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徐克為恩師拍了一部經典,當時票房慘淡,如今卻風靡網絡

加油娜娜酱 10/06/2022 17:18 檢舉

1993年,徐克拍攝了奇幻經典——《青蛇》。

這部作品本是徐克為自己的恩師,特意打造的。然而在1993年上映時,卻遭遇票房挫折,只拿下了940多萬港幣的成績。

《青蛇》雖然在90年代的港片票房市場受挫,但隨著互聯網文化的發展,這部《青蛇》卻在如今的網絡之上,極為風靡。

早些年,「許仙出軌青蛇,白蛇被綠」的后現代閨蜜梗,備受網友的調侃。

如今隨著短視訊的流行,法海的大威天龍,配上一首《余生一個浪》的BGM,也循環洗腦了許多觀眾。

在網絡上,《青蛇》誕生了不少有趣的梗,而許多影迷也因為這些互聯網梗文化,再度對《青蛇》進行了觀看、重溫。

在徐克導演的《青蛇》里,法海的袈裟為何從白色變成紅色?小青流淚后,為何又破涕而笑?白蛇成精的白素貞,為何最后會溺水身亡?青蛇為何要消滅許仙?

文藝化的劇情處理,讓不少觀眾,對這些問題頗感困惑。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徐克導演的這部《青蛇》。

一、徐克為恩師準備的賀禮

在聊這部電影之前,先來說一個電影幕后的小故事。

1993年,香港「思遠影業」成立二十周年。「思遠影業」的老板吳思遠,是徐克的授業恩師。為了給恩師送上一份賀禮,徐克特意在1993年,推出了《青蛇》這部作品。

在電影的開頭,徐克也特意打出了「 香港思遠影業公司廿周年志慶巨鑄」的字樣。

1979年,徐克在吳思遠的幫助下,從電視導演轉型電影導演,拍攝了「混亂三部曲」——《蝶變》、《地獄無門》、《第一類型危險》,由此影壇揚名。

1989年,徐克得到「新藝城」的支持,開始籌備、策劃《黃飛鴻》。然而1990年,《新藝城》宣布停產。「金主」的意外結業,讓徐克的拍攝計劃陷入窘境。

此時,吳思遠站了出來,說服「嘉禾」投拍了《黃飛鴻》。面對恩師的多番相助,徐克也在「思遠影業」二十周年之間,為其公司拍攝了《青蛇》這部作品,以表謝意。

說完了《青蛇》幕后的小插曲,接下來我們就聊一聊《青蛇》這部電影的故事,看看法海袈裟變色的原因、白素貞溺水的真相。

二、法海的修行劫難

《青蛇》這部作品,改編自李碧華的同名小說。因為小編沒有看過原著小說,也不了解具體的故事背景,所以在本文中,僅以個人的理解,聊一聊電影《青蛇》的橋段設計、故事情節。

《青蛇》這部電影,雖然講的是「白蛇與許仙」,以「青蛇」作為片名,但影片的故事,卻是圍繞法海這個角色展開。

故事通過法海的心念動搖、入魔、悟道,對「人情」、「人性」進行了深刻的探討。

電影一開始,一群面目丑陋的人類宰豬、狗、牛、羊。此時的法海,看著這些人,腦海中對于佛法、眾生的認知,開始動搖、崩塌。

此時,徐克導演通過一個疊影的鏡頭,來展現法海的心境。一邊是法海平靜的臉,一邊是一滴水珠落下蕩起的漣漪。

泛起漣漪的水面,也象征著法海的內心,由心如止水、變得聒噪不安。

修行之人心性一亂,必然會鑄成錯誤。此時的法海,也犯下了自己的第一個錯誤,在樹林里錯收了晨跑的蜘蛛精。

盡管,蜘蛛精已經表示,自己被菩薩點化、受過佛蔭,但法海還是毫不留情,收伏了蜘蛛精。直到看見佛珠上的靈氣不散,才逐漸意識到自己抓錯了妖。

那麼問題來了: 電影的開頭,那些面目丑陋的俗人,為何會讓法海這樣一個得道高僧,心性動搖?

這個問題的答案,徐克導演在電影中也有所鋪墊。

二十多歲的法海,一直在金山寺修道,不理紅塵俗世。此時的他,就像一個知識淵博,但缺乏生活的書呆子一樣,想問題、做事情都比較死板、比較教條化。

這一點,從他收伏蜘蛛精時,一直強調「神人鬼妖四界,等級有序」,就可以看得出來。

然而,在看到了屠戮牲畜的世人、遇到了被菩薩點化的妖怪之后,法海對世界的認知開始發生變化。

人并非都是性本善,而神人鬼妖也不一定等級有序,妖怪也可以被菩薩點化。

內心動搖之后,法海又犯下了第二個錯誤。

在紫竹林,法海因為孕婦產子時,看到了孕婦的身體,心中產生了一絲欲望。此時的法海二十多歲,看到美色心緒難平很正常。

但是癡迷于修行的法海,過度壓抑自己的內心。對修行的癡迷,也讓他身犯「癡戒」。

觸犯「癡戒」之后,法海心生魔障,而他的劫難也由此開始。

三、白蛇的快樂,青蛇想象不到

在紫竹林,法海看見白、青二蛇為孕婦遮風擋雨,為了嘉獎她們的善良,法海把受過佛蔭的佛珠,留給了二蛇。

借助佛珠的靈力,二蛇化為人形。之后,白素貞遇到了許仙,故事也走上了「白蛇傳」的老套路。

白蛇與許仙每天卿卿我我、吟風弄月,不懂人世情愛的青蛇,看著白蛇每天都很快樂,但是卻想象不到白蛇為何快樂。

于是,青蛇也開始模仿白蛇,每天引誘許仙,想以此來體會姐姐的快樂。

對于青蛇,許仙一開始是抗拒,然而時間久了,許仙也開始對青蛇、對三人世界產生想法。

在這段故事劇情里,徐克導演還專門用吃葡萄的橋段,來暗示許仙的內心變化。

一開始,小青喂許仙吃葡萄,許仙很詫異。之后許仙聽到小青的笑聲,一個人在屋里吃葡萄。最后,許仙看到小青、白素貞一起洗澡,不由得吃了兩大口葡萄。

隨著許仙的朝秦暮楚,《青蛇》的故事也進入了一個小高峰。端午節青蛇顯形,把許仙嚇昏過去。

為了救許仙,青蛇、白蛇前往崑崙山,盜取靈芝仙草,結果遇到了法海。

癡迷于修行的法海,并沒有收了小青,搶回靈芝仙草。而是讓小青幫助自己修行,破除心中因色而起的魔障。

法海心中的魔障,是因觸犯「癡戒」而起,但法海卻錯誤的認為,魔障形成的原因,是因為「色」。

從錯誤的方向,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失敗是在所難免的。

在青蛇的百般魅惑之下,法海還是沒能平復自己的一腔熱血,身體也隨之產生了生理反應。

看到法海定力不足,敗在自己的手上,青蛇的心中也涌出來一陣莫名的喜悅。她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種喜悅,但這大概就是姐姐白蛇的快樂吧?

定力不足的法海,因為小青的誘惑、惱羞成怒,決定收伏小青,廢除她的道行。

妄動嗔怒,讓法海觸犯了「嗔戒」。連破「癡」、「嗔」兩戒,法海的內心,也越發難以平靜。

擾亂了法海的定力之后,青蛇回到莊園,又開始對許仙加以魅惑。

此時的許仙,早已對青蛇產生了想法,所以也沒能把持住自己的欲望。而許仙、青蛇纏綿之際,卻被白蛇撞破。因為許仙,青白二蛇也動起手來。

一番打斗后,青蛇敗給了白蛇。

在這個橋段里,電影給出了一個十分重要的線索

白蛇告訴青蛇:自己已經懷孕,馬上就要變成人了,讓青蛇離開自己、離開許仙。

在《青蛇》的故事里,似乎「人」與「妖」之間是存在「生殖隔離」的。妖唯有經歷千年修行,真正變成人,才能突破這一層「生殖隔離」。而此時的「懷孕」,也預示著白蛇修行即將圓滿,快要成為真正的人了。

因為馬上就要變成人,所以白蛇也越發理解世間的「人情百態」。

面對青蛇與許仙的糾纏,一邊是相依相偎五百多年的好姐妹,一邊是自己的家庭、丈夫。白蛇決定為了丈夫、家庭,拋棄自己與青蛇的友情,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白蛇在趕青蛇走時,流下了眼淚。

擾亂了法海、許仙的定力,青蛇自以為了解了白蛇的快樂。然而,此刻的白蛇潸然淚下, 第一次看到眼淚的青蛇,想象到了白蛇的快樂,卻想象不到白蛇的悲傷

四、法海的紅袈裟,青蛇的眼淚,白蛇的溺水

在青蛇、白蛇為許仙爭吵之際,法海也趕來收伏二蛇。法海將一串有法力的佛珠交給許仙,讓他助自己收伏蛇妖。

許仙則跑去給青白二蛇報信,讓她們快逃。法海在莊園內沒有找到二蛇,于是便將許仙抓到了金山寺,逼迫二妖現身。

在金山寺,法海斥責許仙,既愛慕白蛇,又垂涎青蛇,一切皆因貪欲。

法海的「癡」、「嗔」,加上許仙的「貪」,佛門三垢貪、嗔、癡,在金山寺聚集。法海強行為許仙剃度,而自己也一念成魔。之前白衣飄飄的法海,此時也變成了一身紅衣的邪魅姿態。

青白二蛇為了救許仙,趕來金山寺,掀起滔天巨浪,與法海斗法。

斗法之中,白蛇臨盆生下了一名嬰兒。看到白蛇生子,此時的法海也十分震撼,還說出了「原來和我一直斗法的是個人」這樣的臺詞。

那麼問題又來了: 法海道行高深,在電影的開頭,他收伏蜘蛛精時,自信滿滿的表示:「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為何此時看到白蛇產子,卻又無法斷定白蛇是人是妖

這一段的劇情設計,很明顯是為了照應青蛇、白蛇斗法時,白素貞所說的:自己懷了許仙的骨肉,已經快要變成人了。

小編推測,《青蛇》的故事里,「人」與「妖」之間,應該是存在「生殖隔離」的。妖怪通過修行,最終可以完全變成人。之前白蛇懷孕,就說明她的修行即將圓滿,已經開始突破「人與妖之間的隔離界限」。

而這次在斗法中產子,白蛇也完成了最后的修行,徹底變成人。之前,法海看白素貞是妖,如今再看,卻變成了人。

完全變成人的同時,白蛇也失去了自己修行千年的法力。 所以在產下嬰兒之后,白蛇被水流沖走,最終溺水

看到白蛇產子,法海困惑、分神之際,青蛇前往金山寺,營救許仙。在金山寺,小青看到許仙,先是落下了一滴眼淚,之后又破涕而笑。這個鏡頭中,「 小青為何而落淚」的問題,也讓許多影迷熱議。

對于這個問題,我們結合之前青蛇、白蛇斗法時,青蛇第一次看到眼淚的場景,就可以得到答案。

青蛇詢問白蛇什麼是眼淚,為什麼自己沒有。白蛇表示: 當你覺得什麼事情都贏定了的時候,怎麼會有眼淚,怎麼會哭得出來。等你知道的時候,你會很痛苦的

「當你覺得自己贏定了的時候,是不會流淚的」那麼反言之,也就是「當你覺得輸定了的時候,便會流淚」。

在金山寺里,青蛇落淚是因為輸了嗎?她輸了什麼?輸給了誰?

答案是:青蛇輸了,輸給了法海。

法海分神之際,青蛇前往金山寺營救許仙。之前,青蛇擾亂法海的定力,贏了法海一次,便認為自己還能贏第二次。

但是在金山寺,青蛇看到「五陰與識覺」被封的許仙,宛如一幅沒有靈魂的皮囊,意識到自己敗給了法海,不由落下了一滴眼淚。

然而在落淚之際,青蛇發現自己也可以像白蛇一樣,能哭、會流淚,所以破涕而笑,為自己高興。

五、徐克的導演生涯最佳,趙文卓的演技巔峰

​其實,青蛇在電影中一共哭過兩次,一次是在金山寺看到許仙時,一次是帶著許仙離開金山寺,卻發現白蛇溺入水中時。

在金山寺看到許仙時,青蛇只是落下了一滴淚,而發現白蛇在水中丟掉性命時,她卻在嚎啕大哭。

白蛇心中,最重要的人是許仙,所以白蛇明知自己即將修行圓滿,失去法力、變化成人,但還是選擇前往金山寺,與法海斗法、營救許仙。

而青蛇心中,最重要的是白蛇。青蛇一直以白蛇為榜樣,白蛇能做到的,她也力求自己做到。白蛇要去救許仙,青蛇便一同去救許仙。

然而,白蛇沒了性命之后,青蛇認為許仙應該去陪伴白蛇,于是便動手解決了許仙。

這部《青蛇》可謂是徐克導演生涯中的最佳作品。

電影以虛代實的美術布景,相得益彰的配樂,故事結構的前后呼應,鏡頭語言的出色應用,都大大提升了電影的藝術性。

電影的一開始,法海因為在紫竹林看到孕婦生子,亂了心性。而電影的結尾,入魔的法海因為看到白蛇產子,而逐漸恢復神智。

電影的前半段,法海讓青蛇助自己修行,結果青蛇亂了法海的定力,導致法海犯了「嗔戒」,最終入魔。

而電影的最后,法海看到青蛇干掉了許仙,想要收伏她。青蛇卻告訴法海: 你們說人間有情,但情為何物?你們世人都不知道?

青蛇的一番話,讓入魔的法海瞬間頓悟,沖破了「神人鬼妖四界有序」的思想束縛。頓悟后的法海,不再執著于「人」、「妖」的身份,此時他的眼中,只有「有情者」與「無情者」。

即便是妖,只要有情便能一心向善;即便是人,只要無情便比妖魔更兇殘。正是參透了這一層佛理,法海不再稱呼青蛇為妖孽,而叫了她一聲「小青」。

法海被「孕婦生子」攪亂的心性,在最后被「白蛇生子」平復。攪亂法海定力,讓其入魔的小青,又在最后助法海頓悟。

故事結構的統籌有度、前后呼應,也讓我們看到了徐克深厚的電影功力。

徐克不僅在劇情、故事的設計上,進行了首尾呼應的安排。在鏡頭語言的運用上,也進行了不少呼應的設計。

電影的開頭,法海站在平靜的水面上,平靜的面孔下,卻是一顆不平靜的心。

而在電影的結尾,法海站在波濤起伏的水面之上,一臉的茫然,但內心卻逐漸歸于平靜。

電影開始時、結束時對法海的兩個特寫鏡頭,運用的十分精妙,而《青蛇》結束時的最后一個鏡頭,更是成為了整部電影的神來之筆。

在影片即將結束之際,鏡頭給到了紫竹林里的一片竹葉,隨著鏡頭的放大,一滴水滴從葉子上落下。

這個細節,正好照應了電影的開頭。電影一開始,趙文卓飾演的法海一臉平靜,但隨著一聲滴水聲,他的臉上開始泛起漣漪,法海平靜的內心也開始變得不平靜。

這滴攪亂法海內心的水滴,由何而來。在電影最后,徐克給出了答案,它來自紫竹林。

在《青蛇》的故事里,法海、許仙、青蛇、白蛇經歷了一番大起大落。如果當初,法海沒有把佛珠送給青白二蛇,是不是就不會有之后的故事,如果白蛇沒有去找許仙,她的悲劇是否就不會發生。

徐克導演通過最后一個電影鏡頭,否定了觀眾的一切假如與猜想。

緣起緣滅皆是定數,在紫竹林的水滴墜落的那一剎那,「法海、許仙、青蛇、白蛇」之間的故事,便已經被注定。

劇情的嚴謹設計,出色的鏡頭語言運用,要說哪部作品是徐克導演生涯的巔峰之作,《青蛇》絕對當之無愧。

《青蛇》不僅成就了徐克導演之路的巔峰,同時也造就了趙文卓的演藝事業巔峰。時至今日,趙文卓在《青蛇》中的法海角色,依然是許多影迷心中的經典。

在《青蛇》之后,「白蛇傳」的故事被多次改編成影視作品,也有不少演員,對青年法海的形象進行了刻畫,但這些人的表演,與趙文卓相比都差距甚遠。

1993年的港片票房市場之上,《青蛇》雖然遭遇了票房挫折,但該片過硬的質量,卻讓它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

時至今日,《青蛇》依然是諸多華語影迷心中,難以復制的經典之作。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