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琪峰被低估的神作《機動部隊》,票房凄慘只有200萬,卻被無數港片迷奉為經典

加油娜娜酱 28/06/2022 16:32 檢舉

以警匪為題材的港片很多,但很少會有像杜琪峰的《機動部隊》這樣,既顛覆傳統正邪對立的主題,又打亂線性的敘事節奏。

在警匪這種類型片中,模糊道德層面的界限,將善與惡的對立從故事中剝離出來,這種反英雄式的做法,其目的是為整個故事營造出一種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宿命感,同時又在微觀層面形塑了極具真實的人性。

這種出格的底層設計,考驗的不僅是導演的個人才華和技術功底,同樣也對觀眾的包容度預設了更高的標準。

但從最后的結果來看,杜琪峰還是憑借獨樹一幟的表達風格回應了觀眾的期待。

今天小編就和大家一起回顧,杜琪峰的《機動部隊》究竟講了一個怎樣的故事。

第一部分:齒輪

電影開頭,是一段正在廣播的新聞簡報。

在北角英皇道發生了一宗運鈔車搶劫案,4名持槍歹徒不僅搶走了巨額外幣,還殺害了一名武裝警員。

而聽到這一消息,正在運輸車上的警員們卻開始揶揄剛剛犧牲的同僚。

在他們看來,不珍惜大好年華就去闖鬼門關,還單槍匹馬與歹徒硬碰硬,這不是英勇,而是愚蠢。

聽到這般過分的嘲諷,阿展作為前輩還是站了出來,叫停了他們出格的議論

「穿上這身警服,大家就都是自己人」

這一句看似尋常的話,卻是阿展做人的準則。

在這樣一個叢林社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身份。

有身份,便有族群和派系,族群的強弱、派系的高低都決定了你活著的籌碼。

到站停車之后,車上的警員們就分為兩隊下車執行任務。

而鏡頭一轉,便來到了燈紅酒綠的街頭。

走路十分囂張的馬尾哥帶著一眾小弟,來到一家火鍋店。

火鍋店的小二也十分有眼力,在馬尾哥進店之后,就主動上前招呼,安排了一張空桌。

但由于屋頂滴水,且正好落在了馬尾哥的位置上,馬尾哥便豪橫地帶著小弟,搶了前桌的位置。

小二眼看不妙,馬上安排正在用餐的小哥,挪換位置。

而店老板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也馬上過來道歉。

在得知是天花板滴水掃了馬尾哥的興之后,他便馬上表示免費送一碟牛肉,以示歉意。

就在這時,本片的另一位主角上線。

反黑組的肥沙也開著車來到了這家火鍋店,而在店門口等停車生意的馬仔看到有客到來,立刻上前服務,但暴脾氣的肥沙根本就沒把眼前的馬仔放在眼里。

聽到有人對自己如此冒犯,剛出道的馬仔也很生猛,馬上開口頂了回去。

小混混雖然在道上有點背景,但今天他找錯了耍橫的對象

眼看自己小弟捅了婁子,馬仔的大哥馬上上前解圍,并畢恭畢敬地給肥沙道歉。

盡管嘴上對肥沙罵罵咧咧,但馬仔還按照肥沙的要求做起了俯臥撐。

肥沙一進店就和正在桌上吞云吐霧的馬尾哥對上了眼,一個是反黑組的警察,一個是社團的大哥,這種碰面,必然會有些火花。

由于店內已無空桌,店老板準備安排肥沙和剛剛被搶了位置的小哥坐在一起,但肥沙對這種安排顯然不太滿意。

于是,他就明目張膽地坐在了馬尾哥小弟的邊上。

此舉的目的,老板也是心知肚明。馬尾哥惹不起,揣著槍的警官,更惹不起。沒辦法,他又一次挪動了落單小哥的位置。

而馬尾哥也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與反黑組的警官發生正面沖突,便又坐回了一開始的空桌。

不僅如此,老板送菜的順序也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盡管馬尾哥的小弟表示不滿,但肥沙還是一把搶過了老板端上來的食材。

這一段戲通過店老板對三類人的態度,將社會潛藏的等級秩序表現地十分露骨。

但等級再鮮明,也并非沒有變數,命運的齒輪就在這家火鍋店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第一次手機鈴聲響起,肥沙、馬尾、小哥同時掏出了自己的手機,而第一個產生變數的是馬尾哥。

接到電話之后,他便安排走了自己的小弟。而由于天花板還在滴水,馬尾哥順勢換了方向,坐到了與紅衣小哥背對背的位置。

第二次電話響起,三人還是同時掏出手機。這一次發生變數的是肥沙。

收到陳Sir的電話,肥沙立刻離開了火鍋店。

但在店門口,馬尾哥的小弟正一臉挑釁地站在肥沙的車前,并順手刮花了肥沙的汽車,然后拔腿就跑,而肥沙也立刻追了上去。

看著肥沙受辱,負責停車的小混混也找到了機會,將一桶油漆潑在了肥沙的車上。

回到店內,第三次手機鈴聲響起。這一次發生變數的,單獨行動的紅衣小哥。

在收到通知之后,他掏出準備好的短刀,毫無預兆地刺穿了馬尾哥的后心,并火速離開現場。

馬尾哥在自己遇刺之后,求生的本能讓他奪門而出,并跳上了一輛出租,準備找一家醫院,但司機卻被眼前的場面嚇壞,還沒開出百米就棄車而逃。

胸前還插著刀的馬尾哥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但還是掙扎著坐到了駕駛位,往醫院開去。

而另一邊,肥沙還在和馬尾哥的小弟玩著貓捉老鼠的游戲。

馬尾哥的小弟正一步一步地將肥沙引入設計好的圈套。只是這種伎倆,逃不過反黑組肥沙的眼睛。

然而,就在肥沙準備繞后來一個出其不意的時候,一個丟失在地上的西瓜皮又一次扭轉了齒輪方向,并讓整個故事進入了另一個軌道。

看到昏倒在地的肥沙,馬尾哥的小弟找到了向自己老大表功的機會。

在輪番毆打之后,他們火速逃離了現場。在途中,他們差點撞上了一輛失控的出租車,只是他們并不知道坐在駕駛位的,正是他們奄奄一息的老大。

第二部分:尋槍

故事繼續,遭受馬尾哥小弟毆打的肥沙被琦姐所在的巡邏隊發現,但即便是傷成這樣,肥沙也堅稱自己是摔傷。

一是為了面子,二是為了不要惹不必要的麻煩。

于是,肥沙讓琦姐通知阿展過來盡快擺平這件事。而原本打算找幫辦解決這件事的琦姐,被阿展攔下,準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就在肥沙要離開的時候,阿展警惕地問了一句:「你的槍呢?」

等肥沙反應過來,就發現自己的配槍已經不知所蹤。

丟槍可是大事,如果街頭髮生與之牽連的槍擊案,肥沙肯定要承擔責任。

更何況,下個月就是肥沙升職的日子,如果犯下這等錯誤,不僅升職無望,還可能釀成更嚴重的大錯。

看到事態嚴重,琦姐立刻叫住了肥沙,想要將情況上報給幫辦。現在他們已經知道了肥沙丟槍,如果不將其上報,到時候問罪,他們就都脫不了干系,

「穿上警服,那就都是自己人」

阿展對朋友的態度是能幫就幫,注意,前提是幫自己人。

這是一種投資,投資有風險,但也會有回報。比起保守的琦姐,阿展更加膽大,且心細。

既然肥沙表示,槍就在馬尾哥小弟的手上,阿展就向琦姐承諾,就用一個晚上,就找回丟失的配槍。

雖然手下有人表示反對,因為風險過高,但既然是展哥發話,琦姐當然知道輕重。而從這里也可以看出,阿展在機動部隊中的地位。

但還沒等肥沙找到馬尾哥的小弟,陳Sir就打來了電話。

本以為是叫自己打牌,但誰想到當晚就發生了一樁命案,死者還是剛剛教唆小弟暗算自己的馬尾。

聽到消息,肥沙立刻就緊張起來。在到槍械店準備了一支假槍之后,他便馬上趕赴現場。

見到馬尾是被刀給捅死的,肥沙稍微寬了一下心。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馬尾有沒有中槍。

聽到肥沙莫名其妙的提問,同事連續甩了兩次眼色,因為這兩個問題,多少有些多余。

在確認馬尾沒有中槍之后,肥沙立刻輕松了許多。

但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讓肥沙再次緊張起來。因為在這個時候最有可能與馬尾聯系的,就是他的小弟,而他們極有可能泄露肥沙丟槍的事實。

先暫時擱置肥沙這邊的緊張氣氛,與肥沙同時出動找馬尾尋槍的,還有帶隊巡邏的阿展。

而最快找到馬尾的方法,就是找到他最親近的人。所以阿展來到了一家游戲廳,準備從馬尾表兄弟這里找到突破口。

警察巡邏,游戲廳的老板表現地相當順從。在拔掉這里的監控之后,阿展便帶著三位警員,鎖定了目標。

看著警察是沖著自己來的,馬尾的老表也在用自己的態度進行試探。

他沒有馬上制止手下小弟的冒犯行為,在看到阿展出了損招之后,他就知道了這次麻煩的輕重。

而阿展在這個時候,叫住了原本要支走的一個小弟。既然剛剛對自己出言不遜,那麼就拿你開刀。

看到這個小混混脖子上有紋身,阿展便讓他用手將它抹掉。

此時馬尾的老表也很識趣,想盡快解決這件麻煩。

其實也事情很簡單,就是讓他聯系到馬尾,而為了防止馬尾的老表耍花樣,阿展就用他的小弟,殺雞儆猴。

雖然不知道馬尾犯了什麼事,但現在也只能聽從阿展的安排。只是此刻他們都沒有想到,馬尾已經被害,而打過去的電話,正躺在一片血泊之中。

回到肥沙這邊,雖然他已經意識到這部手機將給自己帶來大麻煩,但現在這部手機已經被當作物證記錄在案。

聽到手機一直在響,肥沙還是決定鋌而走險。趁大家都沒注意的時候,肥沙順走了馬尾的手機。

但接通電話,打過來的不是馬尾的小弟,而是馬尾的老表。

雙方都沒預想到接聽電話的對象,看到情況不對,阿展順手接過的電話。在發現講話的是肥沙之后,他就遠離了馬尾老表的位置。

既然得知馬尾被殺,那麼阿展就沒有必在這里繼續下去。

但肥沙這邊就遇到了麻煩,由于發生的是命案,重案組就必然要介入進來。

而他們在接收反黑組整理好的現場證物時,卻發現清單上的手機消失了。

原本以為能夠順利交接的陳Sir看到發生了這種小插曲,也沒有馬上露怯,而是提醒自己的手下白頭,是不是搞錯了。

白頭馬上心領神會,準備從清單上劃掉手機,但重案組的張幫辦也不是吃素的,一心辦案的她,并不打算讓這種疑點糊弄過去。

就在反黑組的眾人面露難色的時候,從黑暗中走出來的肥沙將一部手機,送了過來。

這種行為,不可能逃過張幫辦的眼睛,但她并不打算馬上揭穿。

而鏡頭一轉,另一組機動部隊正在琦姐的帶領下,發現了一起連環的汽車盜竊事件。

對比阿展的尋槍,琦姐切入這一片夜色的角度,要安全、穩妥的多。

正如開頭她在運輸車上所說的:「怎樣都好,最重要的,就是能平安回家」

在這一片叢林之中,她不會主動去當英雄,因為最重要的,就是活著。

而另一邊,阿展又找到了新的目標,那就是在街頭出沒的小混混

這類人的通病,就是見到警察一定會跑,因為他們一定有被抓住的理由。

這個小混混在逼進巷子之后,就進入了阿展的埋伏圈。

對于這套業務,阿展的人相當熟練。兩個人負責擋住出入口,另一個人,則負責讓小混混先閉嘴,再開口,而在動腳之前,阿展的手下還特意脫下了膠鞋,以防留下不光彩的證據。

但躺下的小混混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麼經打。眼看他失去的呼吸,在不遠處觀望的阿展立刻上前為小混混做人工呼吸和心肺復蘇。

而在巷口看守的人,也覺察到了不妙,因為剛剛趕過來的新人,還沒有真正融入這支分隊。也就是說,他還不能算真正意義上的自己人

但幸運的是,在阿展專業的操作之下,小混混終于恢復了神志。可從他口袋中掉落的一打信用卡,讓阿展抓住了把柄。

小混混也自知不可能從這群警察身上討到便宜,即使遭受了非人的待遇,他也不打算申訴,而這就是他要生存下去,必須接受的法則。

在從小混混口中得知馬尾小弟的下落之后,阿展就立刻準備動身。但這位干過來的新人,讓阿展有些警惕,因為他擔心,這是幫辦派過來的眼線。

而剛剛經歷了一番兇險,現在又來了新的尾巴,阿展的三個手下開始打起了退堂鼓,準備讓肥沙自己擺平丟槍的事故。

不過阿展并沒有放棄的念頭,雖然他口口聲聲讓下屬自己選擇要不要繼續,但大家都知道,這不是選擇題。

于是,尋槍之旅,他們仍要繼續。

第三部分:疑點

從酒吧走出,肥沙依舊找不到馬尾小弟的蹤跡。而就在焦頭爛額之際,江湖中的元老級人物肥祥叔找到了肥沙。

原來,馬尾不是一般的社團大哥,他是某個社團龍頭的太子。兒子突然被害,作為社團掌舵人的禿頭,他也就顧不上什麼江湖臉面,準備全城追殺另一個老大大眼。

而肥祥叔自知現在已經阻止不了禿頭,但還是想暫時緩和一下雙方要劍拔弩張的局面。

既然大眼表示這件事是自己的手下自作主張,那麼還是等雙方都冷靜的時候,再來談判。所以,肥祥叔準備讓肥沙安排大眼進入警局避難

但現在事情已經發展到幫派之間的火并,肥沙也并不情愿攪進這攤渾水。所以他對肥祥叔表示,這件案子已經對接給了重案組,他沒法插手。

就在這時,在張幫辦的帶領下,重案組的人員也找到了這間酒吧,正好撞見了正在和社團大佬交談的肥沙。他們準備從臥底口中,找出這樁案件的突破口

而雖然沙想婉言拒絕,肥祥叔還是堅持囑咐肥沙,要照顧一下大眼。

在等肥沙離開之后,張幫辦就開始從臥底身上問話,想找出大眼的下落。但臥底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看到臥底真的成為一個爛仔,張幫辦三分憐憫,七分威脅的說道:「你再這樣下去,沒人會保你。」

人性的斑點,在這里有了異樣的閃光,在叢林的游戲中,臥底是不被承認的自己人。

回到阿展這邊,從小混混那里得知了馬尾小弟的窩點,阿展一行人很快就展開了行動,而這一段戲的站位,相當講究。

阿展作為老大,打著頭陣,三個親信則負責監控周圍的動靜,以及提防有其他風險的新人。

而看到新人尋著阿展的燈光跟了上去,右下角本就有退意的下屬,先是驚訝,然后又恢復平靜。

因為樓里存在著未知的危險,他可不想因為一個不屬于自己的麻煩,而有不必要的閃失。

而這里的人物刻畫,其實對應著開頭這位警員的發言,他曾嘲諷過犧牲在搶劫案的警員。

雖然這三位的內心有過掙扎,但在權衡之后,還是一個接一個地跟了上去。

踹開窩點的大門,在里面待著的并不是馬尾的小弟,而是三個失足女人。從她們口中得知,馬尾的小弟剛剛被另一伙人帶走,也就是說,這里的線索,又斷了。

眼看事情沒有眉目,阿展準備找肥沙問問情況,但撥通的電話,卻打到了重案組的手上。

原來,在兇案現場,肥沙上交給重案組的手機并不是馬尾的,而是他自己的。

在這里有一個疑點,即肥沙是故意為之,還是無意為之。

盡管網上的爭論很多,但我從一個細節上考慮,認為肥沙是故意為之。

當禿頭撥打兒子的電話打到肥沙這里的時候,肥沙對著手機仔細觀察了一下。

要知道在電影中,杜琪峰曾多次暗示他們的手機是同一種型號的(同一款鈴聲)。如果是無意拿錯了手機,那麼這就是一個多余的動作。

只有是故意與馬尾調換了手機卻發現和自己的手機一樣,他才會有這樣的詫異。

而在高度緊張之中,他會懷疑和疑惑,自己到底有沒有調換手機,這也就解釋了,他接到禿頭電話之后的反應。

不管怎麼說,禿頭已經找上了門,而更重要的是,馬尾的小弟正在禿頭手上。所以肥沙就必須應禿頭的請示,前去赴會。

雖然禿頭并不知道肥沙為何要找馬尾的小弟,但他還是帶著肥沙,來到了關押馬尾小弟的倉庫。

更重要的是,禿頭想搞清楚,自己兒子的手機為何會在肥沙手上以及肥沙是不是和大眼勾結,一起暗算自己的兒子。

但肥沙十分坦誠地告訴禿頭,他只為找到自己丟失的配槍,至于馬尾的死,他并沒有參與。

在這里又有一個疑點,即肥沙究竟有沒有參與暗殺馬尾的行動?

從場合與時間點上來看,肥沙有配合暗殺的可能,但從動機和人物性格上,肥沙沒有理由在自己即將升職的時候冒這麼大的風險。

而且,他也缺乏支撐其參與暗殺的膽識和城府。比起臨危不亂、喜怒不形于色的阿展,肥沙在危機時刻的表現太過糟糕,暗殺的主謀找這樣的合作伙伴,未免太過草率。

而此時,禿頭也沒有在肥沙是不是參與者的問題過多糾纏。因為他已經認定,大眼才是要解決的重中之重。所以,禿頭謊稱肥沙的配槍在他的手上。

那麼肥沙想要拿回自己的槍,就必須將大眼引誘出來交給禿頭。

而在這里,就有了第三個疑點,即大眼究竟是不是暗殺馬尾的主謀?

從肥祥叔那里得知,大眼說的是小弟自作主張,闖了大禍,而有沒有這種可能呢?

答案是有的,但極少。

在電影中,杜琪峰多次刻畫年輕一輩敢于犯上的表現。

從火鍋店門口負責停車生意的馬仔,到馬尾老表的小弟,他們身上都有一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生猛。

而在火鍋店內,紅衣小哥的位置,一退再退,為此懷恨在心,做出一些出格的行為,也是情有可原。

但這種解釋,其實相當牽強。

從整個行兇的過程來看,紅衣小哥表現地相當專業。在下手之前,他沒有漏出絲毫的馬腳,下手的動作也十分老練,沒有猶豫,也沒有緊張。

如此具有城府的人,竟然臨時起意去干掉一個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這缺乏合理性。要報復,也不會選在這麼明顯的地方。

那麼會是大眼主使的嗎?

我認為這種可能也很低。干掉馬尾,然后讓自己躲進警局,如此狼狽的生意,不是一個社團龍頭老大應有的謀斷。而最具可能性的,我認為是第三方的栽贓。

紅衣小哥只是一枚驅動變數的棋子,真正的贏家,始終躲在后面。

一個成功的獵人,注定伴隨著一場不為人知的勝利,因為那會避免很多需要見血的麻煩。

第四部分:夜幕

從禿頭那里離開,肥沙必須做出選擇。

要麼應肥祥叔的要求,幫助大眼脫身,但那樣的話,就會失去自己的配槍。

要麼遵循禿頭的指示,引誘大眼出來,任由禿頭處置。但這樣做,就會介入社團的斗爭,不僅會給自己的職業生涯帶來污點,還會進入肥祥叔的黑名單。

在一番權衡之后,他首先聯系了阿展,準備做最后的安排。然后通知大眼,說已經打理好了一切,可以安排他進O記,躲避風頭。

來到餐廳,阿展和其他警員已經入座。由于有新人在桌上,阿展特意拉著肥沙,換了位置。

就在這時,中途休息的琦姐也和其他警員來到了餐廳。時間已經不多,琦姐已經做好了,要上報肥沙丟槍的準備。

而肥沙也知道情況緊急,所以他才趕過來通知阿展:今晚4點,不要去廣東道巡邏。

在做好這些安排之后,肥沙馬上動身離開。

但迎面走上來的重案組,擋住了肥沙的去路。張幫辦帶著肥沙的手機前來問話,肥沙一開始還想糊弄過去,但張幫辦一說大眼打過電話,肥沙轉身就跑。

而原本站位能夠擋住肥沙的琦姐突然側身,放走了肥沙。

這種暗通的行為讓張幫辦十分不滿,但機動部隊一致的態度,也讓她無可奈何。

鏡頭來到了最后的舞台,在廣東道的碼頭上,一個形跡可疑的男子正在岸邊等待偷渡的船只。

由于遲遲不見消息,他來到了路邊的電話亭,但碰到了正在通話的肥沙。

此時的肥沙正在通知禿頭,讓他四點,來廣東道接收大眼。看來肥沙已經在兩難之中,做出了抉擇。

而重案組也從臥底那里得到消息,要想找到大眼,就得跟蹤禿頭。

巧合的是,正在追蹤汽車連環盜竊案的琦姐,也來到了廣東道的街頭,準備暗中埋伏多次作案的盜竊犯。

好戲即將上演,可肥沙卻開始動搖。時間還未到,他打算為大眼求情,避免事態鬧大,不好收場。

但禿頭心意已決,今晚勢必要干掉大眼,以解心頭之恨。

帶著怒火辦事,總會讓人失去理智。禿頭的手下準備派人跟著一起去廣東道,但禿頭卻非要呈個人意氣,準備單刀赴會。

而另一邊,原本準備繞開廣東道的阿展卻被新人阻止,后者還捅穿了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窗戶紙。眼看新人不受控制,阿展也只好擱置對肥沙的承諾,去廣東道一探究竟。

此時,在廣東道碼頭的岸邊,偷渡的船只已經就位,那位形跡可疑的人,準備做最后的通報。

就在他和肥沙爭搶電話亭的時候,他從手機上接到同伙的電話。看來如今,他們已經做好了一去不復返的準備。

而肥沙又開始猶豫,這一次他打電話給大眼,想讓他放棄來廣東道。但事情已經不可阻止,大眼的車,正緩緩駛入預定的地點。

而正在埋伏盜竊犯的琦姐,對大眼的出現感到驚訝。這種兇險的場面,顯然不在她的預料之中。

緊接著,禿頭也如期而至,還正好撞上了下車準備與O記碰頭的大眼。

知道自己被騙,大眼惡狠狠地瞪著肥沙,以示憤怒。

隨后出場的重案組,從肥沙的身邊駛過。車內張幫辦的眼中,帶著勝利者的威嚴。

而另一伙人也乘車來到廣東道,他們就是廣播中曾提到的搶劫團伙。

一場惡戰,一觸即發,但俯視這個舞台,你卻很難發現誰才是真正的主角。

就在阿展帶著機動部隊奔赴現場的時候,搶劫團伙以為此時出現的警察是奔著自己來的。

就在眾人盯著禿頭和大眼的時候,搶劫犯準備先發制人,從背包里掏出了武器。而早就在暗處做好準備的琦姐眼看歹徒正在掏槍,便立刻開槍射擊。

就像定好鬧鐘的舞台劇,所有人都開始行動。原本最威風的重案組在這樣一場遭遇戰中,率先失去了戰斗力。

禿頭和大眼在對射之后,都取了對方的性命,而搶劫團伙如同宿命一般,則倒在了機動部隊的搶下。

更加戲劇的是,被槍聲逼得抱頭鼠竄的肥沙,又一次回到了當初摔到的巷子,并再次中招,倒在了地上。等他準備爬起來的時候卻突然從垃圾堆里,摸到了自己的配槍。

這一神來之筆,不僅救了肥沙一命,還圓滿了劇情。

一場不在預料之內的槍戰,突然解決了所有人的矛盾。

而到最后要陳述事情真相的時候,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為自己編纂好了最有用的版本。

夜幕之下,人性,便有了棱角,和陰影。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homenews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