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飆:高啟強向趙立冬表忠心時,為什麼要解開領帶給他擦車玻璃?

ZHANGKEYUE 19/04/2023 23:19 檢舉

要問《狂飆》這部電視劇中,誰的人氣最旺,恐怕高啟強得排到首位了。雖說這是一部掃黑除惡片,但站在高啟強的角度來看,這又何嘗不是一部小人物逆襲成黑老大的勵志片。

當然,高啟強最后成長成十惡不赦的大壞蛋,理應受到法律的制裁,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我們在分析他為什麼最終會走到這一步時,恐怕就要從他的生長環境,人物性格,以及關鍵時刻做出的選擇談起了。

如果說在高啟強跟老默干掉徐江之前,他沒得選擇的話,那麼后面的拜干爹,娶陳書婷,以及傍上趙立冬,他還是有得選的。尤其是去向趙立冬表忠心,明明自己的弟弟高啟盛已經死了,他為什麼還要去,而且還用領帶擦玻璃呢?

楊角風談《狂飆》第35期:高啟強向趙立冬表忠心時,為什麼要解開領帶給他擦車玻璃?

一、

在《狂飆》這部電視劇的世界觀里,并非人人平等,而是一個弱肉強食的社會,并且剝削是從上而下進行的。

高啟強是一個很能忍的人,當自己的實力不足時,他往往都會選擇這種示弱的方式。但他的示弱,又往往帶著一點私心,或者叫一絲不甘。

早在高啟強還是最底層的賣魚仔時,就得懂得「孝敬」管理菜市場的龍哥、虎哥。但是他在買電視機的時候,留了個心眼兒,只花了一半的錢,試圖蒙混過關,可惜失敗了,還被揍了一頓。

也就是從這時候起,他開始用自己的方式去反抗這種壓迫,試圖讓自己變強,等到強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反過來再用魔法打敗魔法。

所以,他先選擇跟徐江合作,表面上是臣服,回頭就干掉了徐江;隨后他又去拜陳泰為干爹,表面上幫他養老,結果最后將陳泰送進了監獄;再後來就是向趙立冬表忠心了,可等到羽翼豐滿之后,又開始了跟他的斗法……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他也并非沒有選擇,也是可以選擇的。只是,他的選擇跟我們想象的又有些不同,這不僅僅是坐在腳踏車上笑和坐在寶馬車上哭的問題,而是若不坐寶馬車,他就得死的問題。

就像他干掉程程之后,對坐在汽車中,已經慌亂的一筆的陳泰說的那樣:

「我人生中第一次有尊嚴,就是六年前,你把白金瀚買下來,送給我!」

二、

高啟強可以為了自己想得到的尊嚴,而先丟掉尊嚴,而且是怎麼丟掉的,他以后就再怎麼拿回來!

事實上,在高啟強拜干爹之前,他還是可以洗白自己的。畢竟經歷的那麼多事情,只要硬洗,還是都解釋的過去的。

但是,他不想再過那種沒有尊嚴的日子,不想再過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就像他跟陳泰說的那樣:

「一點尊嚴都沒有,就為了吃一口飽飯!」

不過,我們也不要被高啟強的話所蒙蔽,他所謂的尊嚴,跟我們想象中的尊嚴還是不一樣的。在他拜陳泰之前,徐江已經死了,自己和弟弟妹妹的人身威脅已經消失。而且,高啟盛的小靈通店已經走上了正軌,用高啟盛的原話講,這幾個月賺的錢,都頂舊廠街工人十年賺的錢了。

這時候的他,已經不是幾個月前的他了,不僅有了唐家兄弟當小弟,還有了錢,至少在舊廠街那塊可以橫著走了。甚至,再買豬腳飯吃,不用妹妹吃豬腳,弟弟吃面,自己喝湯了。

但是,高啟強并不知足,因為他見識到了徐江的飛揚跋扈,見識到了上面有人的肆意妄為。他太享受這種不斷攀登高峰的感覺,這種呼風喚雨,又能隨意決定他人生死的舞台。

而且,憑什麼自己拼死拼活干掉了徐江,到最后卻讓陳泰這老小子撿了便宜呢?

畢竟當初陳泰讓高啟強去找徐江,其實是賣了他,自己也算是死里逃生,這件事當然不能就此算了。

三、

以高啟強當時的實力來看,還不具備跟陳泰決斗的能力,放棄呢,心里又不甘,那沒有比和解和臣服更好的辦法了。

高啟強很清楚,從那晚他從唐小龍手中接過那兩萬塊錢時,他就知道自己已經走上了這條路,下不來了。當小龍、小虎離開后,他厭惡的將這兩萬塊扔到了桌子上,望著夜色,落下了眼淚。

是啊,從那一天起,老實巴交的賣魚仔就不見了,活下來的便是一定要出人頭地的高啟強!一開始的他去送電視機,那是為了生存沒得選,而後來的跪拜陳泰,則是他主動選擇走向了深淵。

或許是窮怕了,誰想從高啟強手中奪走他剛擁有的一切,他就會跟誰玩命。程程如此,李有田如此,陳泰也是一樣。

如果沒有后面發生的事情,高啟強可能會一直在陳泰下面干到他退休,可是,高啟盛販毒出事了。無可奈何之下,他又跑去跪陳泰,希望他能幫自己一把,但沒有成功。

倒不是陳泰不想幫,而是以他當時的能力來看,他也確實幫不上忙!

那怎麼辦?

那只能另尋靠山了,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趙立冬派王秘書找上了門。趙立冬這時候也遇到了麻煩,只是他比較聰明,巧妙地將自己的麻煩綁定到高啟強頭上了:

「正因為他這個時候有麻煩,您這個時候拉他一把,他才會感恩戴德!」

這也是作為趙立冬這種高官來講,從骨子里就帶著一種傲慢,并掌握了主動權。

四、

這時候的高啟強確實陷入了兩難之中,如果他不管高啟盛,任由其自生自滅,他還是可以脫身的。

就像陳書婷給他打電話一樣,也是勸他收手,咱們換種活法,可惜高啟強拒絕了:

「我的婷婷啊,沒那麼簡單,以前就我們自己,現在除了弟弟要照顧,還有一堆人跟著我吃飯呢,哪能說走就走啊?」

但是高啟強要想做到趙立冬安排的事情,也實在太難,不僅要除掉譚思言,還得干掉李響。別說高啟強自己不愿意了,連高啟盛都跟他說,要是干掉李響,安欣不會原諒你的!

最后,高啟盛選擇了跟李響同歸于盡,成全了大哥,也幫趙立冬除掉了心頭大患。

果然,趙立冬相當滿意高啟強的行為,說他在大庭廣眾之下玩了一出大義滅親,不僅洗脫了自己的嫌疑,還除掉了李響:

「高啟強,是個人物!」

高啟盛跟李響的同歸于盡,對于趙立冬來講,他的目的是達到了。可是,對于高啟強來講,他的目的卻沒實現。

是啊,他之所以選擇趙立冬當靠山,前提條件是能保住弟弟高啟盛。可是,現如今弟弟已經死了,而且是因自己而死。

本來高啟盛已經逃了,後來又跑了回來,就算跑了回來,其實問題也不大,再逃就是了。但是,高啟盛知道了大哥跟趙立冬之間的交易,這才讓他有了用自己的死換來高啟強更大靠山的計劃。

五、

高啟強面對弟弟的死,不僅陷入了沉痛之中,也再次面臨了人生路上的一個重大轉折,那就是投靠,還是不投靠趙立冬?

如果不去投靠趙立冬,那麼弟弟的死就毫無意義,而且已經得罪了最好的「朋友」安欣。如果去投靠趙立冬,可心又有不甘,畢竟弟弟的死就是因他而起。

于是,就有了劇中這樣一幕:

海邊的一條小路上,夕陽正濃,一輛奧迪車跟一輛奔馳車隔著十幾米相對。隨后,奔馳車門打開,走下了一個披著大衣的高啟強,一步步走到了奧迪車門前。

看得出,奔馳車先到,奧迪車后到,大機率是高啟強約的趙立冬。在高啟強下車之前,趙立冬顯然是有點緊張的,一直用手搓著手表。但等到高啟強走到車窗前,并微微點頭示意之后,趙立冬還在故作鎮定,一副占據主動的樣子。

可下一秒,他就嚇得往座位旁邊挪了挪身子,因為高啟強突然摘下領帶,兇神惡煞般的將其卷在了手上,一副要動手的樣子。

結果,高啟強又突然彎下腰,沖車窗玻璃哈了一口氣,用纏著領帶的手,擦了起來。坐在車中看到這一幕的趙立冬,也舒了一口氣,隨后開心的笑了起來……

確實,高啟強跟趙立冬「結盟」的過程,看似平等,其實就像王秘書說的那樣,高啟強得感恩戴德能攀上這麼大高枝。所以,本該兩個人都下車,走到路中央握手,變成了高啟強主動走過來,表示臣服。

六、

而高啟強用珍貴的領帶,給趙立冬擦玻璃的行為,更像是一種儀式,類似于當初他拜干爹陳泰!

是啊,你趙立冬是領導,我愿意用我最珍貴的領帶,幫你干臟活,掃除麻煩。你看,我都愿意犧牲自己的弟弟,來幫你掃除李響這個障礙,你該滿意了吧?

在趙立冬看來,確實是這樣,但是在高啟強這里,他其實還有其他的寓意在里面:

其實領帶這種東西,是一種身份的象征,戴上領帶他就是高啟強,摘掉領帶他就是個臭賣魚的。領帶雖然可能束縛我,提醒我,我得講文明,懂禮貌,但是我若是摘下了領帶,我是可以不講規矩,從而變成惡魔的。

所以,你趙立冬不要逼人太甚,合作成了,領帶可以幫你擦車,合作不成,它能要你的命!

事實上,就算高啟強投靠了趙立冬,他們倆之間的矛盾也沒有解除。後來高啟強找供電局的王力談話時,就談論過趙立冬:

「他這個人啊,就喜歡說一些好話,讓人神魂顛倒的,其實啊,就是給你栓一條狗鏈子,等你發現的時候,脫不掉了!」

高啟強不傻,徐江啊、曹闖啊、李響啊……等等等等,自己現如今不就在步他們后塵嗎?

王力不服,說你也是趙市長一手提拔起來的,難道你的這一切不是他給的?

高啟強回答:

「他給我的,遠遠比不上,我給他的多!」

結果王力不信趙立冬也會這樣對自己,豈不知幾年后,王力還是死在了趙立冬的手中。

七、

趙立冬確實就像高啟強說的那樣,故意給你掛上狗鏈子,讓你臣服于他,對王力就是這樣說的:

「你是我的人,你怕什麼?」

而且,為了向王力展示,自己是如何讓栓了鏈子的高啟強難堪的,還特意組織了一場酒宴。也正是在這場酒宴上,趙立冬極盡所能在羞辱高啟強,讓他去拿蘋果醋,還讓他給王力倒上,末了還來一句:

「對待下面的人啊,時不時就得緊緊皮,省的呢,他們狗仗人勢,狐假虎威!」

這個意思再明白不過了,高啟強你有今天,就是狗仗人勢,狐假虎威,沒有我這個人,這個虎在,你算老幾?

當時高啟強的手就攥緊了瓶子,真怕他一下子就拍過去,可惜他還是忍住了。

當然,高啟強有的是手段,可以幫助楊健從王力手中奪得供電局副局長的位置。也正是因為自己沒有按照趙立冬的意思來,也讓趙立冬懷恨在心。

後來他又給蔣天栓了一條狗鏈子,并對高啟強的老婆陳書婷痛下殺手,純屬報復,宣示自己的主導權的。

離開京海市的王力,面對質疑為啥放棄精選的事,曾經跟前來調查的安欣講:

「至少我還活著,很幸福。」

這也說明,高啟強除了用重金收買他以外,還向他發出了人身威脅,這才讓王力嚇得退出競選,離開京海。

八、

同樣,趙立冬在面對檢查組步步逼近的時候,也是要放棄掉高啟強:

一開始他殺掉王力,試圖把調查組的眼光往高啟強頭上引,嫁禍高啟強,但并未成功。

隨后,他就直接跟王秘書說了:

「高啟強要是識相,最好帶著錢滾蛋,我不能讓他活著落到指導組手里。」

為啥,他不敢像之前對付徐江啊,李響啊,王力啊,一樣,殺掉高啟強呢?

一方面,他沒這能力,手中能用的人已經被自己殺光了。另一方面,一旦要高啟強知道了他的殺心,那麼先死的肯定是他趙立冬,而不是高啟強!只不過一旦到了那種程度,也就到了魚死網破的地步了,反而是檢查組喜聞樂見的事。

畢竟一個市的市長被殺了,這罪名,可大了去了,這不是高啟強所能承受的。

而這個結局,早在高啟強解下領帶,給趙立冬擦玻璃的時候,他就該知道了。是啊,想揍趙立冬,但又不行,不揍他,心里又別扭。對趙立冬也是一樣痛苦,想讓高啟強徹底臣服,可他不愿意,收拾他吧,還有點后怕。

也正是因為趙立冬動不了高啟強,最終高啟強落網,連帶著將趙立冬也拉下了馬。若換了別人的話,趙立冬還真沒那麼容易落馬,同樣,若換了別人,高啟強也不會最終成了棄子。

正所謂:

「一山不容二虎,一江不納二龍。」

作為黑白兩道的最大BOSS,高啟強跟趙立冬相愛相殺,在互相提防中雙雙入獄。

在高啟強落馬的過程中,安欣一直起著決定性的作用,那麼雙手已經沾滿了鮮血的高啟強。不敢動趙立冬,說得過去,為什麼也不敢沖安欣下手呢?

他究竟在怕什麼?

這些疑問,我們下期再講!

我叫楊角風,換種視角看《狂飆》,你會發現更多的樂趣,喜歡就請關注吧!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3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