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山想當編劇被「勸退」,電影公司「壓榨」周杰倫,「人間清醒」楊俊榮一句話救了他!

加油娜娜酱 14/11/2022 14:45 檢舉

周杰倫14歲那年,父母親就離異了。他跟著母親葉惠美。

小時候在家里頭,周杰倫常聽到母親關于父親酗酒之類的抱怨。

 后來有一次,他問父親:「你為什麼要喝酒,為什麼不要我們?」

 周爸聽完后,眼淚立刻就下來了。偏偏他是個物理老師,跟周杰倫性子差不多悶,不擅長解釋。

周杰倫的青年時代,和父親相處的時間很少。

 在遇到吳宗憲之前,他經歷了兩次聯考失敗,又被診斷出「強直性脊柱炎」,人生跌入低谷,淪落到餐廳洗盤子。

 在母親鼓勵下,他找了一個學妹,兩人一起報名參加吳宗憲主持的《超級新人王》。

 學妹負責唱,杰倫負責彈琴。

比賽結束后,周杰倫這一組拿了第二名。好巧不巧,他遺落在現場的一張樂譜被吳宗憲撿到,吳宗憲看完紙上那些密密麻麻的「蝌蚪」頓時驚為天人。

 「他寫的跟他唱的完全不一樣。」

 吳宗憲馬上找人幫忙接洽周杰倫,要周杰倫擔任自己的音樂助理,還把辦公室清出來,讓周杰倫可以住在里頭。

 另一個年輕人也接到了吳宗憲的電話。

 這個年輕人跟周杰倫一樣,也沒考上大學,當時主職是機械維修工和給百貨公司拉貨。但是他酷愛文藝,喜歡讀歷史、建筑和古典文學類的書。

 沒事就寫點歌詞和短詩,慢慢累積了100多首,厚厚一小本。

 后來他開始四處給唱片公司投稿,想要發表作品,經歷了幾十次的沒有音訊和被拒稿后,終于等到了吳宗憲的橄欖枝。

 他姓方,名文山。

到阿爾法后,方文山被安排管理音樂版權,每天都得和各種外國公司交流,在傳真機前頭等授權書。

有一回,歌曲已經錄制完了,專輯封面和內頁全都設計好了,還有三天就發片,對方公司遲遲沒有授權,把方文山緊張得夠嗆。

「我當時就是鄉下一個小孩,你讓我去跟日本接洽這個版權,我哪里懂啊。」

那幾天,他一邊盯著傳真機,一邊猶豫要不要從窗戶直接跳下去,11樓。

所幸,最后時刻,對方的授權書過來了。

后來,吳宗憲把原來福茂唱片的總經理楊峻榮請到了公司。

楊峻榮本來在當自由藝人,收入很不錯,手里頭有兩台節目在主持,對重新出來上班沒什麼興趣。直到他看見羅志祥和歐弟組合的「羅密歐與朱麗葉」,頓時危機感起來了,感慨自己在這一行「時日無多」,于是答應了吳宗憲。

到公司后,他找每一個員工聊天,聊夢想。

聊到方文山的時候,方文山告訴楊峻榮,他的夢想是成為一名編劇。為此,他甚至還省下錢來報了一個台視的編劇培訓班。拍過戲的楊峻榮聽到這個來勁了,馬上讓方文山拿作品給他看看。

方文山遞上一個原創的本子,內容講的是五胡亂華,用五胡亂華的歷史串聯起漢字的演變。

主題極其恢宏,情節極其繁雜。

楊峻榮用了一個晚上,把他這一摞厚厚的劇本全部讀完。第二天,他告訴方文山,對這個劇本最大的建議就是:

「你千萬不要寫劇本,就好好寫歌詞。」

周杰倫和方文山剛成為同事,其實是互看不順眼的,周杰倫覺得方文山不懂欣賞他的曲子,方文山覺得周杰倫詞都唱不清楚。

但他們一合作,馬上覺得對方是真愛。周杰倫的曲風婉轉曲折,其他人填詞總是少了點意思,唯獨方文山每次都可以加分。

公司一共7、8個作詞人,慢慢地,周杰倫固定和方文山合作,兩人一鼓搗出來新作品,錄完方文山馬上就拿著帶子騎車去各大公司推銷投稿。

但是那個年頭,還是被拒的次數多。

吳宗憲為宣傳他們的歌不遺余力。

結果《忍者》和《雙截棍》放到張惠妹跟前,張惠妹一臉茫然;他又把《眼淚知道》推薦給老友劉德華,劉德華聽完后問:「眼淚怎麼會知道呢,眼淚知道什麼?」

直到有一次,楊峻榮仔細地端詳了一下周杰倫,他發現這小孩臉很瘦削,頰骨凸出,走路又是八字腿,有點「Camera face」(上鏡臉)。

一問才知道,周杰倫簽下歌手合約已經一年,還沒發片的機會。

「憲哥說,等我寫完10首歌給我自己,他就幫我出片。」

「那你現在寫了沒有?」

「我寫了1首,錄好了。」

說完周杰倫拿出了卡帶機,要給楊峻榮放他的《春夏秋冬》;這歌之前是寫給吳宗憲的,但吳宗憲覺得風格不合適,給退了回來。

歌曲一共4分鐘,周杰倫按下播放鍵,隨著直升機「嗒嗒嗒」的前奏,旋律從帶子里飄了出來。

主歌—副歌—主歌……

聽著聽著,楊峻榮的臉色變了。

「這和聲誰寫的?」

「我寫的。」

「和聲誰唱的?」

「我唱的。」

「歌誰編的?」

「我編的。」

「你制作的?」

「對呀。」

楊峻榮愣了幾秒鐘,大喊:「你等一下!」

他馬上撥通吳宗憲電話:「宗憲啊,這一咖你擺了一年(沒給他出專輯)啊!」

電話那頭吳宗憲有點尷尬,說擔心周杰倫自己發片成績會不理想。

楊峻榮聽到后告訴吳宗憲,不用經過工作室運營了,周杰倫的專輯就由他來操刀,旋即跟吳宗憲要了2000萬台幣的宣傳費。

回家后,楊峻榮跟老婆說:「以后回頭看,這個年輕人如果沒有成為一個傳奇,那就是我的責任。」

開工前,楊峻榮特地打聽到陶喆和王力宏的發片日期,知道一個在11月,一個在12月,馬上跟方文山和周杰倫說,趕緊搞,我們10月發片。

于是專輯《Jay》開始進入緊密的制作期。

周杰倫作曲,方文山填詞。

方文山寫完《娘子》交給周杰倫進棚去錄,周杰倫在間奏里即興加了段rap,沒有事先跟方文山打招呼。方文山知道后氣個半死,他覺得要是早知道有rap的詞,他完全有能力打磨得更好。

「那你重唱,我寧愿不要那個版稅,我要讓歌詞完整。」

周杰倫當然沒有同意。

另一首《完美主義》,周杰倫直接把自己名字唱進歌里,又把方文山氣得半死。

最后,方文山得出結論:「嘴巴長在他身上。」

除了方文山,阿爾法還請來周杰倫的師姐小瑄為《春夏秋冬》重新填詞。

小瑄原本是一個組合的成員,長得漂亮,小有名氣,還登上過日本紅白歌會。但那個時候,她的組合剛剛解散,也處于低谷期,剛好一個這麼有才氣的師弟要發片,說什麼也得全力幫忙。

她從女性的視角出發,把歌詞的口吻變得更加直白綿糯。

「漂亮的讓我面紅的可愛女人,溫柔的讓我心疼的可愛女人,聰明的讓我感動的可愛女人,壞壞的讓我瘋狂的可愛女人……」

后來這歌定名為《可愛女人》。

歌單收到差不多的時候,楊峻榮又讓周杰倫把一首舊作拿出來,一起放進去。

周杰倫覺得這歌太老了,不合適。楊峻榮聽完說:「一定要放進去!這歌,特別好。」

這歌叫《星晴》。

《Jay》已經蓄勢待發。

這個時候,另一個姓吳的音樂人,卻把一份和周杰倫的合約撕得粉碎。他叫吳清俊,江湖人稱「南宮博士」。

其實在《超級新人王》上,看中周杰倫的并不止吳宗憲,也包括時任華納唱片版權經理的吳清俊。

吳清俊意識到周杰倫的才華后,馬上讓周杰倫到自己的工作室去寫歌和住宿,還給周杰倫錄了7首小樣。

什麼都已經談妥了,合約也簽了,可臨了,吳清俊卻發現周杰倫身上已經有唱片約了,這讓他非常惶惑,周杰倫也搞不明白怎麼回事。

直到最后,他們翻開《超級新人王》的報名材料才意識到,原來所有的通關選手,都會自動歸入到吳宗憲公司旗下,這個節目就是為阿爾法選人用的。

于是,周杰倫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腳踏兩條船」,這是要吃官司的。

吳清俊知道后沒有多說,直接就把和周杰倫的那紙合約給撕了,只留下那張收錄了7首小樣的唱片作紀念。

「當時這份合約還沒交上公司(華納),我還有權自己處理。但老板后來知道了這事情,對我表示了很大的不滿,但沒辦法,我當時如果不這麼做,杰倫未來的路就肯定會不好走。

打官司是很復雜的事,他要錯失了最適合的時機,即使能出道也未必是今天的周杰倫。」

2000年10月底,專輯制作進入尾聲。 

臨發片前,有人向楊峻榮表達憂慮,說周杰倫父母離異,擔心歌出來之后,這個會影響周杰倫的形象。

「全部放在台面上。」

楊峻榮沒做任何掩飾和美化,他明白周杰倫對于普羅大眾的意義是什麼,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到美國最好的音樂學院接受教育,也不是所有人都有一個當明星的爹。

周杰倫的「低微」,其實是一個強大的共鳴點。

吳宗憲則考慮到周杰倫不善言辭的個性,將來不利于專輯宣傳營銷,于是提前讓周杰倫上了自己主持的美食節目《食字路口》。

結果那期節目,周杰倫說了兩句經典台詞:

「這個玉米還不賴。」

「我想吃雞屁股。」

2000年11月6日,專輯《Jay》正式發布。 

那天,正好是楊峻榮生日。

專輯推出后,賣了30萬張,直接拿下第12屆金曲獎最佳流行專輯。

「只一張專輯,周杰倫就成了現在的周杰倫了。」很多年后,吳宗憲提到這張《Jay》依然很得意。

那次金曲獎頒獎禮上,周杰倫一改往日的羞澀和內斂,高昂著頭顱,從評審手里接過金曲獎杯。獲獎感言的最后他說:

「沒有吳宗憲,(就)沒有周杰倫。」

在他身后穿著黑色西服的吳宗憲,罕見地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態。

這個時候,阿爾法唱片已經在懸崖邊上,由于經營不善,負債逼近1億台幣。坊間不停有傳言說某公司愿意出2億台幣收購阿爾法。對此,吳宗憲不斷否認。

周杰倫則說:「無論公司狀況如何我都會死守,永不跳槽。」

來年開工當天,周杰倫給公司的員工們包了40萬台幣紅包,準備蓄力再戰。

不久后,他收到消息,吳宗憲真的賣掉了阿爾法,共賣了3億台幣。

自己也在打包出售的行列里。

最敬重的憲哥,竟然真的舍棄了他。

也包括楊峻榮和方文山。

三人一起被打包到新公司后,楊峻榮馬上找到公司高層,要了兩個辦公室,一個給周杰倫,一個給方文山,兩個辦公室緊挨著。

 然后他把兩人聚在了一起,跟他們說:

 「你們是絕代雙驕,以后,不管我在不在你們身邊,你們永遠不要分開。」

 這一年,周杰倫的《范特西》在金曲獎上獲得12項提名,拿下5項大獎。

豐收的第二天,楊峻榮就跟周杰倫和方文山說:「如果你以后一直想著得金曲獎,那麼你的音樂一定完蛋,你必須按著你原來的想法去走。」

 但新公司的高層對周杰倫垂涎已久。

 「周杰倫一張專輯能賣30萬張,為什麼不一年出兩張?」

 「他在內地那麼紅,為什麼不多開演唱會?」

 對這些訴求,楊峻榮回答:「你們殺雞取卵,不行。」

之后的5年時間,是周杰倫事業的巔峰期,他登上了時代雜志亞洲版的封面,領獎領到手軟,演唱會票房永遠都在前列。

 吳宗憲也開始頻頻以「周杰倫的伯樂」自居。

 但這5年,卻被楊峻榮稱為自己「最爾虞我詐的5年」。

 當時新公司又被另一家大公司收購,大公司的老板是個狠人,開會永遠都扯著嗓子,楊峻榮每天開完會脖子上就跟鑲著兩根鋼筋一樣。

 2005年,周杰倫被《忽然1周》拍到和侯佩岑同游日本,之后他在記者會上公開承認追求侯佩岑,并否認曾經跟蔡依林在一起。

 這時,身為前老板的吳宗憲卻突然跳了出來,承認當年「雙J戀」是自己撮合的,還是在周杰倫的授意下。

 「后來兩個人在一起,還約我一起喝茶。」吳宗憲跟記者說。

 之后的故事是,蔡依林的團隊頒布了「三不」原則:「不收周杰倫新歌,不上侯佩岑節目,不跟周杰倫同台。」

周杰倫頓時陷入兩難境地,要麼承認戀情,要麼指責蔡依林炒作,選哪個都不舒坦。

那段日子,狗仔不斷騷擾,周杰倫情緒終于崩潰,他下車朝狗仔豎中指,上了「劣跡偶像」榜單。

一年之后,周杰倫和侯佩岑也宣布分手。

在場外狀況不斷的時候,周杰倫的事業迎來了分水嶺。

楊峻榮找到周杰倫,跟他說:「杰倫,我們一定得離開這個地方,你的音樂是我們的生命,但是對于他們,你只是個棋子。」

然后楊峻榮開始運作。

他知道一旦顯露去意,公司一定會翻臉,各種打壓、雪藏,馬上就會出現。

于是2006年,楊峻榮安排周杰倫進軍電影圈過渡,在聽完周杰倫的電影構思后,他只說了4個字:

「我去找錢。」

不久,電影開機,周杰倫擔任導演、主演和編劇。片子投了4000萬台幣,定名為《不能說的秘密》,周杰倫特地請來吳清俊扮演他的老師。

《秘密》上映后,票房超過900萬美金,拿下金馬和金像兩個最佳新人。

2007年,終于熬到頭的周杰倫和方文山、楊峻榮一起跳槽,成立了JVR(杰威爾)公司。

 J代表周杰倫(Jay),V代表方文山(Vincent),R代表楊峻榮(Jr)。

 楊峻榮說:「just very romantic。」

 一年后,周杰倫發行第9張專輯《魔杰座》,拿下金曲歌王。

 另一頭,「伯樂」吳宗憲也沒消停。

 2009年,吳宗憲參加內地的《可凡傾聽》,節目里,他跟曹可凡說:「只有我發現了他(周杰倫)的才華。」

 兩年后,周杰倫被拍到與昆凌同游法國馬賽。

 2015,周杰倫大婚,英國、台北、澳洲,舉辦了3場婚禮,昆凌正式晉升「天王嫂」。

 婚禮請了很多賓客,發了很多喜帖。

 唯獨沒有屬于吳宗憲的那一張。

 吳宗憲知道后非常傷心,他質疑是楊峻榮在幕后唆使周杰倫不發貼給自己,說楊峻榮是「藏鏡人」(幕后黑手)。

 又對媒體表達憤怒:

 「我是欠你(周杰倫)什麼,你這麼針對我!」

「你不能指望湯姆•克魯斯還記得他的高中老師吧。」喜帖事件過了一段時間后,吳宗憲揉出了一個梗來解釋周杰倫的不宴請。

 他得出的結論是「我們都不是他生活中的人了」。

 他說周杰倫就像火箭,注定要升空,而自己就是被丟下來的助推器,終于孤獨地躺在太平洋。

 直到2018年,吳宗憲的「咻比嘟嘩」準備在小巨蛋開演唱會,周杰倫終于在ins送上祝福,他說:「已經20年了,時間真快。」

照片里,吳宗憲看著鏡頭,笑得合不攏嘴。

20年前,周杰倫剛剛被賣到新公司,那是他事業剛見起色的時候。

很多人想快點榨干他的價值,紛紛來找他拍電影,讓他用名氣變現,只有楊峻榮跟他說:

「不急,先把音樂的部分夯實,演戲是很難的。」

 然后他又補充道:

「杰倫,只要你做的事情是有創意和善良的,即使賠錢,我也支持你。」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