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李忠招待魯智深為什麼要用金銀酒器,因為魯智深做了一件事

遠在天編 26/01/2023 22:11 檢舉


導語:

打虎將李忠走江湖賣膏藥,為了生活到處奔波。李忠是個底層的江湖藝人,每一分錢都精打細算,這深入李忠的骨髓。

魯智深是提轄,大小也是個官,有一定社會地位,經濟實力。并且魯智深為人豪爽,對人慷慨解囊相助。

當打虎將李忠遇到花和尚魯智深,兩人必然格格不入。李忠眼里的魯智深霸道蠻橫;魯智深眼里的李忠小氣,不爽利。

今天說說打虎將李忠招待魯智深為什麼要用金銀酒器,因為魯智深做了一件事。

一、初遇魯智深

頭尖骨臉似蛇形,槍棒林中獨擅名。打虎將軍心膽大,李忠祖是霸陵生。

水滸傳的李忠的贊詩,從詩中可以看出李忠長得蠻奇怪的腦袋似蛇形,李忠擅長槍棒,并是李廣的后人,因此人送綽號打虎將。

李忠的特長槍棒,以此謀生。一方面李忠教授槍棒,賺取學費。李忠是九紋龍史進的武術啟蒙老師。另一方面李忠也行走他鄉,靠使槍弄棒,賣膏藥掙錢。李忠這兩項收入并不穩定,因此過很拮據。

這一天李忠正賣力的使著槍棒賣膏藥,這時來了兩個人。一個鼻直口方,膀大腰圓的大漢;一個面似銀盤,長相帥氣的少年。

只見那帥氣少年,上前一走說:「師父好久不見。」李忠一看是史進,問了句賢弟, 如何在這里。不等史進回答,那大漢道既是熟人,一起去喝兩杯。

李忠心想我這還沒開張呢,陪笑道,待小人把這點膏藥賣完就去。不想那大漢,直接驅散了觀眾。李忠心中怒火騰地就上來,又壓下去了。收攤,喝酒。

三人把酒言歡,說些江湖趣事,槍棒武藝。一時間李忠也忘卻了生活的煩惱。李忠也得知,那名大漢姓魯名達,是一名提轄。

魯達正說得高興,突然傳來了女子的哭聲。魯達氣把碟兒碗兒摔在樓板上。酒保趕忙上來,看看發生了什麼。

經過一番交談,原來是金翠蓮父女被鄭屠害得,有家不能回,生活困苦。魯達大怒,當時就要去打死鄭屠那廝。被李忠和史進拉住了。

魯達冷靜下來,對金老漢說,你明日就回東京,我與你些盤纏。魯達身上摸出五兩子,不夠。對史進說:「史兄弟你借灑家些?」史進爽快地說,哥什麼借不借的。取出十兩銀子。

魯達又看向李忠,你也與灑家些。李忠心里苦啊,沒辦法,把身上唯一的二兩銀子拿了出來。沒想又被丟了回來。 也是個不爽利的人,如霹靂響雷一般在李忠的耳邊回蕩。 李忠被傷到了。

人窮志短,馬瘦毛長,打落牙齒肚里吞。李忠慢慢得收起二兩銀子,心里默默念道,李忠啊,要努力啊。 不要被人看不起

二、二遇魯智深

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再見魯智深時,他已從提轄變成了和尚。李忠今非昔比,是桃花山大當家。李忠大塊吃肉,大碗喝酒,論稱分金,手下五六百啰嘍,可謂快活自在。

雖然魯智深痛打了二當家小霸王周通,李忠還是一句,這不是哥哥嗎!往昔一一幕一幕又浮現在眼前。

不爽利的人,二兩銀子。李忠下了決心,我要讓你看看現在的李忠!

于是打虎將李忠把魯智深請上山,好酒好肉的招待,用的是金銀酒器。一連數日,魯智深明白了過來,這家伙不就是在顯擺嗎!于是提出告辭!

李忠很豪爽地說,我要送些盤纏于大哥。于是帶著周通下山搶盤纏。魯智深氣啊,你顯擺就算了,那你大方一回啊!還這麼小氣,放著現成的金銀酒器不送,還要去搶。

魯智深拍拍腦袋,有了。于是把幾個嘍啰兵打暈,把金銀酒器踩扁,打包裝好。四下看了看,把戒刀,禪杖扔下山,身子團了團,直接從桃花山后山小路滾了下去。這也絕了。

結語:

因為魯智深丟回二兩銀子,也是個不爽利的人。這件事傷了李忠的自尊。當二遇魯智深,打虎將李忠今非昔比,是桃花山大當家。李忠為了找回曾經的面子,才會顯擺,用金銀酒器招待魯智深。同樣魯智深拿走金銀酒器,也不單單為了錢。也是爭一口氣。有句話說得好。衣錦不還鄉,等于錦衣夜行!說得也是這個理。水滸傳不愧為四大名著,把人事世故,講得如此生動。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