罵完劉德華,又懟周星馳,今天才知道這個人最愛香港電影!

加油娜娜酱 10/06/2022 13:42 檢舉

近期香港電影就一個字:

難。

先是吳孟達、廖啟智這些老戲骨相繼離世,接著是有36年歷史的UA院線破產.....

接踵而至的打擊,讓「香港電影衰敗」又被提起。

跟以往發牢騷式的感慨不同,這一次來得更聲勢浩大......

但也正應了那句話—— 只有在最低谷的時候,才知道誰是朋友。

一個人,一段采訪,讓小編這個老港片迷再次眼眶泛淚。

果然,這麼多年,沒跟錯人。

今天討論「香港電影是否衰敗」,已成為一場嘩眾取寵的「大論戰」。

前段時間,兩位「香港KOL」就這個話題來了場世紀大論戰。

△ 圖片源自:香港01人稱「燈神」的 蕭若元(也是當年《跛豪》《上海皇帝》編劇),在Clubhouse上發表了「香港電影已衰敗」的言論。

言之灼灼:香港的電影工業沒前途。

失去工業基礎的香港電影,早已今非昔比,未來電影業要恢復機會等于零。

果不其然,此話一出,首先激動的是位「前業內人士」。

一位叫 游學修的網紅。

這位從演員轉戰視頻平臺的年輕人,先是在clubhouse上和蕭若元爭論,事后還拍片回應:

香港的黃金時代即使過去,但我不會緬懷過去,會闖出自己的路。

剛開始,兩人討論還算業務切磋。

很快,氣氛不對了。

蕭若元陰陽怪氣地「奉勸」年輕人——拍網絡視頻不是拍電影,那是「煮飯仔」。

游學修反嘲蕭若元:世界變了,老人家別不懂裝懂。

一方是倚老賣老的前輩,一方是初出茅廬的愣頭青,在各路媒體的煽風點火下,兩人一時成為城中話題。

這時。

一個真正的電影人突然發話。

訪談中,主持人談及到「香港電影是否衰敗」,他不指名道姓,但語氣冷硬地回答:

那位先生會做生意,但不懂電影他依靠電影賺錢,但不是從事電影的人.....

他還奉勸年輕人千萬不要被這些人誤導,這是句廢話。

看到這。

很多影迷都知道,他叫杜琪峰。

這話,非常杜琪峰。

更杜琪峰的是——這話傳到「肇事者」蕭若元耳中,仿佛一劍封喉,他沒有像對游學修那樣反駁,而是又拍了條短片,語氣和緩地稱他是香港最出色的導演。

罵人不一定需要勇氣。

但「罵」人罵到別人服,甚至反過來夸,這是他的底氣。

而杜琪峰, 從來就是那個戳破皇帝新衣的小孩。

杜琪峰愛罵人,香港影壇皆知。

劉德華曾評價:

「天生的罵人機器。」

當年拍《天若有情》,杜琪峰是監制。

每次拍完摩托飆車戲,卸下頭盔,劉德華總會下意識撥弄下被壓扁的頭發。

一次,兩次,三次,杜琪峰終于忍不住了:「Cut!你們這些偶像愛美如命!」

不是針對劉德華。

杜琪峰也批評過另一個偶像。

謝霆鋒。

「他們太多負面新聞了!好像謝霆鋒,我以前看好他,他剛出道的時候,有機會大紅,但是太多負面新聞對發展肯定有影響。」

也不是針對偶像。

在他的價值體系里,連「香港電影金像獎只是一個小圈子的活動。」

因為鄭秀文屢屢失寵,杜琪峰氣了10年:「我相信把班評審是看完所有的電影,但出色的演員沒有獎,反而做得普普通通就拿獎。」

「反而做得普普通通就拿獎」,這話誰沒想過,這話誰又敢說。

杜琪峰承認自己脾氣火爆。

但火爆背后,更無可隱瞞的,是他對 電影真正的尊重。

尊重不是那種動動嘴皮子的夸獎。

嘻嘻哈哈你好我好大家好,抱歉,那就是一團和氣集體完蛋。

尊重是有條件的。

在職場上,這個條件就叫 專業

通常都是那些根本沒有一個專業水平這樣就很動氣

他罵劉德華狠嗎?

當然狠。

時至今日,即使劉德華如日中天,還是會被杜琪峰責備。

每回演得不好,他都會直接叫劉德華過來看監視器,「你看,你看,你來看看你怎麼演」。

不像別的導演把天王捧在手上。

但,也恰恰在他不留情面的批評下,劉德華拿下了人生第一個金像影帝(《暗戰》)。

這種高標準的專業,也指向杜琪峰自己。

1980年,杜琪峰就拍了自己的銀幕處女作《碧水寒山奪命金》,彼時杜琪峰已在TVB爬滾打8年,參與制作了包括《民間傳奇》《京華春夢》《射雕英雄傳》和《鹿鼎記》這些經典老劇。

《碧水寒山奪命金》是他首次主導。

今日看來,這就是一部中規中矩的武俠片,不算出色,也不至于爛到發指。

但杜琪峰不能接受。

以「不夠好」為由,杜琪峰重回TVB,跟王天林等前輩再度進修。

直至6年后,才應黃百鳴的邀請拍出《開心鬼撞鬼》。

此后,杜琪峰在一眾暢銷商業片中此起彼伏,從《城市特警》到《八星報喜》,《阿郎的故事》到《審死官》……

1993年,杜琪峰又做出破格決定。

導火線是《濟公》。

《濟公》是他與周星馳的第二次合作(上一部是《審死官》),收近5000萬,位居當年香港票房第一。

如果《審死官》和周星馳的合作還算順利,《濟公》對杜琪峰來說則不堪回首。

「感覺那個人(周星馳)不需要我這個導演,他在鏡頭前走來走去,攝影機跟著他走便可以。」

周星馳才是主導,自己仿佛可有可無。

假如一個導演,在片場除了喊「action」和「cut」,而沒有自己的作者意識,那電影何須導演?

他開始思考自己作為導演的意義。

1996年,杜琪峰終于成立自己的電影公司。

銀河映像。

從誕生之初,銀河映像就相信并堅守一個宗旨:

不創新,毋寧死。

幸或不幸。

銀河映像一開始就面臨「死局」。

97,98年,盜版橫行,東南亞市場銳減,再加上好萊塢電影的無限制引進,香港電影跌到親媽都不認。

市場之差,不是某一部電影,是所有電影都慘。

一夜之間,全香港不管如何游說或壓低制作費,也找不到老板投資。

拍電影,再也不是講賺不賺錢,而是講大家信不信。

后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

杜小編向好友,臺灣的媒體大亨邱復生要來了250萬。

250萬怎麼拍(當時一部電影最低也要500萬)。

但也幸虧世道艱辛,不僅片酬可以堂而皇之地壓低,連道具,都能「恬不知恥」地問演員借。

19天后,《槍火》誕生。

好搭檔韋家輝看后就一句話:這是你最叼的電影。

這部「一窮二白」的小破片,不僅讓杜琪峰連獲金像金馬最佳導演,也一舉奠定了日后被瘋狂追捧的杜氏風格:

冷峻、克制、反[高·潮]。

更直接地說:

反類型化的創新。

最典型的是[高·潮]槍戰。

相比動輒槍炮轟鳴的傳統港風,杜琪峰更偏向以靜默的張力去積蓄能量。

并在瞬間傾泄而出。

最典型的是:

杜琪峰的電影里,子彈是有額度的。

《槍火》里,你能聽到每一顆彈殼落地時的清脆響亮。

《毒戰》里,毒販與緝毒警校門前激戰。除去最初發現彼此時爆發了幾段連續槍擊以外,槍聲密度持續但始終稀松。

乃至與其說黑幫片,不如說歷史紀錄片的《黑社會》,從頭到尾開了多少槍?

零。

電影最殘忍的一個鏡頭是:

阿樂聽到大D提議兩個老大后,不動聲色又不可預料地搬起石頭砸向對方。

某種程度,杜琪峰電影里的殺手,小偷,黑幫頭目,都不像殺手,小偷,黑幫頭目……

他呈現的是一個更寫實的江湖。

江湖里的人有菜要買,有飯要吃,有妻有女要養活,更進一步,他們也是生活的弱者,失敗者。

幾乎所有杜琪峰都聚焦在一個問題:

我們無法逃避的宿命。

但杜琪峰浪漫又浪漫在:

在普遍而強大的(時代)命運的重壓下,他又不自覺地抒發一種俠士的豁達。

影評人梅雪風曾在《毒舌》精準地概括出他的內核。

「隱秘的高貴」。

「他們的所有的選擇都并非只是出自于自身的利益考量,而來自于一種更高的價值層面的本能追求。」

就像《真心英雄》不論立場,為了朋友慷慨赴死;就像《PTU》不分對錯,「穿了制服就是自己人」;就像《放逐》不懼生死,大決戰還能興致勃勃地來一次大頭貼......

這種從絕望生出希望的特質,最強烈的,莫過于杜琪峰最愛的電影,《柔道龍虎榜》。

《柔道龍虎榜》拍于2004年,是杜琪峰獻給在上一場疫情中,苦苦掙扎的香港人的童話。

片中最具感染力的一幕是:

司徒寶(古天樂 飾)和小夢(應采兒 飾)在賭場賭錢。

司徒寶是個柔道天才。

但他身體天生有隱疾,視力會慢慢消失。

知道這一點后,司徒寶很快自甘墜落,自暴自棄。

這天。

司徒寶好不容易「運氣」來了。

五萬變十萬,十萬變二十,四十萬。

但,最后一把,司徒寶還是輸了。

在一旁的小夢看著剛剛贏來的四十萬一把輸光,不甘心,抱起臺面上的錢就跑。

看著小夢抱著一大堆錢,司徒寶也跟著跑。

跑著跑著,錢紛紛灑落,而后面的追打聲也越來越近,但這時,司徒寶反而笑了。

據說當時在拍這場戲時,主演古天樂不明白為什麼要笑。

坦白講,第一次看小編也不明白。

對啊,為什麼?

現在,小編慢慢理解了:

這其實是一種成年人的浪漫。

當人生注定不停失去,當生命結局注定死亡,當你真正意識到這種痛苦宿命般的輪回與無解,那麼,與其驚慌失措,不如體面而坦然地接受。

這種接受并不消極。

是一種不執迷于結局,超越于結局,只對自己負責的奮斗。

用海明威的話說:

你可以消滅我,卻不能打敗我。

這也是杜琪峰在采訪中不停強調,也身體力行的「樂觀主義」。

今天種種遭遇,從前不也經歷過。

跌宕是必然的,何時都有高、低潮問題是走運時,誰得到最多好處低潮時誰不見了

一切都在混沌中,一切都是互相碰撞最后才撞出模樣你很努力去做,有信念最終即使未能達成目標至少你對自己有交代

以上絕非雞湯。

事實上,今天評價杜琪峰,說他是一個「作者導演」,絕對低估。

且不說他和他創立的銀河映像,撐起了二十年來香港電影最高質高量的半壁江山。

《槍火》《大只佬》《PTU》《柔道龍虎榜》《黑社會》《放·逐》......

在這些旗幟背后。

同樣站著杜琪峰悉心培養的扛旗人。

《跟蹤》的游乃海,《意外》的鄭保瑞,甚至于《樹大招風》下的三位新導演,許學文、歐文杰和黃偉杰。

是的。

終于說到《樹大招風》。

△ 《樹大招風》

這部不來自杜琪峰,韋家輝的電影,某種程度,也是10年來最銀河映像的電影。

解讀這部電影的關鍵詞,是風。

這是片名的最后一個字,也是本片最玄乎的玩意。

風言風語,是風。

風言風語流出地,是一家餐廳——風滿樓。

看不到,摸不著,是風。

無法還手,盡被捉弄,便是風中人。

樹欲靜而風不止……

風就是這個大時代,大格局。

好。

就此打住。

小編想說的是:

這部電影的三位導演,就是杜琪峰挖掘的。

2005年,他與香港藝術發展局發起了一個叫「鮮浪潮」的活動。

「本著一個原則,就是要給新人機會。不管你是否懂得拍電影,只要你有想拍電影的心,我們就會讓你參加。」

盡管早期,「鮮浪潮」面臨資金、師資和教學方式等種種困難,但杜琪峰一直堅持。

直至今天。

「鮮浪潮」還在繼續。

并培養出包括《樹大招風》《一念無明》《淪落人》《翠絲》等優秀的香港作品和導演。

這就是杜琪峰。

在越來越多人對香港電影心灰意冷之時,他還在撐著。

固然,杜琪峰也商業化過,失敗過。

但不難發現。

在必要的利益考量之外,他始終珍視自己的作者表達。

用他的話就是: 「商業性固然重要,但電影始終是一門藝術,做藝術一定要有熱情一定要投入,做這些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這可以解釋《毒戰》,《三人行》后杜琪峰沒有再拍過警匪片的原因。

他說過:

「電影基礎的建立,需要我們這樣不同的人。」

他也說過:

房地產掙到的錢比電影還多。

坦白講,小編很少看到一個導演在鏡頭前如此誠實。

這種誠實,或許正是杜琪峰對電影最大的尊重。

蕭若元說如今的香港影壇再也出不了周潤發、周星馳這樣的巨星,失去了這樣的土壤。

杜琪峰反感。

這種反感的本質是鄙夷。

鄙夷那種嘩眾取寵的投機,鄙夷那種見異思遷的虛無,鄙夷那種自怨自艾的逃避。

在周潤發、周星馳之前,難道有人料到未來會有他們嗎?

當主持人蘇玉華試探性地暗示杜小編,越來越多的題材禁忌時,他反而是告訴大家不必糾結禁忌。

甚至告誡年輕人,身為創作人和電影人,其實不需要挑戰什麼。

杜小編向現實投降了?

當然不是。

對他來說,不干了,才是真的投降。

認清堅如磐石的現實,繼續拍下去,這才是真正愛電影的表現。

難道還看不出來。

他在勸告年輕人繼續拍電影的同時,也在一步步地逼近自己:

你所表達到底是發自自己內心的,還是說外在附加的?

刻意地回避現實,和刻意去表達現實。

兩者都是對現實的扭曲。

一部既沒故事,也沒表達的爛片,塞再多的隱喻也是爛片。

把政治正確,道德正確當作電影的唯一追求,久而久之,既傷害電影,也傷害現實。

年輕一代香港電影人總懷念那個黃金時代,可當年當真全然自由與輝煌?

正如陳可辛所說:

「香港80、90年代最輝煌的時候,數字很好,但是非常不健康。我們的電影不是直接面對觀眾的,我們的電影是面對每一個市場的買家。」

△ 2017年,陳可辛接受馬家輝的訪談,討論香港電影是否退步除了少數大浪淘沙后的經典。

粗糙、賺快錢、盲目跟風,不也是黃金時代香港電影的B面?

更露骨地說:

眼里只有鐐銬的人,也是懦弱的人。

仿佛先要創造一個沒有鐐銬的時代才能起舞。

但一個真正愛跳舞的人,鐐銬與否,依然會跳。

有沒鐐銬,想跳就跳。

所以。

停止吧。

停止「香港電影是否衰亡」的論調。

將香港電影的輝煌(或墮落)歸于大環境。

這對那些不隨波逐流的,仍在奮斗的電影人不公平。

香港電影是否衰亡,不由誰說了算。

只要還有像杜琪峰這樣的電影人,還在認真地拍忠于自己的電影。

哪怕只有一個人,一部電影。

香港電影就還活著。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