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劉氏兄弟」傳奇:大哥已故多年,老二退出江湖,老三年輕時最為彪悍,年老卻瘦成「紙片人」

加油娜娜酱 26/07/2022 15:54 檢舉

袁和平被業界譽為「第一武指」,佳作頻出,享譽世界。

其他有如洪金寶、元奎、程小東、成龍等,同樣是動作影壇的重量級人物,功不可沒。

劉家良是家喻戶曉的武術宗師,也是「香港4大武術班底」中資歷最高的一位。

他所帶領的「劉家班」實力雄厚,在上世紀60到80年代的「東方好萊塢」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如今,雖然劉家良已故多年,劉家榮廉頗已老,劉家輝也因病臥榻,但「劉氏兄弟」的故事,仍在影視江湖中流傳不衰。

本期,小編帶大家走進「劉氏兄弟」的傳奇人生……

一、異性兄弟,情同父子

上世紀40年代,硝煙彌漫,華夏兒女飽受戰亂之苦。

在那個英雄輩出的年代,全民掀起尚武之風,既可強身健體,又能參與保家衛國。

1943年,9歲的劉家良開始跟著父親劉湛學習「洪拳」。

次年,劉湛與妻子誕下第二個兒子劉家榮。

眾所周知,劉湛乃「豬肉榮」林世榮的徒弟,也就是黃飛鴻的徒孫,更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洪拳大師」。

除此之外,他還是早期香港功夫片中的著名打星,曾和關德興多次搭檔出演《黃飛鴻》系列電影。

與此同時,他還是威名遠播的武術指導和導演,在香港影視圈有著很高的聲望。

在父親的悉心指導下,劉家良從小練就了一身硬功夫,為今后步入演藝圈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6歲那年,劉家良被父親帶進劇組,干的主要是打雜和跑龍套的工作。

直到1953年,他才在功夫片《黃飛鴻》中謀得一個小角色。

然而接下來的10年,因為相貌平平,他依舊沒能獲得太多出演機會。

在武術指導方面,除了輔佐拍攝功夫片《關東小俠大戰女鏢師》之外,他也未得到更多證明自己的機會。

深知長相不夠出彩,劉家良便用努力來拼湊。

此間,他跟著父親刻苦地學習武術套路,夢想著將來能成為一名金牌武指。

1960年,有著「三小」特點,即 「小眼睛、小鼻子、小個子」的劉家良,才憑借功夫片《鐵臂拳王》中的「過山鼠」一角被觀眾熟知。

1963年的某天,家里突然來了兩位不速之客,來客是一對姓冼的廣東父子。

那孩子長得面黃肌瘦,看上去也就七八歲,明顯營養不良。

劉家良和劉家榮通過了解得知,這孩子名叫「冼錦熙」,是冼家過繼給父親的「新兒子」。

自打過繼到劉家后,由于離開親生父母后無法適應新環境,冼錦熙一直不愛說話,性格十分內向。

為了讓新弟弟有歸宿感,劉家良和劉家榮經常帶著他一起玩,有什麼好吃好玩的從來不會忘記他。

在兩位哥哥的暖心照顧下,冼錦熙終于打開了心門,將劉家當成了自己的家,什麼家務活都搶著做。

多了如此一個懂事的孩子,劉母親高興萬分,她視冼錦熙為己出,并為其改名為「劉家輝」。

這年,劉家良29歲,劉家榮20歲,劉家輝則只有8歲。

從年齡來看,兄弟倆之于劉家輝,就好比叔侄般的存在,按理說應該有很大的交流障礙。

實則不然,因劉湛經常奔忙于劇組工作,劉家良和二弟便擔負起教導和照顧三弟的責任,可謂 「亦師亦友,既父且兄」

二、一代宗師,無可匹敵

或許是小弟弟帶來的好運氣,劉家良開始受到邵氏重用,讓他與唐佳一起擔任電影《南龍北鳳》的武術指導。

喜歡傳統功夫片的朋友想必都知道, 唐佳擅長「南拳」,和劉家良的北派功夫正好互補。

正因為如此,兩人首次合作便擦出了火花,為邵氏打造了首部「新派武俠片」,一經上映后便取得了喜人的票房成績。

1967年,兩人被邵氏委以重任,擔任新武俠電影《獨臂刀》的武術指導。

該片上映后,立即掀起了尚武狂潮,并成為首部在香港突破百萬票房的電影。

憑借《獨臂刀》,「劉唐」二人的武指事業被推上巔峰。

60年代中后期,兩人開創了一個屬于他們的新武俠時代,接戲接到手軟。

那時,因為忙于劇組的工作,劉家良只能將三弟帶在身邊。

無論多忙,他都會教劉家輝習武,以及關于電影方面的知識。

眼看大哥如此偏愛三弟,一奶同胞的劉家榮偶爾也會吃醋,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他同樣深愛著這個「半路弟弟」,因此也不過是發發小牢騷罷了。

為了向父親和大哥靠近,劉家榮相當努力,他不但勤練功夫,還經常跑去劇組淘金。

時間久了,劉家良也嗅到了二弟的「醋意」,于是他兩邊兼顧,將兩個弟弟都帶在身邊學習。

1965年,邵氏重磅推出武俠片《云海玉弓緣》,執導大權交給了張鑫炎。

為了呈現出絕佳的大武打效果,張鑫炎又將武指工作交給信任得過的劉家良。

憑借該片,劉家良的武指能力得到了圈內圈外的一致認可。

隨著在邵氏混得風生水起,劉家良不再滿足于只做一名武指,意欲在導演領域尋得突破。

多年來,劉家輝深受劉家的撫育之恩,他始終銘記于心,一直在謀求報恩的機會。

十五六歲時,他已經長得一表人才,功夫也卓爾不群,儼然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

而此時,劉家輝和劉家榮已經在邵氏站穩了腳跟,經常忙得不可開交。

更有甚者,「繼父」劉湛忙于工作脫不開身,劉家輝便開始肩負起一家之主的責任,將武館打理得有條不紊。

國中畢業后,劉家輝不再醉心于學業,而是將更多心思放在經營繼父武館方面,幫著指導師兄弟妹們。

為了減輕家庭負擔,他還在朋友的介紹下,曾在一家日本人開的公司做辦公室助理。

除此之外,他還在連卡佛公司當過會計,每月可掙三到五百元。

不得不說,那時的劉家輝,不但多才多藝,而且還很會顧家。

三、兄弟齊心,共鑄輝煌

看到三弟如此懂事,再加上他也很喜歡演員這個行當,因此劉家良一直想著將他扶上位。

1973年,劉家良決定自己出資拍武俠片《殺出重圍》,毫不猶豫地將主演給了16歲的三弟。

在此之前,劉家輝從未上過藝人培訓班,人也顯得稚嫩,根本挑不起主演的重擔。

結果顯而易見,《殺出重圍》一經上映后,票房和口碑卻雙雙塌房。

票房撲街后,劉家良多年的積蓄一夜之間打水漂,只好乖乖回到邵氏繼續拍戲。

可即便如此,他也從未對劉家輝喪失信心。

1974年,邵氏為了「開疆拓土」,便讓張徹帶著其張家班的弟子到台灣發展。

臨行前,張徹找到金牌武指劉家良,并允諾待時機成熟后,便讓他當導演。

雖然欣然前往,但劉家良還是向張徹提出了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必須帶上劉家輝。

為了得到劉家良的輔佐,張徹滿口答應。

在張徹創立的「長弓影業」,劉家輝獲得了3年合約,自此正式踏入演藝圈。

正所謂: 「嘴是兩張皮,怎麼翻都行!」

在台灣的3年時光里,因為有姜大衛、狄龍等巨星壓陣,劉家輝只能在龍套和配角的邊緣上徘徊,完全看不到希望的曙光。

而劉家良這邊,雖然幫著張徹拍出了《方世玉與洪熙官》、《少林子弟》等標志性的「洪拳影片」,同樣也沒等來當導演的機會。

因此可以說,劉氏兄弟在長弓過得并不開心,甚至可以說是委屈窩火。

自古以來,凡事都有兩面性!

盡管并未在長弓影業獲得重用,但在兢兢業業的工作中,劉家輝的武藝和演技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潛移默化地為今后的大紅大紫奠定了基礎。

1975年,兄弟倆回到了香港,并在邵逸夫太太方逸華的邀請下回到了邵氏。

這年,劉家良終于如愿以償地當上了導演,為邵氏拍出《神打》一片,同時捧紅了功夫小子汪禹。

次年,劉家良執導的動作電影《陸阿采與黃飛鴻》火遍港澳台。作為該片的主演,劉家輝也成了家喻戶曉的武打新星。

緊接著,劉家良再接再厲,拍出了風靡一時的《少林三十六房》,不但將少林功夫片推向巔峰,也將三弟扶上了一線打星之列。

憑借在《少林三十六房》中的精彩演繹,劉家輝被外媒稱為 「東方尤爾·伯連納」,甚至在日本有人為劉家輝成立影友會,風頭一時無兩。

一路走來,扶持兄弟的雖然遍布荊棘,但劉家良終于還是做到了。

因此在娛樂圈中,大家冠以他「扶弟魔」之稱,褒貶不一。

此后數年,兄弟倆聯手創輝煌,獻出了《少林三十房》續集、《少林搭棚大師》、《螳螂小子》等功夫片佳作。

彼時,劉家良所帶領的「劉家班」,引領了八十年代中期的電影潮流,拳拳到肉的打斗風格令人嘆為觀止。

作為傳統功夫片的代表人之一,劉家良面對媒體時,他引以為傲地說道: 「練得硬橋硬馬,方能穩扎穩打!」

而他的這句話,此后成了劉家班走向落寞的一個縮影。

四、江湖猶在,英雄遲暮

80年代初,劉家良已年近半百。

隨著洪金寶帶領的「洪家班」異軍突起,嘉禾影業如日中天,一個更新的武俠時代到來。

1985年,劉家良為邵氏執導完功夫片《霹靂十杰》之后,離開了效力數十年的老東家邵氏。

而此時,由黃百鳴、徐克、麥嘉等人組合成立的「新藝城公司」,他們不但推出了一系列鬼馬喜劇,功夫片也在很大程度上實行變革,而且均取得了很高的票房。

在時代大潮滾滾向前的趨勢下,始終堅持傳統武俠的劉家良,無奈地退出神壇。

1986年,劉家良受邵逸夫之命到內地拍攝《南北少林》,該片斬獲了第43屆都靈國際電影節大獎,無愧于武俠片的「一代宗師」。

次年,邵氏因連連虧損,宣布不再投產電影,繼而創建TVB,主攻電視劇領域。

大哥跌下神壇,劉家輝也因此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只能在諸多影視作品中扮演配角,有時候甚至只是龍套。

這種「從天而降」的挫敗感,令劉家輝有些措手不及。

為了實現從演員到投資者的轉型,他聯合徐少強成立了「吸引力電影公司」。

遺憾的是,在拍了幾部小資電影后,公司同樣因市場因素宣告失敗。

此后,劉家輝還曾將發展陣地轉移到台灣電視圈,依舊沒能取得更大的突破。

自90年代初開始,劉家輝開始加盟無線電視,參演了《螳螂小子》、《神雕俠侶》等多部電視劇。

時過境遷,他所塑造的「金輪法王」一角,至今仍是無法超越的熒幕經典。

此外,甘當綠葉的他,還塑造了《唐伯虎點秋香》中的「奪命書生」、《仙劍奇俠傳3》中的大魔頭「邪劍仙」、《醉拳3》中的大反派「李督軍」等角色,堪稱戲骨級演技。

沒有什麼是一成不變的,更何況還是風起云涌的影視江湖!

彼時,為了視覺沖擊效果,在徐克、程小東等人的引領下,拍出了一系列「飛來飛去」的武俠片。

被后起之秀「取而代之」的劉家良,無奈之下如此自嘲道: 「特技有特技的好看,但我拍戲全都是真功夫,不要來假的。現在觀眾不愛看真功夫了,那我就不拍了。你要看真功夫,那就看我以前的。」

誠然,劉家良畢竟是王者級武指,即便退位讓賢,也能拍出高質作品。

就好比1994年他所執導的《醉拳Ⅱ》,便獲得了第31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武術指導、以及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動作指導。

晚年時光,劉家良雖然無法再致力于武指事業,但當有人聊起功夫片時,他依舊寂寞難耐。

他說道: 「我的是武館式打法,不是這麼簡單,要拆招,你用什麼招,我如何破你,你怎樣打,我怎樣消,都要清楚讓人知道,將功夫融會其中,再變化無窮。但這樣拍功夫好花時間,沒有人會拍啦。」

2010年,劉家良獲得了「第2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

該獎項對于這位窮盡畢生精力于演藝事業、拍了400余部電影的老藝人來說,可謂實至名歸,受之無愧!

這年,他已經76歲,早于數年前患上了癌癥。

2013年6月25日,「一代宗師」劉家良在香港仁安醫院因病逝世,享年79歲。

在他的葬禮上,齊集了成龍、甄子丹、劉德華等明星大腕,大半個香港娛樂圈前往悼念。

就連邵氏老板邵逸夫,英皇集團老板楊受成等大佬,也前往送其最后一程。

說完劉家良,再來聊聊劉家輝。

千禧年之后,隨著內地影視業蓬勃發展,「東方好萊塢」漸漸褪去了昔日輝煌。

數年間,劉家輝受邀參演了《殺死比爾》系列、《我師傅是黃飛鴻》、《仙劍奇俠傳三》等影視劇,廉頗雖老,演技依舊登峰造極。

作為一名老牌打星,劉家輝早就傷痕累累,再加上年事已高,他因此萌生了退出江湖的想法。

相比日漸凋零的演藝事業,他的人生晚景十分凄涼。

劉家輝曾有過兩段失敗的婚姻。

他和第一任妻子有過兩個女兒,失婚后兩個女兒跟著前妻去了美國定居。

此后,他又與一名泰國女子完成婚配,并誕下了一雙兒女。

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

2011年,劉家輝因勞累成疾,從而導致中風,一度陷入下半身癱瘓的狀態。

而此時,據港媒透露,他其實早在2009 年便與太過妻子簽署了失婚協議,協議中注明將大部分遺產留給兒子。

劉家輝住院期間,一個曾經的彪悍男子,竟然瘦到只有45公斤,宛如紙片人。

令人不解而又憤怒的是,他的四個子女和前妻非但從未前往探望,其唯一的兒子,還伙同助理侵吞父親的財產。

剛剛失去了大哥,現在又遭到禽獸兒子的背叛,劉家輝心灰意冷,幾乎喪失了求生的意志。

為了耳根清凈,他甚至搬到了一家偏僻的養老院,每日以淚洗面,郁疾更重。

在劉家輝最艱難的時光里,所幸有劉德華、古天樂等圈中好友經常前往探望,陪他聊聊娛樂圈的風云變幻。

著名女星樊亦敏更是義薄云天,數年來,她寸步不離地照顧這位老大哥,直到其身體好轉……

結語:

如今,隨著老一代打星們漸漸老去,新一代打星又青黃不接,華語功夫片已經難現輝煌。

不得不說的是,生在和平年代,或許已經不需要武俠。

但出于居安思危之慮,武俠之精神絕不能泯滅。

唯有將老祖宗留下的武德和競技精神流傳下去,才能永葆一個民族的活力。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