧鬧的背后,是每一個創作者獨自叩問靈感的漫漫長夜。

不管是杰倫也好,還是那些早前世代的藝術先賢們也好,就算他們歷經了無數個叩問靈感的漫漫長夜,才噴發出超前的靈感,也無一例外地總要再接受無數次的質疑。

真正的偉大從來都不是為了熱鬧的盛世而存,真正的偉大,從孤獨中來,向孤獨中去。

而這些藝術工匠們之所以偉大,是他們在明白了偉大的殘酷之后,依然義無反顧地選擇與孤獨共舞,與藝術共生。

作為聽著他音樂成長的一代,有些私心的話想對他說。

22年前,周杰倫發布了第一張專輯《Jay》時,其中的《伊斯坦堡》,這樣唱著他的孤單:

「走過了很多地方,我來到伊斯坦堡就像是童話故事,有教堂有城堡,每天忙碌地尋找到底什麼我想要,卻發現迷了路怎麼找也找不著」

2022年,迷路的男孩可以彈奏自己的樂曲穿越時空,可以進入最美的藝術之都,在音樂里和偉大的人們會面。

他似乎不用再那麼忙碌,擁有了事業和家庭,也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所以我想,在經歷了6年的等待之后,在他送給我們這件《最偉大的作品》時,告訴他:

「我們還在這里。」

「你不孤獨。」‍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