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克入局內地市場的首部電影,改編了魯迅的經典,創作尺度驚人

加油娜娜酱 08/06/2022 14:43 檢舉

1984年,在「新藝城」做簽約導演的 徐克,選擇了辭職、創業,并在這一年成立了自己的制片公司「電影工作室」。

「電影工作室」成立之后,徐克憑借《上海之夜》、《刀馬旦》兩部「女性電影」,快速打響了公司的招牌。

而1986年,事業失意的 吳宇森、程小東,也都在徐克的招攬之下,先后進入了「電影工作室」,并執導了《英雄本色》、《倩女幽魂》等經典。

1989年,拍完了《喋血雙雄》之后的吳宇森,離開了徐克的「電影工作室」,開始獨立發展自己的事業。

1993年,拍完了《東方不敗之風云再起》的程小東,也選擇了離開徐克,另謀出路。

得力員工的紛紛辭職,讓徐克的「電影工作室」,進入了發展瓶頸。而90年代中期,港片市場的逐步衰落,也讓徐克感受到了新的發展危機。

為了突破事業瓶頸,尋求新的發展機遇,徐克將目光投向了內地電影市場。

90年代初,不少港片制作人,都將港片的未來,壓在了內地電影市場之上。1993年,「永盛電影」的向氏兄弟,就在深圳興建了片場,還為 李幼斌、李雪健、張豐毅等人投拍了《飛虎隊》。

而1995年,「寰亞電影」的股東莊澄,也為 騰格爾投資拍攝了電影《黑駿馬》。

1994年時的徐克,也萌生了帶領公司,走入內地電影市場的想法。這一年,徐克帶領「電影工作室」與「北京電影制片廠」合作,拍攝了一部另類武俠片《鑄劍》。

這部《鑄劍》制作精良、主題深刻,可是因為風格過于另類,被時代所埋沒。本期我們就來聊一聊,徐克為入局內地電影市場,所打造的另類武俠片—— 《鑄劍》

這部《鑄劍》,改編自魯迅先生的同名小說。在該片的制作過程中,徐克和往常一樣,坐在了監制的位子上,而影片的導演工作,也由內地導演 張華勛擔任。

對于張華勛導演的名字,資深的影迷應該都不陌生。1980年的《神秘的大佛》、1984年的《武林志》,都是張導的代表性作品。

可以說,80年代的內地武打片大銀幕上,張華勛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而在1994年的這部《鑄劍》里,內地最會拍武打片的導演,遇到了香港最會搞武俠片的監制。在二人的攜手之下,魯迅先生的這部《鑄劍》,也被拍出了不一樣的銀幕色彩。

《鑄劍》的一開始,一群奴隸在開挖礦井時,遇到了一塊挖不動的巨石,按照以往的慣例,這種情況應該處決一名奴隸,用他祭祀神靈。

眾人按照慣例,對神靈進行了祭祀。祭祀結束之后,巨石也被順利鑿破,奴隸們從巨石中,得到了一塊特別的礦石——鐵礦石。

奴隸們將鐵礦石獻給了楚王,楚王決定,用這塊礦石,打造出世間最鋒利的寶劍。

之后,鏡頭一轉,來到了一位鑄劍工匠的身上。這位工匠經過了多次嘗試,始終鑄造不出一把寶劍。

工匠帶著鑄造失敗的破劍下山,經過一座廢墟時,工匠看到一位失明的老太太,帶著一個小女孩,棲身于此。

老太太向工匠乞討,工匠將一塊餅,分給了老太太和小女孩。在廢墟停留期間,老太太也向工匠,講起了這座廢墟的來歷。

十六年前,楚王得到了一塊鐵礦石,于是便找來鑄劍大師干將,為其鑄造寶劍。而這片廢墟,就是當年干將鑄劍的作坊。

寶劍鑄成之后,楚王擔心干將做出更好的寶劍,于是便干掉了干將,還派大將軍宴之敖,帶兵清洗了這座鑄劍作坊。

老太太的話,讓工匠想起了一段往事。原來,眼前這個工匠,就是當年的大將軍宴之敖。

十六年前,宴之敖奉命血洗鑄劍坊。在行動中,他看到干將的妻子莫邪,帶著一個不滿一歲的孩子,于是心生憐憫,放走了母子二人,而他也因此被楚王通緝,毀面殘身,四處流亡。

得到了鐵劍之后,楚王四處征討,引發了不少戰亂,導致各地民不聊生。為了終結這亂世,宴之敖決定前往皇城,行刺楚王。

在廢墟稍作休息之后,宴之敖繼續趕路,前往皇城。臨走前,失明的老太太告訴宴之敖,自己在廢墟里,發現了當年干將鑄劍的模具。

這模具是一對,可是干將當年,只獻給了楚王一把寶劍。老太太表示,每到夜里,她都會感受到北山之上,劍氣升騰,與皇城方向的劍氣,交相呼應。

老太太斷定,干將當年鑄造了兩把寶劍,一把獻給了楚王,另一把應該藏在北山之上。

宴之敖告別老太太,來到了皇城。皇城內,楚王正帶著女巫師,舉行祭天儀式。

宴之敖想借機動手,干掉楚王。然而,想干掉楚王的,不止宴之敖一人。一名神秘刺客提前動手,沖向楚王,可惜被楚王的寶劍斬為兩段。

楚王荒淫無度、橫征暴斂,不少人都想對其展開行刺。奈何,楚王有寶劍傍身,尋常人根本無法靠近。

為了對付楚王,宴之敖按照老太太的指引,來到北山之上,尋找另一把寶劍。在這里,宴之敖遇到了干將的妻子——莫邪。

看到宴之敖,莫邪連忙感謝當年的救命之恩,而宴之敖也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莫邪告訴宴之敖,寶劍之前確實藏在北山,可是三日前,被兒子眉間尺拿走了。

原來,當年干將授命鑄劍。夜里,干將夢見自己被楚王干掉,家人也遭遇牽連。夢醒后,干將擔心噩夢成真,于是鑄造了兩部寶劍,一把獻給楚王,一把留給莫邪防身。

三日前,莫邪將干將遇害的經過,告訴了兒子眉間尺。為了報仇,眉間尺帶著寶劍,前去皇城,行刺楚王。

宴之敖擔心眉間尺勢單力孤,無法成功,于是也急忙趕往皇城。

楚王沉迷美色,白天讓女巫師為自己占卜禍福,晚上則與女巫師大被同眠。

這一夜,楚王夢到自己變成鳥,在空中自由飛翔,之后被幾個刁民,用弓箭下来。夢醒后,楚王詢問女巫師,這夢的吉兇。

女巫師表示,有刁民想要謀害楚王。只要楚王將方圓五十里的豬、牛、羊全部献祭,再到城西捕猎一頭雄鹿,便可解此禍。

其實,這女巫師并不懂巫術,女巫師的父親,曾被楚王所害,女巫師以美色迷惑楚王,為的就是讓楚王自取滅亡。

楚王按照女巫師的意思,屠了方圓五十里的豬、牛、羊,還到郊外捕猎雄鹿。獵鹿歸來的楚王,遇到了眉間尺。

眉間尺想要干掉楚王,為父報仇。可是楚王身邊,護衛眾多,苦戰不下。好在宴之敖及時出現,救走了眉間尺。

返回皇城之后,楚王好奇,自己已經按照女巫師的指示,屠尽了豬牛羊,猎到了雄鹿,為什麼還會在返程的途中,遭遇刺客襲擊?

此時,幾位大臣向楚王進諫,表示女巫師禍國殃民,妄進讒言,是國之大害。楚王也對女巫師有所猜忌,于是將其干掉。

找到了眉間尺之后,宴之敖說明了前事,并表示,想要接近楚王完成行刺,并不容易,不過自己有一個辦法,但是需要向眉間尺借兩樣東西。

眉間尺好奇,是哪兩樣東西?

宴之敖表示,一個是眉間尺的寶劍,一個是眉間尺的人頭。為了報仇,眉間尺应允了。

而宴之敖也帶著这些东西,喬裝成一名雜耍藝人,來到皇城。

干掉了女巫師之后,楚王頓覺生活失去了趣味,在宮中悶悶不樂。

這一日,一位大臣告訴楚王,城內來了一位雜耍藝人,號稱懂得天下最精彩的雜耍戲法。楚王好奇,便將此人喚入宮中。而此人正是喬裝打扮之后的宴之敖。

宴之敖告訴楚王,自己可以操縱一顆頭顱唱歌跳舞,不過需要一個注滿沸水的金鼎。

楚王喚來侍從,準備好金鼎沸水,而宴之敖也將眉間尺的頭顱放入水中。結果這人頭,真的在鼎內跳轉翻騰,高聲放歌。

不一會,人頭潛入鼎底,楚王走近觀看,結果宴之敖突然拔劍,干掉了楚王。

楚王的人頭落入鼎中,與眉間尺互相撕咬。護衛們上前護駕,打算干掉宴之敖。而宴之敖也引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宴之敖的人頭,也落入了鼎中,三顆人頭展開撕咬大戰。大臣趕到金鼎前,想要撈起楚王。然而,根本无法辨认......

分不清哪個頭顱是楚王的,如何下葬成了一個難題。

一位大臣建議,將三個頭顱,連同楚王的身體一同下葬。可是,另一位大臣卻擔心,三個脑袋放在一起,他們還會再打起來。

楚王被干掉之后,戰事得到了短暫的平息。很快,新王登基,并下令對鐵礦展開大面積開采。而鐵劍也成為了士兵們手中的標配。

隨著武器的強大,戰爭再度爆發,并且愈演愈烈。宴之敖、眉間尺似乎是干掉了楚王阻止了戰爭,但似乎又好像什麼都沒有阻止。

電影《鑄劍》的故事,也在此時走向結束。

在這部《鑄劍》里,徐克、張華勛對魯迅先生的小說原著,進行了不少改編。而改編后的故事,也頗具徐克武俠作品的特色。

從「時代變革、科技進步」的視角,去剖析武俠故事,從而展現俠客們的悲涼命運,是徐克武俠作品的一貫風格。

1979年,徐克拍攝了自己的處女作《蝶變》。在這部作品中,徐克就嘗試以科學的角度反思武俠,讓江湖中的一代高手,喪命在了「火槍」之下。

1991年的《黃飛鴻》里,鐵布衫宗師閆振東,也在生前感慨「我們的功夫再棒,也敵不過洋槍」。

1992年的《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里,東方不敗想要一統江湖,也得向東瀛人購買大炮。

而在這部《鑄劍》里,青銅時代的劍術高手們,面對楚王手中的鐵劍,一樣是眉頭緊鎖,苦無對策。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鑄劍》雖然對魯迅先生的原著小說,進行了不少改編,但在臺詞設計方面,卻保留了原著的精髓。其中不少臺詞,更是照搬了魯迅先生小說中的原句。

這些經典語句的保留,也讓這部《鑄劍》在故事主題的表達方面,多出了幾分深刻。

1994年,這部《鑄劍》在內地電影市場上,但是卻未能獲得太好的市場反響。究其原因,與影片另類的風格,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雖然頂著「武俠」的噱頭,可徐克、張華勛在這部《鑄劍》里,并沒有使用彼時極為流行的「威壓打斗」技術。

而是以粗狂、寫實的風格,表現春秋時代,劍客之間的搏殺。

為了還原打斗的場景,該片中設計了不少破尺度镜头。電影結尾處,三人撕咬的畫面,更是成為了不少觀眾心中的陰影。

90年代的武俠片市場之上,上天入地、飄逸靈動的打斗,才是當時觀眾們心中期許的武俠片。在這樣的氛圍之下,尺度大膽的《鑄劍》,自然是難以獲得市場認可。

1994年拍完《鑄劍》之后,徐克又在1996年拍攝了《刀》。就風格而言,《刀》與《鑄劍》可謂是一脈相承。就市場表現而言,《刀》也與《鑄劍》一樣,反響慘淡。

然而,經歷了多年的歲月洗禮之后,開始有越來越多的影迷,注意到了《刀》,注意到了《鑄劍》。

剝離了快意恩仇、灑脫自在的假象之后,《鑄劍》與《刀》所表現的,才是江湖、俠客最真實的面貌。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