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冤錄》:從水火不容到歡喜冤家,鄒子龍配不上楊丹鳳的滿腔癡情

加油娜娜酱 06/06/2022 10:42 檢舉

鄒子龍與楊丹鳳明明自幼相識,青梅竹馬,卻偏偏成為了相看兩厭的冤家。

也許,連他們自己都不會想到,他們竟然會在長大之后,意外的相愛。

一個雖為女兒之身,卻兇悍得像一個男人婆,一個自詡人中之龍,可實際上,卻是一條一事無成的懶蟲。

鄒子龍缺點無數,唯有一點可取,便是心地善良,不顧世俗眼光,即便身世凄苦,也從不責怪他人。

自幼失去家人,孑然一身,孤獨長大,雖然不求上進,卻也不做奸惡之徒。

楊丹鳳與鄒子龍從小一起長大,多年來,他們的每一次相遇,都必定會大吵一架,時光在吵吵鬧鬧之中,慢慢流逝。

然而,就是在這段光陰之中,他們也見證著,彼此最真實的模樣,也只有在彼此面前,從來不會收斂和假裝。

所有深愛都是秘密,所有深情都只為你,楊丹鳳因一次占卜,堅信自己的真命天子,是屬龍的人,又在意外得知鄒子龍屬龍,而對他漸漸動心。

可鄒子龍先對軟玉寶一見鐘情,后又對軟玉珠日久生情,由始至終,心里都沒有過楊丹鳳。

奈何愛情是不可控的,楊丹鳳始終以朋友的身份,陪在鄒子龍的身邊,眼見著他為別的姑娘患得患失,歡喜憂愁,而自己,只能默默的承受著相思之苦。

我本將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楊丹鳳的這場暗戀,始終都是用自己的滿腔熱忱,去交換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即便如此,身在情網之中的楊丹鳳,依然心甘情愿。

她本想就這樣默默的喜歡著,哪怕是以朋友為幌子,他們幾乎日日相見,明明他們在無限的接近,卻因他的心中,從未有過她,而仿佛永遠無法相交。

縱然隔著天涯海角,千山萬水,可楊丹鳳卻始終默默的支持著鄒子龍。

她傾聽他的煩惱,積極的幫助他應對考核,哪怕遭受他的誤會,卻還是忍不住要對他出手相助。

曾經,楊丹鳳對鄒子龍有多麼嫌棄,動情之后,她對他的愛,便有多堅貞,執著。

眼看著心愛之人,與多年好友,走到了一起,她那份未宣之于口的感情,還沒開始,便已經終結。

鄒子龍的愛情并不快樂,楊丹鳳也因單相思而受盡苦楚。

在一次屋頂觀星的浪漫夜晚,鄒子龍與楊丹鳳偶遇,他們愛好相同,個性相似,是注定要走到一起的。

楊丹鳳為了幫助鄒子龍,不惜傾盡一切,而鄒子龍也漸漸發現,自己對楊丹鳳動了情。

好不容易,楊丹鳳期盼到了夢寐以求的愛情,卻沒想到,竟是她痛苦的開始。

鄒子龍識人不清,遭人利用,楊丹鳳勸說無效,反遭誤會,剛剛開始的愛情之火,被冰雪覆蓋。

受美色所迷的鄒子龍,傷透了楊丹鳳的心,卻認為眾人瞧不起自己,一怒之下,步入歧途。

所愛之人,黑化歸來,叛師傷友,做盡惡事,楊丹鳳看著鄒子龍利欲熏心,喪心病狂的模樣,痛不欲生。

她想盡辦法,幫助鄒子龍回頭,卻換來了他的利用與傷害,當感情成為了武器,唯有用情最深的人,才會被傷得最重。

在愛情與友情之間苦苦掙扎,在道德與情意之間備受煎熬,縱然鄒子龍懸崖勒馬,最終回頭,可他帶給楊丹鳳的傷害,卻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楊丹鳳與鄒子龍之間,永遠是一個在包容,一個在犯錯,一個在全力相助,一個在無情傷害。

雖然鄒子龍浪子回頭,雖然楊丹鳳終得回應,愛情事業,親情友情,都得到了圓滿。

可在情意上,鄒子龍終究還是高攀了,那個傾盡所有,為愛癡狂的楊丹鳳。

多情只有春庭月,猶為離人照落花。

一直認為男人靠不住的楊丹鳳,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竟然也會有一日,為情愛所困。

并且,唯一令她動情之人,還是她從小到大,最討厭的鄒子龍。

楊丹鳳,阮玉珠,鄒子龍,三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楊丹鳳視堅強上進的阮玉珠為閨蜜,對好吃懶做的鄒子龍很是厭惡。

但是,偏偏阮玉珠那早逝的未婚夫,是鄒子龍的親大哥,雖然親事未成,可阮玉珠卻還是視鄒子龍為親人一般。

朋友的朋友就是自己的朋友,楊丹鳳雖然討厭鄒子龍,兩人見面不是吵就是鬧,但看在阮玉珠的面子上,也只能接納他為朋友。

巧合的是,他們的工作也有所關聯,楊丹鳳從小跟著母親香姑,靠裝神弄鬼,給人驅魔招魂,賺取微薄的錢財。

阮玉珠與母親,遭阮丞昌所棄,母女二人相依為命,靠經營紙扎鋪,賣香燭冥鏹為生。

在阮玉珠年幼之時,曾與鄒子龍的大哥定下了一門親事,誰知,他們還未成親,鄒子龍的大哥還有父母,皆意外因病而死,鄒子龍也因此成為了孤兒。

后來,在阮玉珠年少之時,又定下了一門親事,但她的未婚夫婿,卻又因病而逝。

自此,阮玉珠被眾人視若瘟神,喜提豬肉丸的外號,人人都說,她的兩任未婚夫婿,都是被她克的。

人言可畏令阮玉珠小小年紀,便要承受如此歹毒的辱罵,在極致的痛苦之下,養成了剛烈執著的個性。

鄒子龍雖然年幼遭逢家庭巨變,從家中受盡寵愛的幼子,淪落為孤苦無依的孤兒,又因胸無大志,不求上進,從龍變為了蟲,喜提阿蟲的外號。

雖然他毒舌腹黑,野蠻狡詐,卻心地善良,從來沒有,將家中發生的事故,和自己的凄慘經歷,怪罪在阮玉珠的身上,反而將她視為好友。

楊丹鳳,阮玉珠,與鄒子龍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只不過,楊丹鳳與鄒子龍氣場不和,就像明火與炸藥,一旦相碰就會爆炸。

所以她從來都沒有想過,她命中注定的戀人,竟然是被她從小厭惡到大的鄒子龍。

一直以來,楊丹鳳與鄒子龍之間的相處,向來都是互相看不慣,一有機會,就捉弄彼此。

從小到大,他們已經不記得,針鋒相對多少次了,可是宿命,就是很愛開玩笑,曾經相看兩厭的人,最終,竟會走到一起。

提點刑獄司宋慈的到來,改變了他們每一個人的命運,他帶著唐思,聶楓,兩位妻子去湖南上任的途中,破獲了一起兒媳受纏綿病榻,忍受痛苦的婆婆所托,助其自盡的案件。

那兒媳本是良善之人,宋慈斷案之后,受不了良心的譴責,自盡而亡。

其丈夫一日之內,失去母親和妻子,將仇恨歸咎于宋慈,喪心病狂的縱火傷人,令本已懷有身孕的唐思與聶楓,命喪火海。

宋慈失去摯愛,心灰意冷,辭去官職,四處流浪,卻在走水路的途中,遇上暴風雨,令他墜入水中,最終被水流沖入了松山縣。

松山縣捕快展杰,誤以為宋慈已死,便將他送入了義莊之中,看守義莊的鄒子龍,本想盜取宋慈的玉佩,卻在無意之間,令宋慈蘇醒。

宋慈自此與鄒子龍,阮玉珠,以及楊丹鳳相識,他以自己的博學多才,數次幫助幾人解圍。

鄒子龍神仙命案之中,他曾偶遇楊丹鳳,便讓她來為自己作證,但楊丹鳳因光線的問題,并沒有見到鄒子龍。

因此,被傳喚作證之時,楊丹鳳如實作答,鄒子龍卻誤以為楊丹鳳公報私仇,兩人徹底結下了仇。

幸得阮玉珠同父異母的妹妹阮玉寶,為鄒子龍作證,才令他無罪釋放。

阮玉寶只是為了樹立善良大義的形象,而解救鄒子龍,可鄒子龍卻對美貌的阮玉寶一見鐘情,又對她的救命之恩,感激涕零。

自此,鄒子龍對阮玉寶言聽計從,每每見到阮玉寶,智商就開始下線。

明明是阮玉寶和她的母親,欺負楊丹鳳與阮玉珠,只因阮玉寶裝可憐扮柔弱,再擠出來幾滴眼淚,鄒子龍便成為了阮玉寶的護花使者。

楊丹鳳和阮玉珠,見到鄒子龍油鹽不進的模樣,十分無奈。

后來,在幫助宋慈尋找遺失的玉佩之時,楊丹鳳再次與阮玉寶發生沖突,并且意外弄傷了阮玉寶的臉。

阮玉寶趁機獅子大開口,訛詐楊丹鳳,讓她賠償自己一百兩銀子。

楊丹鳳沒有那麼多錢,只能在慈善齋宴之中,拍賣頭發籌錢,幸得宋慈與鄒子龍聯手相助,才為她解了圍。

也是因此,楊丹鳳與鄒子龍解除了誤會,針鋒相對了那麼多年,終于握手言和。

他們認真了解了彼此之后,漸漸開始焦心,當時鄒子龍受阮玉寶蒙騙,謊稱家中欠債,所以可能要嫁給,歲數大自己許多的富商關萬福為平妻。

阮玉寶要求鄒子龍拜宋慈為師,憑借與宋慈之間的關系,爬上高位,做官賺錢,之后迎娶自己。

鄒子龍被阮玉寶迷惑得云里霧里,就如牽線的木偶一般,所以立志發憤圖強,纏著宋慈要拜師學藝。

宋慈了解鄒子龍,深知他意志不堅定,便打算考驗他,所以數次拒絕他拜師的請求。

阮玉寶見鄒子龍拜師無望,便收下了關家的聘禮,決定嫁給關萬福。

鄒子龍難過之下,跑到阮家理論,卻被阮家家丁給打傷了,幸得楊丹鳳所救。

他向楊丹鳳訴苦,說出了拜師的真正原因,楊丹鳳為了鼓勵他再接再厲,甚至說出了自己年幼時悲慘的遭遇。

然而,他們并不知道,宋慈碰巧聽到了他們的對話,知道鄒子龍拜師的目的,怒不可遏,更加不肯收他為徒。

鄒子龍不反思自己拜師目的不純,竟然誤以為是楊丹鳳沒能保守他的秘密,將怒火發泄到了楊丹鳳的身上。

楊丹鳳十分生氣,又與他吵了起來,宋慈說出真相,制止了二人,鄒子龍才知道自己又一次,錯怪了楊丹鳳。

阮玉珠與國色天香樓的名妓如夢,被人販子綁架,楊丹鳳為救好友,答應冒充國色天香樓的老板雪姨,與官府聯手,在交贖款之時抓捕劫匪。

誰知,楊丹鳳意外被劫匪生擒,鄒子龍為救楊丹鳳,挺身而出,失手干掉了劫匪。

自這次相救,楊丹鳳對鄒子龍心生好感,正巧那時,母親給她卜了一卦,卦象顯示,她的姻緣即將到來,命定之人是屬龍的男子。

楊丹鳳因目睹母親受父親所傷,便認為男人皆是負心薄性之輩,所以她常常做男人的打扮,個性也十分暴躁剛毅。

與母親相依為命多年,她不愿做依靠男人的小女人,也不相信感情,以為這一生,都會陪伴在母親身邊,卻沒想到,鄒子龍竟慢慢走入了她的心。

愛情里,先動心的人,注定是卑微的那一個。

奈何愛上了這樣一個不靠譜的男人,楊丹鳳的情路注定坎坷。

鄒子龍是一個典型的鋼鐵直男,看不清楚阮玉寶的綠茶操作,受其蒙騙,好不容易,阮玉寶嫁人了,又因阮玉珠對他的照料,而對阮玉珠生了情。

即便鄒子龍一次次略過楊丹鳳,對別人動情,可楊丹鳳卻還是,因為對鄒子龍的好感,而傾盡一切的對他好。

鄒子龍接受宋慈的考驗,卻弄丟了證物,楊丹鳳在垃圾堆里翻找,搞得一身狼狽,卻什麼也沒找到。

最終鄒子龍與阮玉珠一起找到了證物,楊丹鳳看著他們說說笑笑的樣子,十分失落,鄒子龍還調侃她身上都是臭味,令她獨自在風中凌亂。

鄒子龍如愿成為了宋慈的徒弟,還向阮玉珠表白,兩人在一起之時,楊丹鳳難過至極,卻又沒有資格,表達任何意見。

日日看著所愛之人,與閨蜜在一起,楊丹鳳的內心也是極其強大了,她秉持著最大的善意,以最真誠的祝福,希望他們可以好好的在一起。

可阮玉珠與鄒子龍并不合適,兩人無論是三觀,還是想法,甚至是行事作風,都截然不同。

阮玉珠逼迫鄒子龍上進,對他的愛好一一抹殺,就連晚上看星星都不愿意陪他。

所以當鄒子龍獨自一人,跑到屋頂打算夜觀星象的時候,竟然與楊丹鳳意外相遇。

兩人愉快的看了一晚上星星,在那麼浪漫的景色之下,楊丹鳳只能以朋友的名義,陪伴在他的身邊。

阮玉珠逼鄒子龍讀書的時候,楊丹鳳給他送了一碗燕窩粥,卻沒想到,鄒子龍吃了之后,開始腹瀉。

然而鄒子龍一趟趟的跑廁所,阮玉珠卻認為是他故意偷懶,為了證明鄒子龍的清白,楊丹鳳毅然喝下了一碗粥,也開始腹瀉,才令阮玉珠相信鄒子龍。

宋慈眼明心亮,一眼便看出了楊丹鳳對鄒子龍的心意,還出言調侃,說楊丹鳳為了幫鄒子龍解圍,真是愿意犧牲一切。

楊丹鳳為鄒子龍默默的付出了太多,可鄒子龍卻始終沒有發現她的心意,直到有一次,在近距離相處之時,鄒子龍突然心跳加速,才發現自己有些心動。

那時候,鄒子龍已經發現,與阮玉珠在一起,并沒有想象的那麼美好,所以他脫口而出,問向楊丹鳳,他是否應該與阮玉珠繼續交往。

楊丹鳳不能背叛姐妹,也不忍姐妹受傷害,直接趕走了鄒子龍。

她動心的時候,他愛著別人,好不容易,他也對她動心了,可他們之間,卻夾著一個阮玉珠。

楊丹鳳的愛情實在太艱難了,而鄒子龍也十分難熬,越來越發現,自己喜歡的是楊丹鳳,卻又不能傷害無辜的阮玉珠。

直到阮玉珠與宋慈,目睹了鄒子龍向楊丹鳳表白,才令他們之間的感情,徹底曝光。

楊丹鳳堅決不愿意為了一個男人,而傷害她與阮玉珠之間的姐妹之情,但阮玉珠卻主動的,成全了他們。

由始至終,都是楊丹鳳堅貞的愛著鄒子龍,可鄒子龍卻始終心猿意馬,尤其是阮玉寶,每一次出現,都能干擾鄒子龍的心。

明明阮玉寶已經嫁為人婦了,明明每一次她都是在裝可憐,但偏偏鄒子龍,每一次都中招,傻呵呵的為阮玉寶出頭,被她利用而不自知。

所以,固執己見,魯莽沖動的鄒子龍,根本就配不上,這樣勇敢執著,為了愛情,不顧一切的楊丹鳳。

得遇這樣的女子,本該是一生之幸,奈何鄒子龍,卻始終都不珍惜。

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天涯海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

富商關萬福意外亡故,宋慈發現阮玉寶有谋害親夫的嫌疑,然而鄒子龍卻對阮玉寶的話,堅信不疑。

無奈之下,楊丹鳳,阮玉珠,為了幫助宋慈,查清真相,全都瞞著鄒子龍,暗中調查阮玉寶。

最終,阮玉寶露出了馬腳,罪行被查出,鄒子龍卻因眾人不信任自己,而大發雷霆。

阮玉寶被判處极刑,鄒子龍憤怒出走,離開了松山縣,意外遇到了紫霞郡主。

紫霞郡主知道鄒子龍是宋慈的徒弟,表面上對他重用有加,給了他司理一職,實則是打算利用他來對付宋慈,為丈夫夏侯國棟復仇。

滿心仇恨的鄒子龍,成為了別人的棋子,卻不自知,還為自己的能力得到重用,而洋洋得意。

為了報復曾經看不起他的人,鄒子龍喪心病狂,成為了紫霞郡主的幫兇。

眼見著多年好友阮玉珠,被誣陷殺人,看著昔日恩師,受到紫霞郡主的布局暗害,都無動于衷。

就連久別重逢的愛人楊丹鳳,也冷面相對,絲毫看不出往日的情分。

之后,為了順利陷害宋慈,鄒子龍甚至利用楊丹鳳,先脅迫,再迷惑,令她失身于他,方便控制。

楊丹鳳愛了鄒子龍一場,卻換來了這樣的對待,摯愛變為惡魔,好友即將斬首,她的世界瞬間崩塌。

若非宋慈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喚醒了鄒子龍,也許楊丹鳳這一生,都要背負沉重的枷鎖,度過這一生了。

摯愛浪子回頭,好友仍有一線生機,楊丹鳳幫宋慈找到了十王爺,眾人聯手,以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順利瓦解了紫霞郡主的計劃,恢復了松山縣往日的寧靜。

而楊丹鳳對鄒子龍的癡情,也終于換來了美好的回報,鄒子龍對楊丹鳳犯下的錯,只能用一生去彌補。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