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員錯按一個按鍵,導致264人無一生還,座艙長是陳建州的父親

菠蘿蜜 2021/05/29 檢舉 我要評論

松鼠正能量聽遍天下奇聞,看盡天下奇事,大家好,我是小編菠蘿蜜,接下來就跟我一起探索世界吧。

朱明然有言:「有一種力量是從你那個跳動的心中發出的,它會指引你去做你認為重要的事,並且一定會竭盡全力,這就是責任心。」機長在飛行前對所有機組人員提示的最後一句永遠都是:「飛機上有任何狀況儘早讓我知道,我來做決定。我做的決定,我負全責。」

機長肩章上的四道杠意味著專業、知識、技術和責任,而副機長肩章上只有三道杠, 缺少的那一道,代表責任。飛機安全,是每一位飛行員肩負的責任,是機長對飛行機組和航空器承擔的最終責任。

在這次令人悲痛的名古屋空難中,因副駕駛按錯了一個鍵,加之沒有及時取消和機長的操作失誤,導致了悲劇的發生,飛機上搭載的271名乘客中有264人無法生還,其中包括 陳建州的父親陳培元—— 該航班的乘務長。

CI140航班的空中浩[去力]

中華航空公司於1994年4月26日由臺北中正國際機場(今桃園機場)飛往名古屋機場的CI140班機, 飛機型號為A300-600R的,機長王樂琦的總飛行時間為8340小時19分(A300-600R的飛行時間為1350小時27分),副駕駛莊孟容的總飛行時間為1624小時11分(A300-600R的飛行時間為1033小時59分)。

這也就意味著,看似資深的機長王琦對於這架新型號的飛機來說,亦是菜鳥。據資料顯示,空難原因為副駕駛在操縱飛機降落時,誤將飛機設定在 「複飛」(意思是中止降落重新爬升),由於當時副駕駛不熟悉該機型的操作模式,又害怕被責駡未及時向機長報告,使得飛行員錯過了調整飛機姿態的黃金時間。

飛行員用手動操作,欲將機首壓低。但飛機控制台的電腦仍持續執行 「重飛」爬升自動操作的指令,將機尾的配平面設定到機首上升的狀態,以抵消駕駛員壓低機首的手動操作。

此時,因機長決定複飛後陡然加大了引擎的推力,使得飛機在短時間內的向上沖的攻角過大( 在決定複飛後4秒鐘內機頭仰角就抬升到了50°)而失去升力,導致飛機失速墜落。據目擊者稱,在連續三聲的[火暴][火乍]之後,整架飛機陷於一片火海。

責任的意義

龔靖贇曾說:「 責任心就是做任何事所需的一種平常而力求完美的心態。」每個人都有出現錯誤的可能,這也是雙人制機組的成因,機長作為飛機的管理者,保證飛行安全是其義務,更是其肩負的責任。

一名有著30多年飛行經驗的資深飛行員在接受採訪時說:「飛行員是一個需要不斷進行自我更新的職業,儘管已經飛行了15000小時,但我每天依然如履薄冰,絲毫不敢放鬆。」這是崇高職業道德的體現。

飛機啟動至安全降落這段時間,機長不只是一位普通人。坐在這架飛機上的也許是一位期盼著團圓的羈旅之人,也許是約定好在北海道賞櫻的三兩好友,也許是剛結束忙碌的工作趕著回家小憩的白領,這些與機場萍水相逢的人的安全寄於其上,他「 身不由己」。

令人咋舌的是,在飛機準備降落時,駕駛艙語音記錄器中出現了機長王樂琦優哉遊哉的吹口哨的聲音,他放鬆了警惕。他在對副駕駛做出取消「 複飛」指令後,沒有進行二次檢查。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