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重症治療11年,兒子卻要她放棄治療,兒媳:算清帳斷絕關係

菠蘿蜜 2021/06/23 檢舉 我要評論

松鼠正能量聽遍天下奇聞,看盡天下奇事,大家好,我是小編菠蘿蜜,接下來就跟我一起探索世界吧。

母愛是天底下最偉大的愛,母親不但給予我們生命,更撫養我們長大成人,這是我們終其一生也難以報答的恩情。

  孝順父母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在我們年少時,母親不嫌棄我們的頑皮,不厭倦我們的吵鬧,當我們長大成人之後,也自然理所應當地反哺報恩,讓父母老有所依。

  曾看過一個紀錄片,裡面的男主人公在母親重病後,對醫生所說的一句話,令人印象深刻,他跪在醫生面前說:求求你醫生,一定要醫治好我的母親,母親為我奉獻了一生,沒享過一天福,母親是我生命中的全部意義,假如母親沒了,我活著也沒有意義了。

  的確,父母長壽,是每一個子女心中的最大願望,假若父母不幸生了病,大部分子女也會願意傾盡所有去給父母看病,然而,卻有另外一些人,在父母生病後,非但不願意陪伴在父母身邊,甚至會建議父母放棄治療,這些人的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今年54歲的范慧(化名)在2010年5月被檢查出重症,如今治療已經11個年頭了,對於她來說,能抗爭這麼久是實屬不易的,可她表示,最近幾年,兒子楊傑(化名)對自己不管不顧,在家玩電腦也不願意送自己去醫院,每次病痛難忍時,都是自己叫的救護車住進的醫院,不僅如此,兒子還會給自己發語音「好言」相勸。

隨後范慧拿出了手機,打開了兒子發來的語音記錄,一開口就讓人不可思議,語音說的是:你不是說想離開,還去醫院治療幹嘛,你一天到晚說不想堅持,巴不得,是的吧,還去治療幹嘛,你有那麼多止痛的,吃它一把,2粒不行吃5粒,5粒不行就吃10粒,沒關係,一會就好了了,那就到位了,還去醫院幹什麼,那不是浪費資源嗎?何必要花錢在醫院裡離開,直接喊車子直接送去就是。

范慧表示,兒子就是不想讓自己來醫院看病,他還經常推送各類安樂的文章給自己,勸自己早點結束,活著幹什麼,兒子對自己都不好,飯也到不了手,平常都是自己在家做飯煮麵條,長期吃的也是麵條。

對於范慧的說辭,在醫院陪護人員口中也得到了證實,她表示三四年的時間,只見過范慧的兒子來看望過一次,都是范慧自己搭車過來的,一般入院手續,出院手續也都是自己幫她辦理的,她吃飯的錢基本上也都是從自己這裡賒帳的。

話說,世間生老三千疾,唯有心傷不可醫,作為兒子的楊傑在母親患癌的情況下不照顧不鼓勵也就罷了,為何還要說出這種無情的話來傷母親的心呢?

在楊傑的心裡,本以為母親最多活兩三個月,沒想到一扛就扛了11年,自己也是有很多難處的,但究竟是什麼難處,楊傑始終也沒說出口,再次回到醫院,范慧說起了往事,想要回憶到底是哪裡怠慢了兒子,才讓他如此對待自己。

范慧表示自己的丈夫不務正業,在兒子楊傑10歲的時候就跟丈夫離婚了,當時兒子是判給了丈夫,可丈夫不負責任不養他,兒子就又跟隨了自己,由於生活所迫,就把兒子給放在了姐姐家照顧,自己則是在外面賺錢,都是自己出錢養的兒子,只是不能帶在身邊,兒子算是跟著親戚長大的。

直到他成年後,2009年自己才組建了家庭,可好景不長,第二任老公在2014年因腦溢血病逝了,兒子又成為了自己僅有的依靠,隨後房子拆遷補貼了71萬人民幣,自己只留下了21萬,剩下的50萬給了兒子和兒媳創業,現如今自己的錢已經所剩無幾,每個月只能靠500塊錢的低保生活,當初給兒子50萬,就是覺得他是單親家庭,挺可憐的,沒有父愛,自己就多給他一點母愛。范慧抓破了腦袋也想不通到底是哪裡得罪了兒子,讓他跟自己不親近了,有這樣的結局,也是她沒想到的,在她的心裡,自認為自己對兒子算是盡了所能。

事已至此,范慧只想兒子能夠承擔一點責任,因為這次住院錢2800元,雖然報銷後還有400元需要自己出,但就這400元她也拿不出來,只能打電話給兒子索要,可讓人沒想到的是,兒子楊傑聲稱自己也沒有,等借到了再給她。

隨後范慧又回到了家中,想要找兒子拿錢,可兒子並不在家中,只有兒媳陳歡(化名)帶著兩個孩子在家裡,她表示老公出去借錢結帳了,家裡確實也是沒錢結帳,自己的手機上只有二三十塊錢,帶著兩個孩子也打不了工,只能做做臨時工,那裡有需要就去做兩天,一天賺個百八十塊錢的,家裡每個月需要還房貸,老公創業也不順利,資金周轉困難,連家裡的開銷都很難解決,實在沒錢為婆婆支付醫藥費。

對於兒媳陳歡的說辭,范慧肯定是不相信的,她隨即也提出了50萬的拆遷款。可這不提還好,一提瞬間惹怒了兒媳陳歡,她表示既然說到拆遷款,那就一筆一筆的算清楚,要是欠了婆婆一分錢,哪怕就是把房子賣了也要還給婆婆,如果不欠,那以後兩者之間再無瓜葛,以後再有什麼事情,自己也不會管,同時也要婆婆跟老公劃清界限。

范慧無奈的同意了這個意見,隨後陳歡就開始訴說著這筆50萬元的用處,她表示婆婆借給我們50萬,這個我們是認的,當時自己和老公開了一個網咖,婆婆就把50萬借給了我們,然後一個月給她4000,還請了一兩年的保姆,每個月3000,前幾年婆婆的住院費都是我們全款出的,可報銷的錢都被婆婆拿走了,我們一分錢也沒看到,不僅如此,婆婆還有一個特別費錢的癖好,那就是打牌,小的還不打,非要打五十,一百的,每次回來都要錢,拿到兩三千後出去就是兩三天不回來。

婆婆習慣了靠住院報銷來賺我們的錢,她的積蓄都用光了,都是拿我們墊付的住院費去打牌,我和老公確實也不太想送她去住院了,陳歡說自己和婆婆的關係並不差,以前婆婆打牌還有一些拆遷補償可供支配,可現在創業失敗了,家庭收入緊張,再加上生了二胎,本來用錢的地方就多,婆婆不幫忙也就算了,還處處添亂,這才加劇了彼此間的矛盾。

自己也並不是沒有送她去住院,以前送她,早上送,中午她就要回來,下午再去,來來回回二三十裡地,自己還要送兒子上學,她為什麼不能體諒晚輩呢?既然自己可以坐公交去打牌,為什麼就不能在我們忙的時候,自己做做飯,坐公交回來呢。

最終范慧聽到兒子楊傑的話後做出了反思,這麼多年自己確實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對兒子兒媳帶著二胎生活的艱辛,卻視而不見,辦好出院手續後,范慧就早早地回到了家,默默的收拾起了屋子,她希望一切還可以重來。

最後范慧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我相信他們未來的生活,也會慢慢好起來的,一個家庭,最重要的就是互相幫助,互相支撐,有時候人老了,不給子女添麻煩,能夠照顧好自己,就是對子女最大的幫助。

俗話說沒吃他人苦,就別勸他人善,對於楊傑來說,母親重症11年,雖然母親很痛苦,但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無時無刻也在接受著折磨,這對於一個家庭來說,確實是毀滅性的打擊,但他沒有倒下,還在堅持著,努力的活著,這是我們正常家庭無法感同身受的一件事。

對此大家是怎麼看待兒子對母親說出這樣無情的話呢?

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如果您想看更多的內容,可以關注松鼠正能量,與您不見不散!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