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邪片《咒》上映,真實事件改編,突破華語電影尺度,結尾引發爭議,活該被罵晦氣

加油娜娜酱 11/07/2022 09:38 檢舉

如果要評選今年最值得期待的華語恐怖片,那麼非《咒》莫屬。

該片在上映前就引發熱議,最初首版預告片上線后,因為太恐怖而被投訴下架。

電影今年三月正式于台灣上映,口碑炸裂,入圍多項電影節大獎,被譽為:

台灣影史最邪門的電影,沒有之一!

不僅影片口碑不俗,而且票房同樣非常驚人,在台灣上映以來,拿下了1.71億台幣的票房,是今年台灣唯一一部票房破億的華語電影,同時也是台灣目前為止的華語片票房冠軍。

相比2021年的喪尸電影《哭悲》,這部《咒》才是名副其實的叫好又叫座!

按照港台媒體在新聞報道中熱衷于博眼球的做法,《咒》上映期間一直不缺少「觀眾被嚇破膽」的新聞報道,電影上映期間,有媒體報道說:

有觀眾帶妻子看電影,結果在影院妻子因為害怕而將自己的手指給捏到骨折。

由此可見影片的話題度和影響力,導致此片公映以來,內地觀眾期待值也被拉滿。

如今這部年度最生猛恐怖片終于上線流媒體,但期待越高導致觀眾失望越大,開分前8.0分,如今已經跌到只有6.9分,很多看完影片的觀眾怒打一星差評。

其最集中的批評在于認為導演戲弄觀眾,竟然在結尾傳播詛咒給觀眾,導致引發爭議,認為看完此片很晦氣,甚至被罵上了熱搜。

本期「新片解毒」就來聊聊這部爭議之作——

《咒》

Incantation

影片由柯孟融自編自導,柯孟融算是台灣影壇的一位新生代導演。

2004年,還在上大學的柯孟融拍攝了一部恐怖短片《鬼印》,在互聯網上創下數十萬的點擊量,讓柯孟融被業界注意,此后柯孟融接連拍攝了幾部短片,入圍了韓國富川奇幻電影展。

導演柯孟融

2009年,柯孟融推出了第一部導演長片《絕命派對》,影片是一部B級犯罪驚悚片,模仿了好萊塢的《電鋸驚魂》、《人皮客棧》等血漿片的風格,在當時恐怖片還比較小眾的台灣影壇引起了一定的關注度,值得一提的是,片中還有日本人氣女星小澤瑪利亞的出演。

拍完《絕命派對》后,柯孟融得到了導演陳正道的提攜,來內地拍攝了幾部網劇微電影,《末日過后》號稱國內首部喪尸題材的微電影,《率[性☆生☆活]之末日逆襲》和《成人記2》是荒誕喜劇,此外還拍過一部董子健、春夏主演的校園青春片《脫單告急》。

《脫單告急》

可惜這些作品都反響平平,對于柯孟融來說只能算是練手,他最熱衷的類型還是恐怖題材。時隔十三年,他才推出了自己導演的第二部恐怖題材長片《咒》。

因為此片大獲成功,導演柯孟融計劃打造一套「一字宇宙」恐怖片,除了開篇之作《咒》外,系列未來還包括:《困》、《偶》、《腌》、《藏》以及《咒2》。

根據導演柯孟融的自述,這個系列將以台灣歷史上真實存在的恐怖靈異事件為靈感,打造一部類似于溫子仁的「招魂宇宙」一樣的華語新恐怖片宇宙,不得不說這樣的創作野心確實很大膽。

《咒》的劇本前后創作長達5年時間,電影采用偽紀錄片的形式,主題和風格有些類似于去年的熱門恐怖片《靈媒》,都是講述宗教靈異故事,探討信仰與迷信。

《靈媒》

但《咒》最大膽的地方在于拍攝手法,沒有采用傳統恐怖片的敘事方式,而是借助偽紀錄片的形式,并大量運用了打破第四面墻的表現手法,讓主角直接跟觀眾對話,通過鏡頭引導觀眾互動,制造出一種身臨其境甚至參與其中的代入感和臨場感。

近年來,台灣影壇的賣座恐怖電影,幾乎都來自于真實的靈異事件或都市傳說,如《紅衣小女孩》、《女鬼橋》等等,《咒》的故事取材自台灣高雄市的一起邪門事件,雖然已經過去17年,但至今被認為是台灣社會最駭人聽聞的恐怖案件之一。

《女鬼橋》

2005年,在高雄市鼓山區,有一戶吳姓人家,父母以粗活為生,并育有四個子女,分別從事印刷、護士、餐廳工作。吳家人異常迷信,長期篤信位于楠梓區的一戶住宅式神壇。

當年的二月底,吳家的三女兒拜祭過神壇,回家后突然精神失常,自稱被哪吒三太子附身,并告訴全家人,在台北工作的大姐被邪靈纏身,必須盡快回家才有救。

吳母連夜將大女兒接回家,可女兒回家后卻每晚被噩夢纏身,后來接到一通詭異電話后,開始言語失常,自稱被觀音菩薩附身,并且每天自殘身體。

吳家人篤信神靈,于是去神壇求助,據說得到了神靈的指示,讓吳家人全部變得走火入魔。全家人都開始自稱是神靈附體(父親是玉皇大帝、母親是王母娘娘、長女是觀音菩薩,次女是七星娘娘、幺女是哪吒三太子、兒子是濟公禪師),但六人又互相不承認對方是真正神靈,互指為惡魔裝神弄鬼,家人之間不是互毆就是自殘。

最后全家人認定長女是最大惡靈,因此其虐待囚禁于家中,活活餓死。

在鄰居報案后,事件披露出來,吳家五人堅持聲稱長女是被邪靈附體后體力不支而死,最終警方將吳家五人逮捕。醫師曾經給吳家人做了精神鑒定,認定他們都患有集體性妄想癥。

電影《咒》的故事大體取材于這一邪門事件,透過主人公李若男的視角,帶領觀眾深入這段恐怖駭人的離奇事件,因為大量第一人稱視角和手持鏡頭的使用,仿佛是觀眾在親生體驗一場驅魔儀式現場直播。

電影從第一個鏡頭開始,就強調了影片的互動感,畫面開始于女主角的獨白。

女主角李若男邀請所有人參加一場心靈實驗,畫面是一架循環轉動的摩天輪,和一輛奔馳的高速火車,李若男用低沉的聲音告訴觀眾,只要通過內心的想象,就能讓運動狀態的摩天輪或者火車調換方向,從向左到向右,從往前變成往后。

李若男告訴觀眾,只要用意志就可以改變現實,人的意念其實是在悄悄改變世界,這就是所謂「祝福」的原理。

如果嚴格來按照科學探討,不停轉換方向的摩天輪和火車,實際上只是利用人眼的視覺信息偏差,不管是「摩天輪」還是「火車」,其實都是一種人眼錯覺。

這種現象還有個學名叫做「馬車輪效應」,主要原因是由于在序列圖像中幀率低于輪子的轉動速度。如果不信的話,嘗試將你的眼睛閉上一秒,然后再睜開眼看圖,你也會覺得圖中的摩天輪和火車改變了方向。

以上是按照科學解釋,回到電影劇情。李若男的這場心靈測驗的真實目的,其實是導演的一種敘事策略,從開場就引導觀眾參與這場視覺實驗,雖然女主角語氣平淡,情節也沒有特別恐怖的地方,但這種細思極恐的感覺,卻是從影片第一幕就縈繞在觀眾的內心里。

影片正式開始,電影的主要情節,實際上是李若男對著鏡頭講述自己的恐怖經歷,由她發布在網絡上的一條影片,編導顯然參考了近幾年流行的桌面電影的形式。

李若男的講述,是從與女兒朵朵之間的家庭關系開始講起。

蔡亙晏飾演的女主角李若男是一位單親媽媽,在成功治愈困擾她多年的心理疾病之后,把先前送去福利機構的女兒朵朵接回家一起住。

面對許久沒有見到女兒,李若男下定決心想當個好媽媽,為朵朵打造一個能夠安心成長的家庭,因此專門買了一台攝影機,想要拍攝下女兒的日常生活,為母女倆留下未來能夠回味的美好回憶。

為了紀錄母女團聚的生活,李若男幾乎走到哪里都會拿著攝像機,就算沒辦法手持也會把它放在旁邊拍攝,還要求女兒朵朵也要養成記錄的習慣,連她隨身攜帶的兔子玩偶里也藏著一架攝像機。

編導如此安排,就是為了利用「偽紀錄片」風格,而刻意模糊現實與虛構的界限,讓觀眾得以透過這些主觀視角或在一旁側拍的圖像畫面,清楚看見這對母女倆后續即將經歷的恐怖事件。

起初,李若男悉心照顧女兒,母女兩人相處融洽,然而好景不長,家中開始怪事不斷。某次,女兒朵朵突然讓媽媽李若男幫她趕走藏在天花板的「壞壞」(孩子口中的恐怖惡靈),李若男這才開始懷疑,女兒似乎有陰陽眼,可以看到常人所不能看到的東西。

電影由此切入李若男的回憶,采用現實與回憶交叉的敘事方式,講述了李若男髮生在六年前的恐怖經歷,她經過多年的精神治療,原本以為那段恐怖經歷只是自己當年心理創傷后的妄想,可如今女兒的變化,卻讓她意識到,六年前的噩夢再度卷土重來。

六年前,李若男和男友阿東,以及男友的堂弟阿原一起,創辦了一個專門探訪靈異事件并揭露恐怖謠言的影片工作室,類似于短影片平台的「撞鬼區博主」。為了博取流量,他們李若男和男友阿東一起,四處探訪鬼屋,尋訪各種怪誕傳說。

按照恐怖片的不變法則,不作就不會死,李若男三人得知了阿東的遠親,住在深山老林中的「陳家莊」,有一座非常邪門被封印的恐怖地道,于是三人便帶著攝影機一起來到了陳家莊。

陳家莊處處透著詭異,當地人似乎異常迷信一個以「大黑佛母」為神祇的秘密教派,陳家人夜夜祭祀、扶乩,并打著雙手反向合十的奇怪手印、念誦意義不明的「火佛修一,心薩嘸哞」八字咒語,將那條封印的地道視為禁地。

阿東等人并不理解這種宗教儀式,為了調查禁地的秘密,突破層層封鎖,于深夜私自闖入了被封印的地道,結果竟然意外喚醒了沉睡的邪靈,導致阿東當場發瘋慘死,阿原也在逃離的地道過程中發瘋,一出地道也離奇喪命,唯一生還的只有因為受傷而在門口等待的若男。

事后,陳家人為了平息大黑佛母的怒火,立刻火化了阿東的尸體。

「陳家莊」這段情節,可以說是全片最高能鏡頭。從進入陳家莊開始,編導就營造出了一種強烈的詭異驚悚感,無論是離奇特殊的咒語和法印,還是身體寫滿經文的小女孩、地道中的詭異神像,都營造出陳家莊的人們特殊的信仰和儀式背后的神秘感。

進入禁地之后,搖晃的手持鏡頭讓人深怕錯過任何一幕,也讓人難以喘息,明明只是電影情節,卻讓人感覺弄假成真,配合前面所說的打破第四面墻的手法,大黑佛母已經潛移默化存在觀影人的心中,直叫人不寒而栗。

回到故事中,李若男雖然逃出了陳家莊的禁地,卻沒能擺脫邪靈詛咒的陰影,此后凡是看過地道內影像的人,都接二連三死于非命,李若男的父母也在交通事故中離奇去世。

自此以后,李若男經受不住打擊,導致精神失常,她在生下了男友阿東的遺腹女「朵朵」后,被法庭裁決失去女兒撫養權,只能將女兒朵朵交給福利機構的義工謝啟明照顧。

經過六年的治療,李若男的精神狀況好轉,終于得到機會將女兒接回家住,本想補償作為母親的愧疚,卻沒想到,女兒朵朵的身上也開始出現被邪靈詛咒的跡象——從一開始在天花板上見到恐怖的「壞壞」,到仿佛精神失常性情大變,再到最后罹患重病,皮膚潰爛、生命垂危。

接下來的劇情不難猜測,作為母親的李若男開始想盡一切辦法,化解女兒身上的詛咒。

李若男知道,詛咒的源頭是六年前觸犯的禁忌,才導致她身邊人落得今天的下場。為了救回女兒的性命,她和女兒養父謝啟明求見各路法師高人出手,化解女兒身上詛咒。

全片的劇情走向雖然不難猜測,但電影最大膽的地方是結尾的反轉。

電影開場時出現的旋轉摩天輪和奔馳火車,看似是李若男在向人們講解「意念能夠改變世界」,但到結尾才揭曉謎底,其實是女主角李若男故意講述給觀眾,讓觀眾參與進來這場祈福做法儀式。

所以電影的謎底到此徹底反轉,可以理解為是一場女主角精心設計的「騙局」。

在女兒身心狀況惡化之后,她把先前拍攝的畫面收集,并加以剪輯、包裝、上傳到網絡,用述說一段故事的方式,一步步循序漸進地帶著觀眾理解她的恐怖經歷和悲慘遭遇,借此引導觀眾一同參與祈福。

而李若男這麼做的目的,是要讓所有人都陷入到大黑佛母的詛咒中,因為她相信越多人被自己感召開始持咒結印祈福,就能分擔大黑佛母詛咒的力量。

通過「共享」詛咒的辦法,借此來消解自己女兒體內的邪靈。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電影講述的是極致到畸形的母愛,貫穿電影始終的那句八字咒語「火佛修一,心薩嘸哞」,原來是「福禍相倚,生死有名」的閩南語的諧音,這句咒語揭曉了電影的主題——

人的意念也許可以改變世界,但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作為一部偽紀錄片式恐怖片,本片在恐怖氛圍的營造上相當大膽生猛,導演通過日常生活中的大量細節,層層堆疊一些超自然的靈異事件,增加恐怖不安的情緒,恐怖氣氛都結合了日常生活的情境,會更加讓人不寒而栗。

不僅如此,影片在視聽設計上非常出色,電影的美術、音效設計都可圈可點,有些突如其來的恐怖鏡頭,的確驚嚇效果十足,一些人體畸變的鏡頭讓人san值狂掉。

文章最后,說說影片最爭議的結尾,很多人批評導演在給看電影的觀眾「下降頭」,這確實是一種相當冒犯的做法,因為給觀眾下降頭既不能討好無神論者(讓人覺得電影不再恐怖),也不能討好有神論者(看完后覺得電影非常晦氣)。

從我個人角度而言,作為一名純粹是為了看一部恐怖片的觀眾而言,這種「冒犯」性結尾并不會影響我的觀影體驗,而且從劇本設計來說,我大膽推測導演之所以安排這樣的結尾反轉,只是為了達成一層「敘述詭計」,強化整部電影都在營造的細思極恐之感。

建議想看電影的朋友可以念以下咒語

對于這樣的拍攝手法,不同的觀眾見仁見智,影片被打差評也能理解,建議好奇的朋友,如果想看此片,請自行將故事中的那句咒語,替換成「大威天龍」再看。

如果純粹從影片本身而論,《咒》算是一部相當有創意的恐怖電影,整體的完成度要遠遠好于《哭悲》那樣的純粹販賣感官刺激的電影,它可能不是純粹的恐怖,但確實看完很瘆人。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