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斗力明顯不如《Mojito》,周杰倫新專輯發布半年,為何依舊褒貶不一?

加油娜娜酱 21/11/2022 17:05 檢舉

網球評論員張奔斗有一段著名端水言論:「今年法網的納達爾比往年的狀態稍差,換去年的德約贏不了。但他也只能輸給今年的德約,換其他的選手來也不行。」

真是相當春秋筆法,兩邊粉絲都沒得罪。如果我們用這個句式來評價周杰倫,大概可以變成——現在的周杰倫,和年輕的周杰倫比可真是差遠了。但就算是現在的周杰倫,也能吊打同期99%的歌手及其作品。

評價周杰倫的音樂,最難的還不是「技」的層面,而是在受眾一端。千禧年之初,當時還是青少年的周董粉絲,首先接觸的是磁帶、CD、MP3。這是一種相對私人化的媒介接觸,粉絲總是獨自一人在房間里聽他的歌。

而二十年后,當線上音樂的形式早已席卷,面對更加互動開放的飯圈文化,評價周氏新歌變成了一場全民參與的公共娛樂事件。

粉絲忙著買數專,急匆匆在朋友圈和社交網站發表小作文。路人指點江山,討論新歌「沒新意」。當然,這也是一種「最沒新意」的評論。樂評人要分析編曲得失,告訴大家沒發現的「彩蛋」。還有平台下場的流量爭奪——在華語樂壇普遍凋零的當下,誰不想抓住周杰倫這根稻草好好做文章?

太多的情懷濾鏡,太多的無意義差評,太多的數據幻景。層累構造之下,誰還能說清周杰倫上一首真正火爆的新歌,是哪一首?

周董的新歌效應

從《周杰倫的床邊故事》開始,催、等、盼周董新歌就是一種娛樂文化癥候了。其實,是不是真這麼急不可待地要聽歌也不好說,總歸是沒話說的時候一個隨時可以拾起來的話題,類似于「喝奶茶嗎」。但從沒見過誰去催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出新書的。好像嚴肅文學催不得急不得,可新歌、新劇就越快越好,不出就是消極怠工。

終于催出來一個《最偉大的作品》,如今距離其7月14日的發行,已經過了三個多月。

口水戰聲音消退后,可以為它的傳播蓋棺定論了。

在上線當天一個小時后,該專輯的總銷售額就突破了1億。截至2022年7月15日17:00,四大音樂平台總銷量突破500萬張。如今,這個數字停在600多萬張,可見大部分購買完成在專輯發布后的24小時內。

本張專輯的主打歌《最偉大的作品》有11萬+評論和200萬+收藏。戰斗力明顯不如同一張專輯里的《Mojito》——13萬+評論雖然優勢不明顯,但800萬+的收藏是碾壓級的。

《Mojito》是2020年6月發行的,首日的累計銷量即達到312.6萬張,單曲就占了《最偉大》整張專輯銷量的一半。

需要說明的是,《最偉大》的專輯組合方式是6首2022年發行的新歌+5首老歌+一首序曲《Intro》。6首新歌的傳播度,明顯不如5首老歌。而老歌中,又以發行時間最早的《等你下課》(2018年1月)和《不愛我就拉倒》(2018年5月)最有大眾記憶點。

《等你下課》讓人夢回《不能說的秘密》時期的校園青澀,《不愛我就拉倒》出圈歌詞「哥練的胸肌,如果你還想靠」土味卻如雷貫耳。它被收入《最偉大》里,平台的熱評是:「哈哈哈,你怎麼在專輯里呀!」相隔僅4個月,巨大的曲風差異或許也說明了周杰倫的困惑。他一方面想突破,一方面又想給大家最熟悉的自己。

5首老歌里銷售TOP1的《說好不哭》,雖然在旋律上并沒有《等你下課》和《不愛我就拉倒》那麼朗朗上口,但確實是《告白氣球》后周杰倫最「賣座」的歌曲。2019年9月16日上線當晚,3元的價格在7分鐘內銷售額達到500萬。截至9月18日,騰訊音樂旗下三大平台共銷售《說好不哭》單曲約800萬張,攬金2400萬。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在后周杰倫時期(從2016年的《床邊故事》算起),周杰倫在數字音樂時代的「新歌效應」呈現了一條逐步走高然后下滑的曲線。頂點就是2019年的《說好不哭》,它3天的單曲銷售量(800萬張)抵得過《最偉大》90天的整張專輯銷量(600萬張)。

阿信的驚喜出場,三吉彩花參演,戳臉殺的情懷,恰到好處的價格,以及周杰倫提前十多天的社交平台預告,都助力了《說好不哭》銷售的火爆,如果放到今天賣,說不定也有好成績。

最偉大,偉大嗎?

年齡大,生活忙,嗓子壞。硬要對《最偉大的作品》做一個評價,小編想說瑕不掩瑜、差強人意、無可厚非。

一年9位數的版權費,換了我本人可能早已躺平。

前幾年,主流的觀點認為「幸福是創作的墳墓」。但實際情況可能更復雜,并且可以看成是周杰倫、粉絲、音樂平台多方合謀的結果。周杰倫的處境變了,所以連帶創作的心境也有影響。試想以前是「想寫」現在是「要寫」,產出質量能一樣嗎?

《最偉大的作品》目前評分7.0。與9.7分的《葉惠美》《11月的肖邦》不能比,和吊車尾的《十二新作》(7.8)《哎喲,不錯哦》(8.0)也有相當差距。還是港媒的毒辣最不露聲色:「集各種周董招牌曲風之大成,力證二十年前瞻眼界與流行魅力不衰。」

有點童子功,但沒有任何想象力,《粉色海洋》的旋律,宛如《烏克麗麗》與《公主病》的結合體,不過貫穿始終的尤克里里挽救了可聽度。

《紅顏如霜》顯然無法企及《青花瓷》《東風破》的高度,但R&B+疊人聲+長假音+爵士離調的技術組合確實讓人眼前一亮。稍微可惜的是主副歌都是436251的進行,有點批量套作的意思。(《青花瓷》是4536251)

《還在流浪》的和旋高級,中間加入了Auto-Tune的人聲修飾。《錯過的煙花》中的電子合成器,讓音色更加立體、聲場更加開闊。不過再豐富的技術手段似乎也掩蓋不了一個事實:和經典作品的上頭程度相比,周氏新歌的旋律相對乏味。尤其是在他整體嗓音技能倒退的前提下,并沒有嘗試創造適合自己新嗓音條件的旋律。

不少歌迷表示《紅顏如霜》的升key版,讓他們「爺青回」了。吊詭的是,這麼簡單的問題搞了半輩子音樂的周杰倫會發現不了嗎?無非是為嗓音造旋律投入更多,他不愿意罷了。《Mojito》就是不逼迫嗓音玩旋律花樣的代表,這證明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做到,但不是非要首首如此。

現在看來,《最偉大的作品》太不適合當專輯主打了。旋律沒有記憶點,808鼓機敲出來的旋律放在原聲樂器里并不協調。除了琳瑯滿目的名畫和名人,這首音樂作品甚至不如它的MV來得成功。

剛開始聽這張專輯,很多聽眾特別激動:「周杰倫果然還是周杰倫!」轉念一想又覺出自己天真,那為什麼不直接去聽老歌呀。每多聽一遍,割裂感都會加重。一方面會覺得,很有原來的味道。另一方面,制作又充斥著midi味道且廉價感十足。

在沒有接收這是他新歌的權威信息之前,被告知是粉絲模仿偶像的玩票之作,很多網友也是信的。

以前力挺「不管好壞出首新歌就行」,現在已經變成「要是他不想寫的話,不寫也可以」。

杰倫牌還能打多久?

想想那個時代,聽歌用磁帶,看片租VCD、DVD,一個年輕人靠音樂家喻戶曉,足夠了不起,也應該被樂壇銘記。

音樂平台一再刷新周杰倫新歌的銷量,卻無法說明他的音樂適合短視訊的碎片化傳播。市場的現狀是,用戶習慣被大數據規訓,審美和音樂鑒賞能力正在肉眼可見地變低。

這種審美區隔導致周氏新歌,只能在剛出的一周內活躍在短視訊平台,缺乏長久的生命力。觀《最偉大的作品》,只有《粉色海洋》稍微契合。老歌里被用的最多的應該是《蘭亭序》,有用戶愛拿來配一些憂傷的事或歷史紀錄片。

2020年快手和周杰倫的合作,目前看并沒能完成周杰倫這個IP與短視訊這種傳播方式的深度融合。當時確實是熱鬧的,快手上線了《MOJITO》的音頻及MV片段,供用戶作為短視訊創作素材使用。但除了網紅達人,其實普通用戶的參與感并不高。

在線音樂平台按說是最契合的,不過,《說好不哭》的盛況TME自己也難以復制。發歌之前的輿情值得注意:當時「坤倫」微博打榜事件將粉絲的熱情先行調動起來。演唱會票價下降問題,讓周杰倫團隊意識到宣發工作的重要性,所以在發歌之前增加了社交網絡的互動。

周杰倫新歌大賣,就目前經驗看需要做到以下幾點:一是,需要有適當的輿情烘托。二是,比起短視訊,更適配音樂流媒體。三是,適當玩梗引發大眾參與。但真正讓人遺憾的地方在于,這些要素與音樂本身的關系已經不大。

早在前幾年的采訪中,周杰倫就說過:「老實講,我覺得現在沒有以前用功。剛踏進這個圈子的時候,你是非常努力,非常完美主義的。」這樣代入,也能理解《最偉大》里那些像Demo一樣的作品為何存在了。

江郎才盡,王者歸來,都是媒體造梗。對于曾經的大部分聽眾來說,周杰倫的意義可能僅僅是MP3里的那個夏天,你聽著七里香暗戀班上某個女孩,卻沒什麼后續。

這個意義沒必要延伸到今天,對于所有的代際偶像都如是。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