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能選擇重來,我愿再隨將軍死戰到底!

ZHANGKEYUE 22/01/2023 16:03 檢舉

建安二十三年冬,十一月。

「陳二,怎麼樣,妳看兄弟這身兒威不威武?」

我站直身子,渾身散發著一股子嘚瑟勁。

「老大這身新軍服剎是威武,壯碩精干,一看就是一條響當當的漢子。」

「算妳小子有眼光。這可是將軍親自挑出來的形制,只有親兵能穿,那是相當有氣概。」

我得意的在五六個大頭兵面前晃悠了一圈,好容易出了營,自然要找人現個眼兒。

我下意識地四下張望,突然,眼角的余光在不遠的河邊瞥到了人影。

我猛地轉頭過去,卻看到一個身影趴伏在地。

那是……北邊才有的服飾。

「出事兒了!陳二,走!」

我帶著士卒向著河邊狂奔而去,將所有的一切盡收眼底。

一個曹魏著裝的年輕人,靜靜地趴在岸邊,胸口近乎沒有起伏,身上插著數只斷箭,尚且有斷斷續續的血色流出,頭髮大肆披散,如同野草般包裹著頭顱,手臂前伸,手掌被河水泡的發白,放在一封墨色暈染的信件上。

忽然,他動了動,就好像聽到了我們狂奔而來的聲響,他右手顫抖著,抖動著,在地上流淌而出的鮮血中點了點,喉嚨中擠壓出生命中最后的哀鳴,如同從奈何橋邊白骨叢中遠遠傳來:「宛城……宛城……」

我走上前,看到了他在寫字,以血為墨。

是「民」字。

我有點躊躇,陳二見狀上前檢查。

「老大,他人不行了,身上也沒什麼東西,就抓著一封信。」他邊說邊把一張皺巴巴的紙遞了過來。

我接過信,然后看到信上的大部分墨字已然模糊的看不清了,只能在右上角隱隱約約地看出「宛城」二字。

而占據絕大篇幅的,是鮮血鑄就的「民」字,紅的辣眼,刺進了人心。

我一陣恍惚,在鮮艷的紅色中看到了從前:

我站在徐州城外的鄉道上,回首望去,殘陽似血。鄉親們隨著蜀軍,拿著隨身家當,臉上恐懼與迷茫交織,悲泣著走向遠方。

我能改變什麼嗎?至少能讓鄉親們不這麼痛苦的背井離鄉?

「別傻站著,安撫百姓,速速遠離,曹軍已然不遠。」

將軍站在我的身后,看著遙遠的城門,手撫長髯,雙目冷然,

「阿云,既為我親兵,當行我軍令。」

「諾。」

「將軍,有急報。」

營賬中傳來書翻過頁的聲音,渾厚威嚴的聲音隨之響起,「進。」

我大步入賬,將信件置于案上。

將軍眼皮輕輕抬起,在看到信件的同時微微一凝,一直撫著長髯的手停頓了下來。

「何人所報?」

「為一名曹軍,非我等兄弟,其人已死。」

我靜靜地站在案前,等待著將軍的判斷,追隨著將軍的腳步。

就像將軍帶著我們在血與火之中攻取荊州南部四郡一樣。

「吾兄言,夫濟大事必以人為本。」

「將軍?」

將軍突然站了起來,鳳眼大睜,狠狠地攥住了那封信,「民」之上的血色印上手掌。

「或是死間,或是百姓。但書信哪怕十里有一者為真,如若放任之,滿城血色骸骨,關某受之有愧。宛城百姓血書來求,說不得要與那曹賊做上一場。

阿云,報之兄長丞相,羽,欲征。」

建安二十四年秋,七月。

我拿著戰報,快步走進了大賬。

「將軍,前沿將士上報,有大部曹軍進入樊城,觀其軍旗,為于禁部。」

將軍坐在案后,手持《春秋》,目不斜視,

「阿云,此次軍情,妳怎麼判斷?」

「云不敢言,一切由將軍定奪。」

將軍抬頭,放下手中書冊,瞪了我一眼,神情不悅,

「妄語。妳出身良家子,自幼識字,比之其他親兵更為聰慧果斷,日后自當執掌我部兵馬,鎮守一方。為將者當有其作為,有話直說。」

「人多而勢眾,其為守軍尤甚。云愚鈍,止有兩策:

一者,襲其后勤,斷其糧草,發兵圍之,圍而不攻,以亂人心;二者,趁其初入,車馬勞頓,夜間奇襲。」

將軍微微點頭,「有些長進,看來那十幾本兵書沒有白啃。但是作為將領,面對戰爭,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曹軍占據堅城,此刻兵馬增加,軍心更甚,人和地利不在我身。所以,要等。」

「將軍,等什麼?」

「今年漢水的水位較之往年高了不少,漢水河系又是狹窄曲折,待其梅雨,必有洪水。樊城地處下游,且地勢較低。我們等,等到水漫金山,來一記甕中捉鱉。」

建安二十四年秋,八月。連綿大雨,「漢水溢流,害民人」。

將軍手持青龍偃月刀,站于營前,

「天降暴雨,天時已到;水漫金山,地利已足;水淹七軍,人和已至。諸位隨我,滅曹。」

我站在大營之中,望著將軍昂揚威武的背影,心馳神往。

何時吾輩橫刀立馬?

水漫船高,大軍乘船襲樊城,遂大破曹軍,俘于禁,聲震華夏。

建安二十四年冬,十二月。

「將軍,您喝兩口水吧,從麥城突圍出來到現在,您分毫未進……」

我拿著軍壺,對著面容枯槁,雙目緊閉,滿臉疲憊的將軍勸道。

「阿云,妳跟著我十幾年了吧?」將軍睜開了雙目,直直地看著我。

「二十年了將軍。在徐州之圍的時候,您看我失去雙親,尚未成年,一時憐惜,收我入賬下。」

將軍看了看我,又抬眼看了看四周七倒八歪的軍卒,然后又閉上了眼睛。

「這一路突圍,身邊只剩十幾個人了,潘璋所部窮追不舍,大勢已去。妳素有勇武,帶著他們速速退去,不要自誤。這是軍令。」

我茫然地看著將軍,大腦一片空白,我沒有辦法去想象失去將軍的生活。我要改變將軍的想法,我不能接受這個結局。

「云,不敢從命,誓死不退。如果不是劉封按兵不動,糜芳暗自投敵,將軍何至于如此地步。將軍不是被敵人擊敗的,是被身后射來的冷箭暗害的。將軍您走吧,我會率領剩下的兄弟,為您殿后。」

將軍猛地睜開了眼睛,眼中帶著痛惜。

「他們要的是我,是關某!妳們這些小兵小將人家會放妳們一條生路,妳們可以放下兵器,變成百姓。也可以歸還蜀國,為我兄長而戰。快走!」

我還想要說什麼,忽然,

「上,生擒關羽,將軍賞萬金!」馬蹄聲響,一陣狂呼亂喊聲中,敵軍又出現在了身后的山坡上。

將軍拄著刀,站了起來,雙目大睜,清明與悲傷消逝,血色與殺氣滿盈。

他大喝一聲,翻身上馬,手持青龍偃月刀,騎著赤兔,掩殺向前。

在他身后,士卒們奮起余勇,高揮軍旗,追隨著將軍的腳步。

我癱坐在地上,看著眼前的一幕,一切都在我的腦中形成了定格。

我要一切重來,我要改變這該死的歷史,我要救下將軍和袍澤,我要滅了東吳鼠輩,擊敗曹賊,復興蜀漢。

但我,還有機會嗎?

如果能重來就好了。

為什麼不能重來呢?至少在穿梭千年時光的現在,改變襄樊之戰,敗走麥城的悲涼結局,破除千萬人心中遺憾,是很多人都想要做到的事情。過去的已然過去,但我們卻能在相似的戰場上實現我們的夙愿,慰藉自己。《三國志·戰略版》三年重磅更新,其中最為重大的版本更新,就是可以改寫襄樊之戰的結局,為蜀漢爭霸補上最后一塊拼圖,讓更為精彩的三國爭霸濃墨重彩地出現在您的眼前。

它作為一款歷史策略類游戲,復刻了一種穿越時空的感覺,而且是穿越回去成為真正的關鍵人物,試圖改變歷史。也許過去不能真正被改變,但能讓人看到另一個精彩繽紛的未來。

另外,《三國志·戰略版》為了實現玩家的夢想,還進行了真實戰場升級,天氣和地形可以聯動,更加逼真。當天降暴雨,地上洪水泛濫的時刻,兵卒就可以乘船攻城,而當暴雨退去,兵卒就會跟著地形落地,重新回歸陸上攻城;而更為詳實的襄樊地形,將真正的襄樊戰場,從一千八百年前帶到了今天,您可以駕駛船只,穿梭在水網密布的漢水之中,去感受真實的漢水之戰。這是強者的舞台,也是有能者實現自我的舞台。真實的戰爭帶來了更多的戰爭謀略和戰略空間,讓您與他人的在腦力智斗之中運籌帷幄,體驗指揮的快感。

同時,《三國志·戰略版》還進行了水戰革命,玩家可以從水上陸上同時進攻,讓敵人無處可逃。水上的行進也更有特色,無需鋪路即可獲取資源,可以快節奏靈活攻防;水戰有多達九十種指令,接舷、焚舟、渡江、巡航可以自由組合,遵循玩家意志,如臂使指地指揮水軍去獲取戰爭的榮耀。

方寸之間,掌握天下大勢;揮斥方遒,決勝千年時空。

《三國志·戰略版》,以我心意,重回三國。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