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武因一卷衛生紙被活捉,而廖耀湘被俘過程,卻比王耀武還搞笑

ZHANGKEYUE 21/01/2023 07:56 檢舉

一、引言

1948年,我東北野戰軍在錦州地區,殲滅該地十余萬守軍后,便馬不停蹄揮師向北,對廖耀湘大軍展開圍殲。一時間遼西地區是炮火震天,數十萬大軍廝殺在一起……

夜深了,我軍總指揮部卻燈火通明。林彪還沒有睡,他正在聽各作戰機關的戰況匯報。這是他的習慣,因為魔鬼往往就隱藏在細節之中。林彪非常清楚,廖耀湘敗局已定,但他本人會藏在哪兒?

突然林彪一聲低吼:「 停!」隨后他坐直了身姿,環視四周,「 剛才念的,胡家窩棚的那個戰斗繳獲妳們都聽到了嗎?


無人回答,畢竟這種小規模的戰斗,在當時太尋常了。哪料林彪卻道:「 為什麼那里繳獲的長槍和短槍比例比其他戰斗要高?為什麼那里繳獲、擊毀的大小車輛也比其他戰斗高?為什麼那里俘獲和擊斃的軍官和士兵的比例,還是比其他戰斗高?

一連三問后,林彪站起身,大步走到作戰地圖前,斬釘截鐵的指著地圖上的胡家窩棚道:「 我斷定,敵軍野戰指揮所就在這里!

換句話說就是,廖耀湘本人就在胡家窩棚。所以如今最急迫的便是,繼續追擊從這里逃走的那股敵軍……

那麼林彪判斷的對嗎?豈止是對,而是簡直如「神算」。因為如今的廖耀湘,正一面瘋狂逃亡,一面滿腦子的疑惑:共軍怎會知道我在胡家窩棚?難道他們都是天兵天將嗎——不科學,這實在不科學!


二、比王耀武還搞笑的逃亡

廖耀湘是湖南邵陽人,黃埔軍校第六期的學生,同時也是第六期中升遷最快的人。對此廖耀湘非常自負,并把這股自負,一度都帶入到功德林戰犯管理所中。

一次他曾問沈醉,意思就是:妳知道在我們湖南邵陽出了兩個大圣人嗎?

沈醉自然明白其用意,卻裝傻表示:不對吧,我只知道那里出了蔡松坡(蔡鍔)將軍,還有誰敢跟他比?

沈醉這一撒壞,一下子搞得廖耀湘有點糾結了。是啊,我咋跟蔡鍔將軍比?但問題是,我廖耀湘不但是黃埔軍校第六期中最有出息的,還曾虎嘯緬甸,率遠征軍血戰日寇,連美國人和英國人都不敢小看,授予我自由勛章和十字勛章。


于是他還想再引導沈醉,結果沈醉就 「不說人話」,最終搞得廖耀湘很無趣。不過必須要指出,廖耀湘雖自負非常,卻對功德林中兩位超級大佬,杜聿明和王耀武很尊重。

這兩人中,最有故事的便是王耀武,他在兵敗濟南后,曾化裝逃亡。本來一切都很順利,一則王耀武就是山東人,一口地道的山東腔,還深知山東地區的民俗啥的,能做到魚入大海。二則王耀武太精明,從趾高氣揚的國民黨大員,到低聲下氣的山野村夫,一秒就能入戲。

哪料,最終卻因為一卷衛生紙,給暴露了身份。須知這種東西在當時,屬于倍有地位的尊貴者,才可擁有的。因此王耀武沒逃掉被活捉了。而廖耀湘的逃亡經歷,卻要比王耀武更搞笑三分。

從胡家窩棚逃脫后,廖耀湘就意識到徹底敗了,如今身邊僅剩下十幾個隨從,這幾乎如光桿司令。如今之計就是化妝逃亡而出,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于是幾人化妝成老百姓,逃到謝家旅店,準備住一晚再接著跑。本以為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覺,但廖耀湘錯了。沒多久,中安堡村的武裝隊長趙成瑞,就從天而降。原來各地、村都下達了搜捕廖耀湘的命令。

當廖耀湘等人一來投店,就被人民群眾注意到了,于是匯報給了趙成瑞。廖耀湘這個懊惱,人若倒霉喝口水都塞牙,胡家窩棚遭襲擊,我都沒想明白呢,咋就又跟本地的武裝隊長撞上了——不科學,嚴重不科學!


再說趙成瑞,他看著廖耀湘等人投店登記的記錄,眉頭就皺起來了。有說來投親靠友的,有說是難民的,還有說是經商的,可咋都聚一起?很快他的目光就落在一個頭戴破氈帽的窮苦人身上。

但問題是這位窮苦人,卻身材富態,帶著一副眼鏡,有書卷氣透出。頓時一股子強烈的混搭感,讓人不得不注目。趙成瑞便開始詳細詢問他的情況。

這人一開口就不是本地口音,言稱叫胡慶祥,今年45歲,湖南商人,來此地經商,但所有貨物都被黑了心肝的國民黨兵搶走了。

不得不插句:看來廖耀湘深知國軍風氣。他明顯是希望用這種接地氣的話,逃避繼續追問。但他這股子強烈的混搭感,又實在讓人過目難忘!


趙成瑞自然不相信,繼續追問。這一下廖耀湘明白了,必須要給一個更合理的理由了。

于是他答道:「 我和熊式輝是親戚,民國三十五年來的東北,最初當辦事員,錢給得太少就不干了,跑起了行商,在沈陽有家!

這一句讓趙成瑞大喜,那熊式輝曾擔任國民黨東北行轅主任,妥妥一方大佬,如今他親戚在此——換成妳,妳會放眼前這人走嗎?打死也不會放吧。

所以,廖耀湘真必須要尊重王耀武了,人家好歹是因衛生紙暴露,他可好,咋不自報是蔣介石的親戚啊……


三、就是妳這「廖瞎子」

就這樣廖耀湘被帶走了,直至此刻其身份依然沒有暴露。也就是說,在理論上還存在蒙混過關的可能——之所以說僅是理論上有可能,是因廖耀湘接地氣,接得實在過火了。地氣是接了,卻擦出了火花,更引人關注。

果然,深知國軍作風的廖耀湘,用出了最不該用的一招。在被送往農會的路上,他謊稱要解手,卻反手掏出了一樣東西——不是衛生紙,而是一個青布小包。然后神秘兮兮地道:「 長官,這是我的一點小意思,請收下吧。請您高抬貴手,我們都是老百姓,放我們走吧。

趙成瑞一掂量,明白了,里面都是金銀細軟,于是反手揣入懷里表示:上交了,走,到農會再說。

廖耀湘還不明白,明明收我東西了,咋不放我?趙成瑞說:「 妳看錯人了,我不是國民黨兵,見錢眼開,要錢不要命……妳給我的東西,是妳的罪證,我要上交給政府處理。放妳?沒門!


現在明白為啥筆者說,僅是理論上的可能了吧?他越補救,事就越大!果不其然,很快就有曾經的國軍將士,如今的解放軍來辨認了。

一位指著廖耀強就叫:「 妳不是廖耀湘嗎?在西安閱兵時對我們說什麼‘戳亂救國’,不就是妳廖瞎子嗎!」(注:廖耀湘高度近視,故而被戲稱為廖瞎子)

事情都發展到這種地步了,廖耀湘卻還打死不承認。但不管他承認與否,他的身份已經被確定了,無非再讓他「飛一會」罷了。最終廖耀湘眼見無法隱瞞了,只得承認:「 沒錯,我就是廖耀湘。」

不過好玩的事,也就此刻發生。隨著廖耀湘本尊回歸,他那股自負也瞬間還魂。比如面對劉亞樓時,廖耀湘就大吼:「 妳們也好意思說會打仗,就知道偷襲!如果讓我擺好陣型,妳看那林彪如何贏我!


其實他哪里知道,林彪就是在聽戰報時,便以驚人的判斷力鎖定了他,他還有啥不服的?

再者言,廖耀湘輸給林彪,一點不屈。他那強悍怒吼,從事后看,無非是為掩飾逃亡時的種種狼狽,而強撐面子而已!

最后要說的是,對廖耀湘的才能和抗日功績,也必須要給予認可。比如廖耀湘就曾特聘到南京軍事學院,當了一回「常教員」,卻沒有「李云龍」搗亂。并在經過功德林的改造后,廖耀湘在1961年跟沈醉等人一起被特赦(屬于第二批),最終于1980年去世……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