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年麥氏兄弟用一個陰招,讓堅守底線的葉子楣吃了個「大虧」!

加油娜娜酱 06/08/2022 14:39 檢舉

港片的錄像廳時代總是讓人回味無窮,

這些錄像廳有的是簡陋破敗的門臉房,有的則是在空地臨時支起的簡易賬篷。

人們三五成排,鱗次櫛比圍坐在幕布前,透過斑駁光影,觀看一場又一場電影。

煙霧繚繞、咳痰嗤笑,伴隨著腳尖揚起的塵煙,記憶中的放映廳總是一副神仙開會的景象。

然而,人們還是能堅持下來。

一方面是出于電影太好,而另一方面,則是 再熬一下就到「正點」了。

隨著夜幕降臨,放映機射出的光影也變得粗壯,倒映在人們眼中閃出激動的火苗。

緊接著,有些人開始躁動不安,嚷嚷著讓老板「上點片子」。

這訴求就像一道漣漪在人群中散開,一呼百應,老板心領神會,款款走進休息房,拿出一摞紅綠交匯的碟片。

頓時,光影迸射出滿園春色,打在每個人盎然興奮的臉上,空氣都彌漫著荷爾蒙的味道。

也就是在這時,李麗珍、葉玉卿、翁虹、舒淇等等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便進入觀眾的視角。

誠然,彼時年少的我還不明白這些嗷嗷亂叫的電影哪里好。

但唯獨一個人出現的時候,我記住了她的名字。

葉子楣。

一方面,作為周星馳的粉絲,我肯定不能忘記這個在《情圣》中與周星馳斗智斗勇、在《龍的傳人》中給周星馳開了眼界、在《師兄撞鬼》中可愛又虛勢的奇女子。

另一方面,即便我審美尚未成型,也能感受到葉子楣身上洶涌磅礴的母性光輝。

再加上導演手法的刻意營造,那條曼妙的曲線簡直成了符號般的存在。

葉子楣,香港一代艷星。

她性格熱情奔放,熒幕形象亦是潑辣風情。

而那副淺笑含愁的眸子,幾分幽怨幾分妖媚的面孔,更是讓她在鶯鶯燕燕中脫穎而出,挺進無數個宅男濕漉漉的夢。

長大后,網絡飛速發展,我本著求真探索的心態,想為童年殘缺的記憶查漏補缺。

但滿腔熱血苦苦求索卻始終未果,不是被標題黨詐騙,就是下載了一夜的動畫片。

最后我駭然發現——

葉子楣,盡管在風月片領域的成績高聳入云,但卻始終沒有正面交付出自己的身體。

葉子楣,1966年出生在香港。

1984年,她報考亞洲電視第三期藝訓班,雖然身材有料但她卻將胸器暗藏,導致她好生當了幾年龍套才出圈。

而出圈的契機,竟是一張春風拂面的照片。

某一天,葉子楣為參演的電視劇參加宣傳活動,因著裝大膽春光四溢,沒成想攝影師也深知葉子楣胸懷難舒,專門挑了一個刁鉆的角度,將葉子楣的遼闊胸襟盡收眼底。

后來葉子楣火了,她與自己的雙峰達成協議,借助巍峨的優勢,要在娛樂圈殺出一條血路。

1988年,葉子楣加入嘉禾影業,參演了喜劇電影《霸王花》,莊諧并重,媚而不俗讓她成為主角之外,最亮眼的角色之一。

而后的《奇跡》、《開心巨無霸》、《富貴開心鬼》等作品也均有演出。

當然,但凡葉子楣出演,最先切入畫面的自然是她脫離地球引力的雙峰,而這也成為了葉子楣在銀幕上的標簽。

彼時香港電影開始式微,適逢1988年實施分級制度,制片人順水推舟,質量難回本就以量取勝,香港正式進入Ⅲ級片時代。

以胸器著稱的葉子楣自然不會錯過這班車。

1990年,在四大才子之一的蔡瀾親自指導下,葉子楣就從《聊齋艷譚》開始了Ⅲ級之路。

《女機械人》、《跛豪》、《霞姐傳奇》,葉子楣一步一個顫動,靠著一對豪華游「挺」在此類片中開墾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更是拿下了「波霸」的稱號。

但葉子楣有一個非常執拗的性格,即便一腳踏入風塵,可她為自己設置了一道底線:

可脫可演甚至能虐,但絕對不能漏。

她可以漏任何地方,擺出各種姿勢,唯獨三點被封上守宮砂,不得面對銀幕。

她說,這是要留給未來老公的。

所以不管是什麼時期的哪種電影,葉子楣所出演的角色均是猶抱琵琶半遮面,總給人無限遐想又點到為止,始終沒有供奉自己的底線。

也因此,她被人稱為「Ⅲ級片騙子」。

因為她根本就沒有漏過。

每次即將上壘就拉閘,如此反復之下,每個香港男人都被葉子楣挑逗地鼎沸欲噴,有人甚至開始競標葉子楣的底線價格,從80萬到800萬,只求一窺廬山真面目。

也有人開始發放輿論戰,稱葉子楣是「假胸」,想通過激將法的方式讓葉子楣驗明正身。

可葉子楣依然堅守初心,始終沒有讓人有可乘之機。

常言道,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彼時的香港還處于黑幫橫行,各方勢力盤踞的年代,即便是鞋沒濕,那無論如何也讓 腳上沾點泥吧?

1991年,在拍攝《玉蒲團之X情寶鑒》過程中,葉子楣遇到了麥氏兄弟。

導演麥當杰,出品人麥當雄。

這二位是香港大名鼎鼎的麥氏兄弟,香港犯罪片教父級人物,手腕極硬,拍起電影來連命都不要。

拍的是男盜女娼,講究的是假戲真做。

拍兒童溺水,他就真把孩子扔進泳池,拍火車伏尸,就敢在行駛的火車頭上扔道具尸體,接了別墅拍戲,等拍完別墅幾乎成了廢墟。

總之就是一個字:狠。

男主吳啟華雖然和麥當雄是好友,但照騙不誤。

拍攝前麥當雄找到吳啟華說是有部愛情戲,吳啟華以為自己撞大運,沒想到一開拍看到服裝就傻了眼,分明就是個風月片。

吳啟華想罷演,但麥當雄以「朋友」的身份提示他要賠2000萬,最后只能委屈求全。

要知道,彼時的吳啟華手邊還有關錦鵬導演、張曼玉主演的《阮玲玉》。

一邊是曲高和寡的文藝片,一邊是粗俗諂媚的風月片,那一年的吳啟華可是左支右絀,差點分裂。

到了葉子楣這里,那條禁區的紅絲帶也難堪重負。

拍攝前麥氏兄弟軟硬皆施,但葉子楣始終不為所動,并在合同中約法三章,以法律作為武器抵抗麥氏兄弟。

見葉子楣夾緊了大腿,麥氏兄弟又拿起了合同細細端詳,最后一道靈光閃現....

下邊貼封條,打上邊的主意不得了?

于是乎,電影中就出現了以下情節。

片中,縱使所有女主角都坦坦蕩蕩,但唯獨主角葉子楣固若金湯,用剪輯魚目混珠,可葉子楣的角色卻被導演賦予了一個特殊的癖好——

戀足。

葉子楣雖守住了底線,卻必須對著鏡頭拿起腳丫吞吐,還要聲情并茂,演成大快朵頤的模樣。

后來,葉子楣后知后覺,這分明就是麥氏兄弟下的套。

但進了片場已經后悔不迭,面對巨額賠償款只得委曲求全,在強烈要求演員洗了一個星期腳之后,鼓起勇氣張開了嘴...

而這也成了葉子楣演員生涯中的最[大尺度],即便你是這方面的專家,也很難找出葉子楣能出其右的片段了。

《玉蒲團之X情寶鑒》作為投資最高的Ⅲ級片,已經上映就火爆香江,一舉斬下近2000萬票房成績,還啟發了王晶在「玉蒲團」系列下的深耕探索。

電影爆火,資本紛至沓來,隨之而來的是各方資本對葉子楣身體禁區的無盡求索。

誘惑也好,威脅也罷,終于使得她喪失了少女懷春的熱情。

1994年,拍完《地下裁決》之后,28歲的葉子楣輕浮身上塵,擺擺衣袖,徹底告別了演藝圈。

回歸素人后,葉子楣與台灣骨科醫生呂錫照相伴終生,縱觀整個職業生涯,她真如自己所保證的那樣,在燈紅酒綠的夜場守住了最后三個禁區。

而這番剛正的態度,也讓她成為眾多艷星中得到美好結局的幾人之一。

前幾天,我又翻開葉子楣的相冊追憶童年,評論區依舊是狼嚎不斷,嗷嗷待哺。

我看到一條來自2016年的網友留言,看樣子,他和我一樣也在苦苦追尋迷失在光影中的真相。

我嘴角擠出一抹微笑,輕敲鍵盤,以過來人的身份勸誡他道:

兄弟,別找了,

人家根本沒有露。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